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第十三个房间(一发完)

谢谢胖软老斯!!激动地跳嘉金之舞www
看到中间就猜雷德会不会是...!!!
果然!!
好有趣的故事:) 谢谢老师甜滋滋的礼物(安详阖眼(*´∇`*)

我就这么软:

这是给 @佳佳兒 的生贺,祝可爱的活泼的萌萌的(省略一万个赞美)佳佳破蛋日快乐!!!!ヾ(✿゚▽゚)ノ


没赶上12点很抱歉┌(┌ 、ン、)┐临时赶工,感觉很粗糙的文文了(求不介意)


十三张门源自童话《圣母玛利亚的孩子》,不过门的设定是我乱搞233


Ps:我不知道生贺的傻白甜怎么成了这样。


阅读愉快!(悄咪咪的看着你)


♡♡♡♡♡♡♡


大街上,被卫兵隔开的人们都安静的看着马车上的青年,不敢出声喧哗。


走在队伍前的花童,紧跟其后披着银铠甲的卫兵,高大的白色骏马后,马车里的金忐忑的抓紧身下的垫子。


站在前面驾车的管家,一头金发灿烂而耀眼,是他们圣空城最推崇的发色,有无数人喜欢染,不过面前人的金发显然染的格外成功。此时,这名管家回过头来,银色的面具上还能隐约看到金的影子,他开口温柔的问金:


“您很紧张吗?”


金连忙咳了一下,紧张的摇了摇头。管家见状轻笑了声,态度也随意了不少:


“您很可爱,相信城主一定会喜欢您的。”


金没出声,他对管家的话不置一词。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他坐在来接亲的车队上,马上就要嫁入圣空堡里,成为整个圣空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城主夫人”。


也是第十三位城主夫人。






圣空城在现任城主嘉德罗斯上任,发展趋势更上一筹,整个城的居民都相当的感谢城主的带领,同时,也无比的畏惧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城主。


城主骁勇善战,打赢了无数侵犯领土的外地人,而与他的勇敢一并被人传达的,便是他的残暴和花心。在安定后的十二年里,前前后后圣空城已经举办了十二次大礼,每一次都是婚庆,每一位“夫人”,或男或女,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有一头金色的头发,还有一点,结婚以后,再无人见过其身影。


第一次城主宣布要结婚时,城中无数达官贵族都暗恨那家人的幸运,多少少男少女都嫉妒被选中人的好运……


当同样的事情持续整整十三遍后,大家心目里已经从激动,到麻木,再就是现如今的恐慌了。


之前,被众人当作谣言的,所谓嘉德罗斯城主残暴的消息,便一传十十传百的起来了。


有人说,之前的因为惹怒了他被杀了…


有人说,是因为城主是恶魔的信徒,需要给恶魔祭品…


有人说,嘉德罗斯自己就是怪物,之前的人都被吃了……


众说纷纭。


这次的街道游行里,街边众人都安静不语,但看向金的眼神里,俨然和看死人没什么两样。大家唯一感慨的,就是这第十三位“夫人”,不是贵族,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罢了。


而金,看着车队慢慢进入圣空堡,也暗自下定了决心。


他不想死。








“好了,夫人,这是您的房间,以后您便在此休息,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管家将洗漱收拾好的金带到一个房间里说到。


金扬起脸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尽管心中还有莫名的恐慌,但他必须承认,他活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这么华丽的卧室,比他家大了好几倍,墙上的壁画,装饰用的瓷瓶,床上铺着他光看就知道绝对绵软的丝绸布料……


被冲淡了心思,金试探着问到:“雷德管家,您知道嘉…我是说,城主去哪了您知道吗?”


雷德拉了拉衣领,耐心的回答,却是避开了金的问题:“夫人称呼我‘雷德’即可,您是这个圣空堡唯二的主人之一,我相信,若城主能被您亲密的称呼会很高兴。”


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真的吗?像…嘉德罗斯?”


雷德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还有啊,雷德你能把面具摘下来吗?我想看看你想什么样子。”金直白的问道。


果不其然,雷德摇了摇头,只说到:“等您成为真正的城主夫人后。”


金虽然不明白他的话什么意思,但看着高他一个头的雷德笑着鼓励他,心里莫名的平静了下来,他拉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着雷德说到:“那雷德你也别叫我夫人了!我毕竟是个18岁的青年,叫我金就好!”


