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今天和心目中神仙面基了!

画手嘉x文手金。

和悠悠  @跳坑溺斃悠 在展场面基的发厨,文中金的穿着与谁帮金搭配,是悠悠幫设计的唷。 

恭喜小伙伴们考完高考了!

一个8k的炒饼送给大家,分为上、中、下三章,一发完,祝阅读愉快!

题目:面基  @嘉總與他的小嬌金 

 

【今天和心目中神仙面基了! 】

 

(上)神仙传讯息给我,我炸成了烟花

 

嘉德罗斯是学做动画的,因为圣空家族历代都是设计和动画界的龙头,而身为继承人的嘉德罗斯自然也踏上这条路。

 

他个人的准则是只要决定了,就会称霸第一。

 

狂妄的画风、流畅的线条,意想不到的张力和配色,总能使人刺眼地睁不开眼睛、那股冲劲仿佛能越出屏幕重击一个人的灵魂,再加上精湛的制片技术,年级第一、展览第一,企业相中,嘉德罗斯大学一年级就囊括各式各样的奖项,拿了许多别人羡煞的工作机会。

 

或许是因为太过一帆风顺,嘉德罗斯觉得生活没什么乐趣,某天被一支游戏的广告动画所吸引,他下载了一款游戏。

 

『凹凸世界』

 

原本只是打算玩玩打发时间,却被游戏庞大又开放的世界观吸引,再加上绝赞的布景与打斗特效,以及灵活多变又性格立体的角色,嘉德罗斯意想不到地沦陷进去。

 

他的角色名称是『GODROSE』,他给自己捏了一个金发的持棍角色,标准的力量型、个性直白追求强大,他很是满意。

 

最刚开始,他对二次元创作并没有兴趣,只不过是用了游戏名的简称『GOD』闲暇画了几张图上传网络就造成了轰动,看到评论区爆炸的样子嘉德罗斯觉得理所当然。

 

对他而言这就和喜欢晒太阳一样,只是多了一个使自己心情愉悦的兴趣。

 

后来他在评论区发现了一些留言。

 

『哇!写手大佬也来看GOD大大的画了! 』

 

『捕捉野生的矢量大大! 』

 

嘉德罗斯暼了眼他们议论的矢量箭头这个人的头像,金黄色的箭头,只觉得有些烦躁,这人什么来头,但过不了没多久,他发现自己所有的图几乎都有这个人的评论。

 

他的评论总很自然地说出对画的喜欢,有时还能戳中自己当初做画的心情,这样的感受说实在并不坏。

 

一天嘉德罗斯吃着汉堡心情大好点开了头像,接着竟一去不复返。

 

他完全徜徉在矢量箭头笔下脑洞大开的奇幻故事里,故事架构完整、节奏快的时候让人大呼过瘾、节奏慢的描写又让人内心动容,文笔明亮俏皮、行距之间留露着一点帅感。

 

真是......太棒了!

 

「嘉德罗斯!我们的作业还没做完欸!」

 

正当嘉德罗斯看文看的带劲,背后却传来了让他心情无比烦躁的嗓音,他转过身回头狠狠地瞪着金,金,他通识课的合作组员,在嘉德罗斯内心,这个时常笑得傻兮兮的金就是一个渣!

 

「等下我会做啦!烦死了!现在先别吵我!」嘉德罗斯吼完就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根本懒得理金在旁边生气地呛他。

 

金捧着托盘坐上高脚椅,在嘉德罗斯旁边不开心地咬薯条,看着嘉德罗斯难得露出苦恼的神情,一边抓着自己的头发。

 

看起来是在苦思如何回覆讯息。

 

还真难得阿。

 

明明总是一付跩脸。

 

金伸出红色舌头舔着手指尖上的盐巴,接着吸着可乐。

 

对象是谁啊?

 

这个神经病能交到女友吗?

