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放下巴甜蜜吗?

很累的时候来码沙雕文ww,嘉金!!!

很忙没文笔(掩面

学pa


【放下巴甜蜜吗?】


1金请嘉德罗斯放下巴的场合


「放下巴?」


金坐在课椅上,他吃着小卖部卖的猪排便当边咀嚼边提问。


「那是什么啊?」


金发少年满脸问号,嘴边都是饭粒。


「亏你还是刚脱单的人,和那个自大狂没做过吗?」和金一起在同个班的凯莉正在吃奶油螺旋面包,旁边还坐着紫堂幻,三人挤在一桌吃饭。


「给你看看,抖音的短片。」凯莉拿出手机给金看,金好奇地瞪大眼睛凑了过去都停止了咀嚼。


「确实流行过一阵子,放下巴的放闪......」连紫堂幻都知道此事在旁边帮腔,行动派的金看完视频就兴致勃勃,马上站起来冲出教室。


「我去找他试试!」


高三的金跑到高一的教室,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找到那抹嚣张金毛,他欢喜地在走廊挥挥手大声嚷嚷。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哈阿?」嘉德罗斯手插口袋一脸耐烦,这个渣渣干嘛一脸傻样、满脸饭粒地笑的一脸灿烂阿?还叫着我的名字。


这里大众睽睽的,渣渣的呆样都暴露出去了!


烦躁程度和开心程度一样高涨的嘉德罗斯自然疾步向金走去。


「有事?」嘉德罗斯明明就很高兴但还是维持一脸跩样瞪着金。


怎知金只是一直微笑什么也不说,然后朝他伸出手掌。


像是在等待什么。


哇,嘉德罗斯知道放下巴吗?


感觉有点紧张耶。


正当金胡思乱想之际,他的手掌上就落下一张黑卡。


「你嘴巴油腻腻的是又吃猪排饭了吗?这张卡给你,以后你叫外卖送到教室,多叫好吃的。」


「咦?」金的嘴巴张成方形,一脸懵逼,眼看嘉德罗斯就要离去,金赶忙抓住他的衣角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嘉德罗斯抢先一步和金咬耳朵。


温热的吐息混着低沉的嗓音拨动金的心弦。


「以后不要午休的时候来见我,嘴巴又油亮亮的,我怕会直接在这些虫子面前上了你。」他抹了金嘴唇旁的饭粒在手指上,伸出了殷红舌尖当着金的面把那些饭粒全卷进自己的嘴巴仿佛带有某种暗示,之后嘉德罗斯就回到自己班上去了似乎心情不错,只留下金脑袋脸红爆炸、一个人愣在走廊。


小小年纪这么撩的吗?


2嘉德罗斯请金放下巴的场合


嘉德罗斯回到班上坐着两脚椅、双脚大喇喇放在桌面上,他越想越不对劲,那个渣渣从来都不会向他要什么东西。


而作为随扈的雷德立即察觉情况不对,前来解决自家小主子的烦恼,恋爱?找雷德专家就对了!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厘清真相的嘉德罗斯兴冲冲来到金的教室。


「金!」他打开高年级的教室就像打开自家厕所门一样随意,有时候嘉德罗斯会喊金的名字,有种想要独占的意味。


金才刚下课,有口水痕的课本都还没来的及收进抽屉,看到嘉德罗斯自然吓一大跳。


「干嘛?」有点起床气的金嘟着嘴。


「过来。」嘉德罗斯动了动手指,金虽然满脸写着不情愿,但身体还是一蹦一跳跑到嘉德罗斯身边,少年想到个法子能捉弄他情绪化的恋人。


那就是,向他眨眨眼睛撒娇。


「干嘛~~想我啦?」故意恶作剧。


怎知嘉德罗斯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慌张回骂,只是向金伸出手掌像是正在等待什么,不过金傻愣愣没有反应。


后来才露出灵光一现的表情,嘉德罗斯一瞬流露肯定的目光。


「喔!还你。」金不假思索把黑卡放回嘉德罗斯手上。 「我不需要这个啦。」


他还笑着说。


是的,金丝毫没有发现,在他身后的全班同学都因为嘉德罗斯冒出的黑气吓到面部扭曲。


「渣渣,你过来。」


嘉德罗斯沉着脸,拽着金的手腕就往楼梯间跑。


3放下巴这样闪人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通往天台的楼梯间人烟比较稀少,两人在墙面的一角停下,而金被嘉德罗斯拖的气喘吁吁。


「放开我啦!手很痛欸!」金闹脾气甩掉嘉德罗斯的手。


没想到嘉德罗斯火气也很大,他双臂还胸,气冲冲的质问金。


「为什么你刚才头没放在我手上!」


咦?


金歪着头,思考了一秒钟、两秒钟,到了三秒钟才忍不住抬高音调反骂了回去。


「你才是!你中午的时候也不理我呀!」


「中午是中午!现在是现在!」


是的,不讲理就是嘉德罗斯的代名词。


「什......」金差点气到无法换气,不过他转念一想,蓝色的眼瞳顽皮咕溜溜地发光。


「你就这么想看我放下巴哇?」这次换金反过来咄咄逼人地朝嘉德罗斯逼近。 「这么想试试?」


得意地挑挑眉毛,仿佛是在嘲讽嘉德罗斯。


吼~~你就那么喜欢我是吧?


「才......不想看!蠢死了!」看着金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他的气味飘散过来,嘉德罗斯的心跳漏了一拍,胸口滚烫,他吞了吞口水别过眼神否认。


「还不是渣渣想玩,我才放下身段,勉为其难陪你玩。」


还特地强调『勉为其难』四个字。


这自然使金气到脸颊鼓胀地像小河豚。


他的恋人真是一点也不坦率。


「蠢不蠢试了才知道!」


金抓着嘉德罗斯的手掌朝上,径自把下巴放在他的掌心,金弯着眼温柔地笑,就像是嘉德罗斯掌心捧着的小太阳。


「怎么样呀?」少年顽皮地露出小虎牙。


胜券在握的得意。


「不怎样!果然蠢毙了!」恍了一下神,嘉德罗斯才胀红着脸收回了手,上课钟在此时正好敲响,嘉德罗斯忽然眼神无比认真,他嘱咐金。


与其说是嘱咐更像是命令句。


「因为太蠢了!所以你不准和其他人这样做!知道吗?」嘉德罗斯愤愤说完就急着想走大概是无法在压抑心中的冲动,才刚走了三步,嘉德罗斯就突然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嘉德罗斯一个跨步,他捧住金软嫩的双颊朝自己拉近,金的脚尖踮起、屈身向前。


被动等待不符合他的性格。


他想要的时候会自己去取。


任性霸道。


这是金讨厌也是喜欢的地方。


炙热的吻在上课钟声中融化,钟声响毕,嘉德罗斯也放开了金,一条银丝挂在他们的唇上。


「下课,在校门口等我。」嘉德罗斯牵着金的手,额头靠着金的额头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嗯。」金也收了顽皮的性子,他红着脸怯怯点头。


两人双眸相会。


交融成幸福的颜色。


-end-


咳,甜吗?

希望大家觉得甜甜又歡樂w

嘉金的文目錄小窩:)


评论(32)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