雷德听罢,维持着笑容不变,眼神却深邃了很多:


“好的,金。”


有了雷德的存在,心稍稍放了心,雷德见金的样子,也聊开话题帮他分心:“金,你喜欢城主大人吗?”


金歪了歪头,一点也不含糊的回答他:“多少是喜欢的吧……小时候,我家里一直过得不好,四处颠沛流离,后来只剩下我和姐姐…然后我们到了圣空城,在这个地方对外来人的我们也非常好,所以,能治出这种城的城主,我想也是个很厉害很温柔的人!”


雷德惊讶的看着金,说了一声还有事就走了,那身影看起来颇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把金看得莫名其妙。


他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金住进城堡后,每天要做的便是喝茶下棋画画散步………
总而言之就是无所事事。金在城里,凡事都找身为管家的雷德,而城主嘉德罗斯听说正在西边的领土视察,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如果是一般人家的孩子,新婚之际,另一半就出门不回肯定颇为失落,金这里却松了口气,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突然出现的身为“丈夫”的另一半,何况是他从小敬仰的城主大人。


一天,雷德看金实在无聊,就给了金十三把钥匙,沉甸甸的,拿在手里都颇有分量。


金看着造型古朴的钥匙,歪头问他:


“雷德,这是什么的钥匙?”


雷德看着金天真的样子,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记得第一天我带你认识整个城堡的时候,还去过后花园那边的一栋小洋房吗?”


金点头,回想着说:“我记得,你说过那是放东西的地方。”


雷德指了指钥匙上的编号,解释道:“那栋洋房里,有十三个房间,编号对应着房门锁。”


金还是不明白的问:“房间里有什么?可以玩的?”


雷德失笑出声,他就知道金的想法总是这么简单:“不是,金银珠宝,名家字画,稀有藏品,每个房间分好类放好,房门数越大,里面的东西也越珍贵。”


金闻言瞪大了眼睛:“这么重要的地方……钥、钥匙给我?!”


雷德倒是理所当然的回答他:“本来就是给城主夫人的聘礼。”说到聘礼,雷德也如愿以偿的看着金涨红了脸,笑着说道:“前面十二个房间的东西你都可以随便用,你需要进门的时候请叫上我一起去,但最后一个房间不行,这是城主订下的规矩——任何人不得进入第十三个房间。”


“为什么?里面有什么吗?”金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钥匙。


雷德看着金,不知为何,金总觉得雷德一贯充斥着自信和温柔的眼神变得犹疑了起来,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阴暗了很多,不过也就一瞬间,便变回了原来的雷德,金眨着眼,嗯,还是温暖得如同阳光般的眼睛。


“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金,我是在你结婚礼前一个月来圣空堡的,在此之前,每一位夫人的管家都是不同的人,外面的人不知道的是,除了消失不见的夫人外,一同离职的还有每一位管家。”


听到这,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思绪被雷德牵着走,话也变得忐忑不安:“夫人们也好……管家们也好…他们都去哪了?”


雷德意味深长的说:“不知道。但是,我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打开了第十三道门。”


雷德顿了一下,突然笑着对金说道:“金你不会让我们消失的,对吧?”


金点头如捣米。







接下来的日子里,金也陆陆续续打开了十二道门,虽然很好奇最后的房间,每一道都比前面的门里的东西珍贵,第十二道门里东西已经是无价之宝了,金完全想不到之后的门里会有什么。


不过,他也听话的没有打开过第十三道门,他看到了很多奇珍异宝,不过他对那些东西很快就没有了兴趣,因为金总觉得是在用别人的东西,让他觉得不安。


雷德不解金为什么不喜欢那些东西,金只是说他对那些不敢兴趣,久而久之,雷德发现金对金银财宝是真的没什么爱好,便再不提此事。


雷德的存在很好的安慰了金的不安,金觉得雷德就像是邻家大哥哥一样,一直陪伴着他,什么都帮他,他们两个熟悉了后,金不是个注重身份的人,于是慢慢的,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变得亲密了不少。


金发现文质彬彬完全是个假象,雷德本质就是个恶劣的人!