 

最后嘉德罗斯用颤抖的手指艰难地在手机上,矢量箭头的评论区打了几个字。

 

『很好看,期待后续。 』

 

「噗哧!」此时嘉德罗斯身旁的巨响引他侧过头,那个渣渣看着手机竟把可乐喷了出来。

 

「你干嘛啦!脏死了!」嘉德罗斯一脸黑地嫌弃。

 

金正缩在椅子上,完全不顾从嘴角流下来的可乐,手指打结地敲着手机屏幕,眼睛瞪着老大看都不看他。

 

难得看到和什么人都能相处融洽的渣渣这么慌了手脚。

 

「对方是谁?女友?」嘉德罗斯无所谓地问他。

 

没想到却惹着对方红着脸炸毛。

 

「我哪有什么女友,是比那个还要重要的人啦!」

 

「哼~~」

 

嘉德罗斯继续吃着汉堡,金好像还在烦恼直接背过身去弄手机。

 

然后自己的手机传来了通知,看到对方的回覆,嘉德罗斯居然心头一紧。

 

『哇!谢谢GOD,我也超喜欢你的画的!我会继续加油的~( ̄▽ ̄)~*』

 

然后,从那天起,网路上以高冷著称的GOD大大,竟开始会用颜文字和矢量箭头交流,引发一阵哗然。

 

-TBC-

 

(中)一起上厕所是关系好的证明

 

嘉德罗斯有固定的时间要玩游戏,毕竟刷刷副本、破任务拿奖励是每天不可或缺的,无奈现在却是他们课内报告讨论的重要时间。

 

面前坐着格瑞、雷狮、雷德和金。

 

奇妙的组合。

 

坐在教室里,他们把五张桌子合并成大桌,桌上放着几台笔电和散落的纸张。

 

嘉德罗斯手敲着桌面开始不耐烦还不时眼睛瞄着钟面,时间逼近十二点半,该死的,任务快开始但是讨论还是一片僵局,雷德在自己旁边打哈哈扯着不着边际的事,格瑞是一片沉默静静地坐在金旁边,雷狮居然在讨论里滑手机还戴着耳塞式耳机,这时候最能活络氛围的某个渣却漫不经心,一直盯着时钟,球鞋的脚跟贴在地面上用脚尖打着拍子。

 

一付很焦虑的模样。

 

看来是不能指望这个渣渣了,差不多该踩点预备破任务了。

 

嘉德罗斯起身,后面的椅子因为他伸直的膝盖窝往后移了几公分发出摩擦地面的声音。

 

「我去厕所。」

 

「不好意思,我要去厕所!」

 

有另一个声音和自己同时刻提出一样的请求,金正从位子站了起来。

 

「和老大?同时?」雷德手撑着下巴有点惊讶,红发的男人觉得新奇笑得很开心。

 

「哇阿,手牵手一起去厕所吗?和小学生一样呢~~」雷狮的眼睛没停止注视手机屏幕却轻蔑地勾起戏谑的嘴角。

 

「谁是......小学生阿!」金满脸通红抓起自己的手机放在运动裤的裤兜并大声反驳,他手指着另一边的嘉德罗斯。 「谁叫这个神经病要和我同时上厕所!」

 

这可让嘉德罗斯气得青筋暴起,他一个转身就想纠起渣渣的领子给他一顿胖揍。

 

但看到渣渣身后墙面的时钟眉头一皱。

 

没时间了。

 

不等格瑞出手,嘉德罗斯的火气竟自个儿消了下去,他只给了金狠狠的杀人注视,就拿了手机掉头就走。

 

金虽被嘉德罗斯吓了一大跳,但还是赶忙小跑步跟上嘉德罗斯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怎么,今天嘉德罗斯那小子心情好放过小鬼吗?还是他们的感情变得要好了?」雷狮这才放下手机,他翘起了腿对异样的两个金毛发表感想。

 

身为金保护者的格瑞脸变得更黑。

 

他冷冷地说。

 

「为什么嘉德罗斯上厕所要带手机。」

 