比如他兴致来了画一幅画,当他兴冲冲的去找雷德看时,雷德沉默了一下,然后笑道:


“我记得祖玛的女儿也画过花,和金你画的很像。”


“是嘛是嘛!”


“不过,那孩子才刚学会抓笔。”


再比如他没事做去做了一顿饭,递给雷德尝时,雷德擦了擦嘴角,然后毫不留情的吩咐佣人:


“把今天购买食材的厨子辞了。”


“啊啊?为什么!”


“金的料理不可能这么难吃,肯定是食材过期了。”


“别啊雷德!别人还要工作!!!”


再到后来……


“金,虽然我知道你没有系统学习过这些知识,但不得不说,你的知识量出乎我的预料。”


“请不要给仙人掌浇那么多水,我想它会感谢你的。”


现在的雷德…


“吵死了,安静点。”


“你怎么可以这么蠢!”雷德揉了揉鬓角的跳动的太阳穴,无奈的解开金穿错的衣服,然后再一颗一颗扣上:“连扣子都扣不好……没了我你怎么办…”雷德不自觉的吐露出声,刚说出口他立马一顿,像是刚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表情也变得晦暗不明。


金只是看着他嘿嘿的傻笑着,称雷德不注意吧唧一口偷吻在他脸边,看着瞪了他一眼还不得不半弯腰给他穿衣的雷德,金笑弯了眉头,双眼里盈满了星光。


他们谁也没想到,嘉德罗斯回来,已经过去了一年。








金一大早起来,下意识的喊到:“雷德……?”揉了揉眼,却没有看到应该待在他床边的人,心里疑惑不解,金自己起来,穿好衣服去了大厅,这才知道,雷德去接应他们的城主大人了。


在听到城主回来的消息后,金脑子空白了一瞬,连忙找了过去。


“雷德!”打开门的一瞬间,金第一眼看到的是错愕的望着他的雷德,以及站在雷德身前比他还高不少,身着铠甲还没来得及脱的人。


雷德连忙躬了身,劝说道:“嘉德罗斯大人,金他不是故意……”


嘉德罗斯抬手示意雷德安静,雷德只能闭上嘴,然后一步一步带着兴味的眼神走到了金的面前打量着他。


金不喜欢嘉德罗斯看他的眼神,好像是看一件有意思的东西似的,但从嘉德罗斯身上隐约传来的气势却让他不敢出声——那是手上染血的人才有的威仪。


嘉德罗斯朝金伸出手,金反应直接忍不住后退半步,警惕的看着他。


嘉德罗斯一愣,随即上扬一遍嘴角,语气里满是兴趣:“挺有意思的人……看…”忽的他似乎想了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小鬼。”


小……金面无表情,冷淡的说:“大人,我叫金。”


脾气还不小……嘉德罗斯有意思的想到:“今天晚上带他来城主房间吧。”


金空白了一瞬,茫然一会瞬间惨白了一张脸,下意识的看向雷德,而雷德似乎也很紧张,只是劝说道:“嘉德罗斯大人刚回来,是否需要好好休息……况且金的年龄还小……”


“都19了小什么小。”嘉德罗斯嗤笑道:“还有,雷德。”嘉德罗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没有下次。”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金朝离开的嘉德罗斯背影吐了吐舌头,随即焦急地跑到雷德身边问道:“你还好吧雷德!”


雷德只是安抚的握了握金的手,随即分开。








临近半晚,金焦急地拉住雷德的手,他饭也没吃,慌张的问道:


“雷德……我…我想逃!”


话音刚落,雷德的脸色瞬间黑了一大半,不过面具的遮挡下,金看不到。


雷德用力的握住金的肩膀:“冷静!”


金咬牙,深呼吸几下,压下了突如其来的慌张:“雷德……我喜欢你。”


雷德一窒,显然他之前注意到了这点,但一直不愿意去面对这件事。少年直白而炽热的表白,总是让人无比的心动,雷德也不例外,但他却不能像个愣头青一般高兴,他只是生气的质问道:“那有什么用!你是城主夫人,我只是个管家…!”