「那个......有可能只是我们老大比较急而已啦!来!我们来讨论报告吧!」雷德捧出一叠报告资料试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没想到既雷狮之后,格瑞第二个拿起笔记型电脑开始做起自己其他科目的作业来。

 

雷德倒也不生气,他摸摸鼻子把那些纸张丢到一边,也拿起自己包里的恋爱漫画开始读起来。

 

反正老大是去打游戏,他觉得他看个漫画也挺ok的。

 

他们的大学资金因为有很多名门子弟前来就读,当然是钱多多,因此嘉德罗斯现在可以舒服地坐在免痔马桶,悠闲地把耳机插上手机孔,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凹凸世界的游戏登陆页,马上确认组队邀约。

 

不出所料,他最常组队的好搭档「KING」在数秒前给他寄来了邀约,由于嘉德罗斯并不是游戏一开服就开始接触游戏,刚开始在游戏中认识并带他飞的大佬就是「KING」,在熟悉游戏上,KING帮了他很多的忙,而且实力也深获嘉德罗斯认同。

 

现下,KING和GODROSE这两个角色可以说在凹凸世界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曉的两位大神,由于两人的取名都很高大上,在网路上被捧为「最强中二双人组」,不幸中的大幸,嘉德罗斯虽沉迷游戏同人创作却不常逛游戏论坛。

 

中午的任务是排位战,嘉德罗斯在厕所里玩游戏手指光速移动、玩得火热,果然今天也和KING一起技压全场、辗压众渣,持续称霸游戏第一名的宝座。

 

看着掉落的丰厚奖励还有金光闪闪的名次,嘉德罗斯的心情绝好。

 

他心满意足地在聊天区和KING告别,结果一打开厕所门就撞见渣渣打开厕所的门走出来,这小子还心情很好的哼歌。

 

「你可以不要连出来的时间都学我好吗?」嘉德罗斯的好心情全都被这个傻渣渣摧毁殆尽。

 

看来金也是一样。

 

「是你学我好不好!」

 

两个人一路从厕所又吵回教室,马上又迎来雷狮的嘲笑。

 

「你们一起嗯嗯了二十分钟,又手牵手一起回来吗?」

 

「才不是!」两人异口同声大喊,他们转过头来看彼此讨厌的脸又异口同声。 「不要再学我了!」

 

金开始掐嘉德罗斯的包子脸,而嘉德罗斯则是想用手敲他的脑门,不过下一秒,嘉德罗斯就被雷德架住,而格瑞则是挡在金身前。

 

金还在格瑞身后加码朝嘉德罗斯做鬼脸,这可把嘉德罗斯气的七窍生烟。

 

唯一能够抚平这把无名火的,大概就是和喜欢的写手大大『矢量箭头』聊天。

 

『GOD午好啊! (^o^)/ 』

 

『午好。 』

 

『我在吃午饭,你那有发生什么好玩事吗? 』

 

矢量箭头为人亲和直话直说很好聊天,这让嘉德罗斯很自在。

 

『刚刚和搭档开黑很成功,可是被一个脑子有坑的人坏了气氛。 (╬▔皿▔)』

 

『真巧!我也是!我有个朋友动不动就生气,还会打我! ( ;´Д`) 』

 

这可让嘉德罗斯极为不爽又羡慕,能和矢量箭头呼吸同一款空气居然还不好好对待他!

 

这个人真是应该化作宇宙的尘埃消失在这世上!

 

『是谁!要是胆敢让我遇到,我一棍子把他打飞到大气层之外! (╯#-皿-)╯~~╧═╧ 』

 

矢量箭头似乎被嘉德罗斯的言论逗乐并告诉他不用这么气,而嘉德罗斯表达这个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是很气愤,后来为了缓解嘉德罗斯的愤怒,矢量箭头提议要不要一起玩游戏,来把对方的ID互相告诉对方,嘉德罗斯著实吃了一惊。

 

这岂不是和矢量箭头变亲昵的一大步,他在脑海中浮现阿姆斯壮刚踏上月球的脚印画面,并开启小喇叭伴奏欢喜鼓舞。

 

搞不好以自己坚强的实力可以带他飞刷新好感度!