金坚定的看着他,像是一定要在雷德那儿得到个答案才肯罢休。金认真的说:


“只要你说你喜欢我,我就敢两个人一起从这儿逃走。”


“你喜欢我吗?”


“……”


金看着雷德,雷德也瞪着他,好半会,雷德才叹口气:


“我有个办法。”








金看着面前的房间,房门上,十三这个数字雕琢在上面。


金偏头看向一旁的雷德,只听雷德解释道:


“据说,第十三个房间里,放的是城主的凭证,有了凭证,就能代表城主,也就等同于拥有的他所有的权利,只要拿到了,我们就能离开了,他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金拿着钥匙的手有些迟疑,他突然想到:“你不是说前面的夫人们都是因为打开了这个房间才?”


雷德点头:“是的。”


“如果里面真的有那个东西……那他们为什么?”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雷德却下定了决心,亲吻了金一秒,随即凝重的说:“她们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没有凭证,就算逃出去我们也会被抓回来,只能赌一把了,不是吗?”


金从雷德的眼睛里看到深沉的爱意和决意,于是他下定了决心,把钥匙插入了锁孔内。


“咔嚓”。


第十三道门,开了。






第十三道门一打开,金和雷德走进门内,看到房间里的景象,一瞬间便惨白了脸色。


十二个栩栩如生的人,或端庄,或典雅,或活泼的维持着一个姿势在那儿,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盯着金和雷德看着,像是在控诉他们的不平和恐惧。


整个房间做成舞台的模样,十二个人就像戏子一样在上面。


或许,不应该在称作人。


白的如纸的肤色和一眨不眨的眼睛,早就说明他们都是死的。


整个房间似乎随着这个场面阴冷了很多,金颤抖着走上前,触碰到那些人的皮肤上,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因为他还能微微的感觉到温度。


雷德急匆匆的走过来,拉住金的手。房间内除了这诡异的一幕什么都没有,显然消息是假的。


“别傻愣着!快走!”雷德正待拉着金离开时,他们听到了很多声音,卫兵的脚踏声,铠甲的摩擦声,还有最重要的:


“你们想逃到哪去?”


金和雷德回头,嘉德罗斯看着他们两个,脸上满是猫捉老鼠的戏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雷德冷静了下来,冷漠的问道:“你一开始就知道?”


“是啊~演的不错…不过打开了这道门,呵。”


嘉德罗斯笑了,高傲的狩猎者满足于猎物挣扎前的表演,心情颇好,不过雷德也好,嘉德罗斯也好,都没想到,从来都是活泼的看似有些笨拙的金,一把站到雷德面前伸开手挡住,大声喊到:“是我让他打开这道门的,你要做什么都冲着我来!”


“……”


“……”


金的身躯是他们之间最小巧,尽管完全挡不住,却那么坚定的站在了雷德面前,死死的护住他。雷德从他身后环住金,喉咙间吐出叹息的气:


“……金。”


他有很多想说,最后,千言万语,汇聚成的还是心尖上这个人的名字。


嘉德罗斯挑眉,似乎出乎他的意料,这时候,雷德皱眉看向他,嘉德罗斯却坏笑道:


“如果我说,看在我们好歹结婚一场的份上,给你个选择,我可以放你们其中一个一条生路呢?”


金没出声,嘉德罗斯还是满怀恶意的说:“当然,留下的那个,将会成为后面那个舞台上的一份子。”







沉默的空气弥漫在他们周遭,金转过身,捧住雷德的脸,踮起脚吻了上去,一触即离。


雷德没有阻止他,只是深深地注视着金。


金眼眶红了起来,却还是笑着说:“哈……到了这时候,我明明有很多想说的,却不知道说哪句才好……我是成不了城主夫人了,但是。”


金双手摸到雷德面具的两边,问道:“最后我能看到你的样子吗?”


雷德低头看着他,金也明白他的意思,然后摘下了他的面具。


英俊的青年看着他的表情五味杂陈,金色的双眼里充满了不安和无措。


“帅死了。”金说完,抹了一把眼睛,转身吼道:


“你答应过我了嘉德罗斯,我死了你一定要……”


“够了!”