 

『请XXX课第三组的学生急速来到000办公室,丹尼尔教授正在找你们。 』一个不合时宜的校内广播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在大学还使出校内广播这一招,看见丹尼尔老师是真的气疯了。

 

嘉德罗斯正在气丹尼尔老师真会挑时间,不过幸好矢量箭头似乎也恰好有急事先灰灰。

 

此时,雷狮不情愿地来找金和嘉德罗斯,发现他们俩坐在彼此的隔壁桌,雷狮手插着口袋、眼角嫌弃地抽动扫视着两个金毛。

 

「你们两个,可以不要都一脸傻笑对着手机看吗?很恶心。」

 

当天嘉德罗斯和金到了下午心情都莫名变得飘飘然,他们什么都能做的飞快,报告以他们俩为中心赶火车,三两下就做完交差。

 

此时,嘉德罗斯以为自己已经置身天堂。

 

他仍不知道,到了晚上就会得知「矢量箭头」就是游戏中的「KING」。

 

-tbc-

 

(下)看到对方的笑容就会忍不住笑出来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

 

原来自己所欣赏的写文大佬「矢量箭头」就是游戏中的「KING」!不只自己,矢量箭头也是乐疯了,他们的感情别说更进一步,是更进一百步。

 

两人传讯息的频率变得更加频繁,嘉德罗斯成为了彻头彻尾地低头族,滑手机时还带有奇怪的微笑,以及两人在游戏组队的小互动也被他们写成文和四格漫画,两人简直成为该款游戏的『神仙眷侣』,游戏中、游戏外感情都很融洽。

 

关系改变的这一天,恰好嘉德罗斯所使用的二次元创作APP更新了,他和矢量箭头一如往常的发文,他放小漫画,矢量箭头放小配文。

 

两人都没注意到APP更新后要重新把定位手动关掉。

 

马上,让他们大批粉丝暴动、以及使他们本人惊喜不已的消息被赤裸裸摊开在阳光下。

 

『同城!两位神仙大佬居然同城阿! ! 」

 

『面基!求两位面基! 』

 

『挖!土拔鼠的尖叫阿阿! 』

 

评论区已经被刷到不行,嘉德罗斯还在对着手机发愣。

 

谁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自己居然和矢量箭头呼吸同一个城的空气阿!还近在咫尺阿!

 

他握紧拳头用力捶桌发出巨响,拳头的疼痛告诉他一切都不是梦,他的异样引来其他同学的侧目,现在是课堂中间的休息时间,其中举动比嘉德罗斯怪异的无疑是坐在嘉德罗斯斜前方正把自己的头往桌面上砸的金。

 

天啊,这渣渣傻B吗?

 

而旁边的格瑞正给他揉揉发红的额头。

 

不知怎地,嘉德罗斯开心的、明亮的金黄色的情绪,此刻却夹杂了一丝黑色又黏答答说不出的感受。

 

铁定是因为格瑞对那个渣太温柔了,要是是自己,他铁定摁着金的后脑勺再给他在桌上补上几下。

 

不对不对,嘉德罗斯闭紧眼睛按按自己的太阳穴。

 

才想着矢量箭头的事,怎么现在满脑子想着那个渣?