金的话尚未说全,就被身后的雷德打断,雷德几乎是骂出声来,金也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倒是嘉德罗斯笑出了声,不再是高傲的鄙夷,而是戏谑里带着些许喜悦:


”事到如今,嘉德罗斯大人您还不满意吗?”








之后,金从他们嘴里听到了另一个简单的故事。


嘉德罗斯的确将圣空城统治的很好,但他在感情这方面也相当的单纯,于是,从他成为城主并有了夫人开始,便有了这个为期一年的考验。


温柔体贴的管家,常年在外的丈夫,数不胜数的财宝,戳手可得的权势,还有关键的第十三道门。


根据一年内以管家身份的相处,让嘉德罗斯真正了解他的另一半,然后,门内生死二选一的抉择,才是这个考验最重要的地方。


“最开始问题都很复杂的,嘉德罗斯大人一开始做管家破洞百出,有一位夫人一定要开除他,一怒之下被嘉德罗斯大人辞了………如今的大人,做什么都是得心应手了呢。”真正的雷德一边扯下自己的易容一边笑嘻嘻的抹黑道。


雷德还在感慨:“以前的夫人啊,禁不住诱惑和好奇打开门的,想在门里拿城主凭证和所谓的‘管家’篡位的……乱七八糟数都数不清,你这样脑子里只有大人的是一个。”


嘉德罗斯在一边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金错愕:“可我并不优秀………”


雷德郑重道:“我们需要的,大人需要的,仅仅是一位真心把大人放第一位的人罢了。”


金还搞不清状况:“所以,我的管家雷德才是真正的城主嘉德罗斯???面前的城主才是管家???管家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也没有其他人??”


嘉德罗斯穿着一身燕尾服,抱胸冷哼道:“以前的人,给点钱送走了……那些流言真让我想笑。倒是雷德,你玩的开心啊?”


雷德打哈哈,装作没听到嘉德罗斯话里的怒意:“一切都是我们为了大人,圣空城的另一位主人,我们必须认真挑选,不过,”


雷德半跪在金面前,他身后的卫兵齐刷刷也半跪下来:“请您原谅我的无礼。”


金脑子成了一团糊:“你这……我……啊!雷德你干什么!”


金还想说什么,嘉德罗斯却懒得听了,为了让他这些亲卫放心,都忍了多久了。


他一把抱起金,暂时不说这个称呼的问题,反正他们有一晚上的时间,足够金记住他到底是谁了:“既然都说送到我的房间,那不如就今天坐实了吧。”


金眨巴眨巴眼,接着死命挣扎起来,他希冀的看向另一边的雷德,却绝望的发现,不仅是他,连一路上碰到的其他人,都装作没看见!!!


等嘉德罗斯离开后,雷德背过手,摸了摸自己的金发大马尾,吹着小曲,去练兵场找祖玛去了。


啊啊,还是红色好看啊~祖玛最喜欢了!



后续小剧场


第二天反应过来的金。


“走开”


“……别生气了。”


“你演的挺好啊,我看你不干这行还能改行唱戏去是不是啊嘉德罗斯?”


“………”


“亏我还担心你,这一年你看我挺傻是吧!喜欢你就像个傻子一样是吧!”


“唉。”抱住别扭的恋人,不是,是夫人。


“╯^╰”


“我喜欢你。”


“…”


“我爱你。”


“……”


“我只爱你一个。”


“……那些人呢?”


“他们?”嘉德罗斯苦笑道:“他们最终都选了自己……”


“额……别难过了。”金瞬间软化。


“那个房间里的人是?”


“蜡像。”


“为什么我真觉得冷?而且蜡像还有温度的?”


“一直被强灯光近距离打在前面多少会有点温度……至于冷……胆子小的错觉吧…呵,你本来就蠢,还胆小,真不知道我看上你什么了。”


“嘉德罗斯,你不当管家了本性就暴露了!你嫌我蠢还说我胆小!”


“………”好像说真心话了。


“嘉德……你……唔……!!!”


春早不长,及时行乐~~~~


最后再次祝佳佳,生日快乐么么哒^3^

评论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