 

话说,矢量箭头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既然是自己认同的人,大概是和格瑞一样帅气又沉着的人吧。

 

兴许还是比格瑞更厉害的人呢。

 

嘉德罗斯手撑着右脸颊淡淡凝视着金,一边开始在脑中勾勒起矢量箭头的模样,而金感受到刺痛的视线回头,他以为嘉德罗斯正在嘲笑自己所以朝他吐舌头,把大拇指朝向下方,比出一个反过来的赞表示抗议。

 

看着渣渣的傻脸,嘉德罗斯的心情意外又好起来,他嘴角轻轻上扬。

 

总之不管是怎么样的人,一定不会像渣渣这种菜鸡就是了。

 

而就在下一节课,矢量箭头先提出邀约,嘉德罗斯欣然接受,他早就猜到以对方随和又热情的个性会主动邀他。

 

时间是明天傍晚,地点由嘉德罗斯选择,他思量了许久,滑了半小时的手机,终于选了一家气氛不错、网路评价很高的咖啡厅。

 

一切都转备就绪,此刻嘉德罗斯按奈不住紧张又兴奋的感情,开始在想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去才好,不过不知为何渣渣今天整天都和那个叫凯莉的虫子讨论穿搭,两人肩膀和肩膀挨着很近,那个女人拿着手机和金似乎正在热烈讨论什么。

 

那种不自然的异样感又盘旋在心里,金正眯起月牙的眼睛笑、用闪亮亮的表情和凯莉说话,和格瑞说话的表情也是笑得超傻的那种,唯独和自己相处这家伙除了凶巴巴还是凶巴巴。

 

嘉德罗斯不想理会这种不快的心情,他背上书包愤然起身,把拉出来的椅子用力推回桌子底下,发出椅脚摩擦地面的嘎声和椅背撞到桌面的碰声。

 

男人往教室的门走去,嘉德罗斯没说话,他告诉自己只想着明天的事,他还告诉自己,他的时间可宝贵,连一秒钟也不该浪费在这个渣渣身上。

 

嘉德罗斯没看见,金有回头看他,金也没有露出凶巴巴的表情,他正歪着头,眼神狐疑又流露一丝担心。

 

这家伙怎么又吃炸药了?

 

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隔天早上嘉德罗斯是上本科系的课,下午的两节课他选择翘掉,他画了一幅画准备送给矢量箭头,并在穿着上费了许多功夫,拜此所赐,他一整天都没有在想金这个渣渣的事,嘉德罗斯为此高兴。

 

他并不知道一整天都在留意有没有在想金,那就是代表自己一整天都在想着金。

 

有时感情能驾驭理智,默默地潜藏在潜意识里发芽,当人们猛然察觉时,自己的心已被那生长的情愫牢牢捆绑住。

 

现下嘉德罗斯正靠在咖啡店的玻璃门红砖墙上,他向矢量箭头发出消息自己已经抵达,他穿着网路上很火的白色潮T上面有着骷髅的图案,艳红色的外套绑在腰间,黑色的笔管裤搭配有白色打勾图案的限量款黑球鞋,穿着隐隐透露着个性的强硬与叛逆的獠牙,网路上说这是潮。

 

而嘉德罗斯是听雷德说的。

 

他滑着手机心理怦怦直跳,他难得有一位个性合得来又才华洋溢的友人,然而此时却意外跳出一个消息。

 

来自于格瑞。

 

『你和金下午都没上课,你知道什么吗? 』

 

金?

 

嘉德罗斯的心又跳得更快,但和方才那种有些不同,总之现在完完全全都不是要管渣渣的事的时候,等下就要和神仙好搭档面基了,所以嘉德罗斯飞快打字。

 

『渣渣的事干嘛问我。 』

 

『没,我想你可能知道他会去见谁。 』

 

『你去问那个女人啊。 』

 

之后格瑞就已读不回,看来格瑞珍爱的发小有告诉他去见朋友,但是格瑞不清楚对象。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吧?

 

干嘛要找我问!

 

嘉德罗斯运转着脑内记忆回想,脑子里浮现渣渣之前蠢蠢的模样,这家伙该不会被骗了吧?

 

被人敲诈去买很贵的壶?

 

还是绑票!

 

这个念头一出现,他就越想越不对劲。

 

真是!格瑞也不好好看好这个渣!

 

矢量箭头恰好也传来一个消息。

 

『我也快到了! 』

 

但是有些心急的嘉德罗斯暴躁地滑开消息,他打开和金几百年没动过的聊天室,面色狰狞地打字。

 

「渣渣,你在哪!」

 

他一边打字一边把吼说了出来,几乎是同时,有个细碎的脚步声在嘉德罗斯面前停下。

 

嘉德罗斯抬头,金发蓝眼,熟悉的脸孔出现在眼前。

 

「咦?嘉德罗斯你怎么在这里?」

 

嘉德罗斯稍微愣了一下才认出眼前的人是金,和平常普通的运动装束不同,他穿着迷彩图案的滑面夹克,下半身也不是穿松垮垮的短裤,是直挺的窄管深色裤,鞋子看的出来是新的,不是运动鞋,而是一双素色的深蓝色船形鞋,他背着黑色的侧背包看来是要与人碰面。

 

是雷德常看韩剧里CEO会在休假时穿的休闲服,成熟的俊挺,这样的著装却意外地适合金,给他比同龄略显稚气的脸多了几分帅气的英气,对于这点嘉德罗斯并不意外,毕竟那傻小子确实长的挺好看的。

 

「你干嘛一直看我?」金挑挑眉毛。 「怎样?承认吧?今天的我贼帅吧?」他咧开嘴笑,看的见上颚的小虎牙。

 

「没!才不!很蠢!」嘉德罗斯一秒否定,还在一秒内连续否定三次。

 

「嘉德罗斯你真讨厌!」金自讨没趣,小声叨念。 「这是凯莉帮我选的决胜服,才不会出错呢!」

 

金决定不理嘉德罗斯,他也走到门边的砖墙等待,并开始滑手机查看什么。

 

「你来见谁?」

 

看到金没事嘉德罗斯放下心中大石,不过他可好奇了,甚至不仅仅只有好奇,他如此大费周章来这里是为了要见谁?

 

「不关你的事!唉唷!嘉德罗斯你走开啦!等一下我重要的朋友来!你在这里很碍事!」金气得直跺脚,摆着手像是要挥苍蝇似的要赶嘉德罗斯走。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濒临怒火爆炸边缘,炸弹的引信被金点燃。

 

「谁叫你总是摆着跩脸,还这么凶!」金也不甘示弱、据理力争。

 

「你还不是也没给我好脸色看!」

 

嘉德罗斯此话一出,金倒有点懵了。

 

什么意思?

 

「总之,我等一下也有个重要的约会,你这个渣渣滚到三百米远的电线杆后面吧!」嘉德罗斯拿起手机发现自己居然没回应矢量箭头的讯息简直怒捶心肝,都是这个渣渣,所有的节奏都乱了。

 

他赶忙回复人家。

 

『我到门口了。 』

 

『! ! ! 』

 

矢量箭头回了他三个惊叹号。

 

此时身旁的金正在着急地左顾右盼,那个模样令嘉德罗斯嗤之以鼻。

 

「你不会被那『超重要的朋友』给爽约了吧?」

 

语气酸溜溜的。

 

「才不会!不准你说他坏话!」金气冲冲地说。 「小心我踩你的限量版球鞋!」

 

金还再补上一句。

 

「我挑白色的地方踩。」

 

原来这家伙有注意到我穿新鞋子阿,算他有眼光。

 

「踩了你就死定了。」

 

说话内容充满威胁但是语气却是笑的,但金似乎还在忙,他稍微往前走几步探头看马路附近的人,而嘉德罗斯则继续盯着他的手机。

 

『我到门口很久了,没看见你,你穿什么衣服哇? 』

 

嘉德罗斯大吃一惊,他也扫视一下咖啡厅门口四周没有像是矢量箭头的人啊。

 

『白色的短色上衣,腰间绑着红外套。 』

 

他还正要继续打字,金却走到他面前。

 

渣渣的模样很奇怪,他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手摸着他打手机的手像是示意他不需要再打字了,指尖还在发颤。

 

嘉德罗斯也是个聪明人,这些日子的种种情景历历在目,各式各样的巧合都是赤裸裸的证据。

 

就算不想相信也要接受事实。

 

「渣渣......你是矢量箭头吗?」嘉德罗斯说。

 

金大力点一下头,他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接着张开双臂抱住了嘉德罗斯。

 

「哇哇哇哇哇!终于见到你了!GOD!」金雀跃地欣喜若狂,嘉德罗斯被对方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对方是自己喜欢的矢量箭头,游戏的搭档KING,同时也是那个渣渣?

 

这样暖暖热热的触感,还有金灿烂的笑容。

 

他常看到金笑,也常看到金抱朋友。

 

不过这是嘉德罗斯的第一次。

 

不知如何反应,他呆愣站着不动。

 

像是三百米处的电线杆一样直挺挺,金则是像无尾熊。

 

金放开嘉德罗斯退了两步。

 

「阿阿阿,真不可思议呢!原来GOD就是嘉德罗斯阿!看名字真有点像,没想到真的就是耶!」金抱着头呐喊,一个人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适应力很强的金似乎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金正在嘉德罗斯眼前挥挥手,他弯着腰抬头看嘉德罗斯。 「怎么了?你脸很红喔!」

 

「还不是等太久,太阳晒的!」嘉德罗斯转过身想平复内心的悸动,他先推开咖啡店的玻璃门,风铃清脆地唱歌,金看着外面的阴天觉得奇怪,但他决定不回嘴。

 

他们坐在木头做的靠背椅面对着面,椅子上有柔软蓬松的椅垫,桌上刚烤好的格子松饼散发着香甜的气息,上面有着浑圆的两颗冰淇淋,不同的黄色,凤梨和芒果。

 

嘉德罗斯和金都给对方捎来了礼物,一起陶醉于画的氛围与文字的美,真的就是自己崇拜的大佬!他们看着彼此早已认识的对方有种被击沉的感觉。

 

喜悦、尴尬、想笑或想撞墙。

 

说不出的感受萦绕在飘散着咖啡香的音乐里,店内正在拨放着钢琴曲,恬静又柔和。

 

金正雀跃地讲述着游戏角色的种种脑洞,窗外的乌云不知何时散开,阳光从落地窗垂降,恰好能伸出手温暖的拥抱住金。

 

渣渣在那一片金黄里笑个不停,嘉德罗斯忽然想和金再拥抱一次。

 

正说到脑洞的精彩之处,嘉德罗斯一面听着,一面想起方才拥抱的体温,男人没有自觉地笑了,是嘴角扬起露出白牙欣喜的大笑。

 

总是跩脸。

 

总是凶巴巴。

 

那样的嘉德罗斯竟然那样笑。

 

这回换金不说话了,他低下头来抓起杯子一声不吭地咬着吸管,吸着他手里的焦糖玛奇朵。

 

嘴里全是甜味。

 

「他还能那样笑阿.....」金喃喃。

 

此时嘉德罗斯说他的脸红,他说是阳光晒的。

 

因此金离开了座位,跑去坐在嘉德罗斯的侧边,那里还没有阳光。

 

他们开始兴高采烈聊起制作手书的事,一面吃着冰淇淋。

 

两人都脸颊微红。

 

这回可没有阳光给他们当挡箭牌。

 

-END-

本来只是搞笑系短文,却越写越投入,并超出大纲,加入在原本的生活里就对彼此有好感,而不仅仅只有网上交流的崇拜,这次难得挑战大部分使用嘉德罗斯视角ww

和其他pa一样,此pa有空会继续更新,比如写他们去展场摆摊、住宿、情不自禁地...的! (总有一天!一定写!)

謝謝悠悠挖!!等你糧次ww

写文使我快乐,给我点感想,我会很开心:)

嘉金的文目錄小窩:)

评论(55)

热度(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