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卷子上的不一定是正确答案 (師生pa)

教师节快乐!虽然我这的教师节是0928 w

写了以前想的师生pa片段,是数学老师嘉x高中生金,另外一个设定可戳这。【嘉金】答案是 (師生pa)


【卷子上的不一定是正确答案】


那是一串风铃,琉璃的表面用釉彩画上了金黄太阳,教师今天将它挂在办公室内侧的门把,偶尔风铃会被窗外的风吹响,那清脆的音色是静静晕开的太阳光。


放学后的教师办公室,天花板上的老旧电风扇嘎吱转动混着金发学生振笔疾书的沙沙声,铅笔尖摩擦纸面,那碳粉描绘的公式对金而言就像是宇宙之外的方言,压根有看没有懂。


「渣渣,公式代错了!」


坐在金旁边的嘉德罗斯,是这名高中男学生的数学教师,他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书就不客气往金的脑门打去。


咚的一声配上惨叫,多么悦耳动听。


「嘉德罗斯!一定是你天天打我的锅!我变笨都是你害的!」金大声嚷嚷抱怨,双手摸着发红的脑门,眼睛瞪成圆形,眼角带泪,多么不满。


嘉德罗斯翘着二郎腿,推了一下在鼻梁上的黑色方框眼镜,他转了一下身子,带有滚轮的电脑椅朝金滑动了几公分,每次放学后,嘉德罗斯就会把班上的金同学留下来补课,他在办公桌旁边摆了一张木制小课桌,那是金的专用。


「谁叫你这次数学只考个位数,害我和教英文的虫子打赌赌输,就连格瑞的语文你都还考五十分,你摆明就是和我作对!」


面对老师指证历历的责备,金简直觉得莫名其妙。


「谁叫你没事和凯莉老师打赌的?而且格瑞的语文有很多选择题嘛!」


『咚! 』


今天第二声,嘉德罗斯一个手刀直接劈在金发旋上,金唉唷了一声,差点没眼冒金星。


「谁叫你把『格瑞、格瑞』这么亲昵挂在嘴上,没大没小,要叫格瑞老师!」


「但是!」金抓着开花的脑袋瓜愤而回嘴。 「我常常叫你嘉德罗斯你就没关系呀!」


「啧。」嘉德罗斯不耐烦皱起眉,虎口一张捏住金软嫩的双颊就往中间挤,看着金红嫩的唇瓣嘟成香肠,嘉德罗斯才心情大好。


「闭嘴,写你的卷子。」


想反驳的话语堵在喉间,金被嘉德罗斯那金色的眼眸所威吓住,那双眼眸始终像烈日不断燃烧释放热量,仿佛要照亮什么、吞噬什么,金吞了吞口水,在对方放手后,金只好继续埋头苦干,和补考的数学考卷来场肉搏战。


穿着白衬衫,才十六岁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几乎每天放学都被绑在这里,他和数字大眼瞪小眼,解着摸不着头绪的证明题使他想要发睡,此时他常会转转铅笔、搔搔头发或是把笔放在鼻子和嘴唇间的人中维持平衡。


更多时候,少年会打量着在他身旁的老师,总是自大易怒的嘉德罗斯在一个人工作时会安静地敲打键盘打着看不懂的论文或批改卷子,他喜欢看嘉德罗斯修长的手指还有宁静灼热的眼瞳,以及那金黄的眼珠总不时瞟向自己,每当眼神交会的一瞬,金就会慌张低下头来继续写,这时他会有种错觉,他讨厌的数学其实没有那么讨厌。


放学过后的时光,静静流淌,像是傍晚过后在夜幕中流淌的月光,电风扇吹的还有些冷,金发少年打了一个喷嚏,秋天的风灌进只有两人的办公室。


风铃叮当作响。


秋天到了。


「这次补考你有认真写吗?」嘉德罗斯接过金写完的卷子质问他,而金疲惫地瘫在课桌上像一坨烂泥举双手投降,他表示他的脑袋真的因为机械过热无法再运转。


「随便啦!我累死了。」


「反正这次考试没过,中秋连假你就得和我一起过。」


「什么!」金的眼睛凸出的有三公分,他的大嗓门差点没震飞校舍的屋顶。


「我可是第一次听说!」


「很好,那你现在听说了。」强势的嘉德罗斯根本没有把金的意见瞧在眼里,他手中的红笔动个不停圈出金的一大堆错误,这下嘉德罗斯的太阳穴真的有些发疼了,就算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这么傻的渣渣他可真是第一次见,嘉德罗斯摇了摇头瞥了一眼大呼小叫抗议的金。


糟了,这傻小子不会无药可救了吧?


这下指导的时间只好又得拉长,我就不信你这渣渣我会征服不了。


「嘉德罗斯,我考得怎样哇?」发现嘉德罗斯忽然不说话,还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金不禁鸡皮疙瘩掉满地,少年凭着直觉颤抖。


「有到两位数。」嘉德罗斯宣布,正当金要兴高采烈地跳起来,嘉德罗斯就先一步把试卷恶狠狠拍在金的脸上。 「恭喜你,只有十分。」


「咦咦咦咦咦!」拿下黏在脸上的卷子,金面色扭曲。 「那我的中秋连假呢?柚子、月饼和烤肉呢?我和朋友和姐姐有很多计画欸!」少年悲伤抱头,蓝色的眼睛都水汪汪的。


「啧。」嘉德罗斯一把抢走金的卷子。 「拿来。」


教师背过身去转向办公桌,似乎在卷子上写些什么。


「加分题,写对的话,中秋就放过你!」


嘉德罗斯把卷子大力拍在课桌上,金也无比紧张地坐直身子。


他知道,这可是嘉德罗斯难得佛心来着给的最后机会,他战战兢兢重新拿起笔,定神阅读嘉德罗斯手写的加分题,是漂亮又带有些潦草的行书。


『请问你在老师中最喜欢的是谁,请在作答区写上老师的姓名。 (例如:教数学的嘉德罗斯)』


金嘴巴微张,他着手中的笔毫无犹豫,大笔一挥光速写完,拿着卷子,金毫不示弱,换他一手掌拍在嘉德罗斯脸上。


「你出这什么烂题目哇!」


嘉德罗斯拿下那早因为两人的胡闹而破烂不堪的卷子,他发现金没有在作答区写上任何老师,他用铅笔把题目中举例的『嘉德罗斯』四个字圈起来,然后在圈圈旁写上三个大字。


『最讨厌! 』


面色逐渐暗沉的嘉德罗斯亲手捏皱自己出的试卷,他的额头冒出特大的井字号。


「好胆量阿,渣渣,那我们中秋就好好来欣赏数学吧。」他咬牙切齿。


「唉。」金悲苦地叹气摇头,为自己的多舛的命运感叹。 「和最讨厌的嘉德罗斯一起过中秋,太悲惨了!」


「这还不是你自找的!」这次嘉德罗斯拿起办公桌上的档案夹又往金的脑袋敲下去,这次金除了惨叫一声,他再也忍不住清脆地笑出声音。


像他今天送给嘉德罗斯的那串太阳琉璃风铃敲响的音色,是金在美劳课的作品,同时也是送给嘉德罗斯的教师节礼物。


「我啊,最讨厌嘉德罗斯了!」


少年的笑容晕染了教师的脸庞,嘉德罗斯强装镇定用档案夹遮住自己动摇的神情,认输般低声说道。


「真受不了你这渣渣。」


-end-


09/10教师节快乐!

卷子上的不是正确答案!

喜欢到想和你度过更多更多的时间,试图描写这样的氛围,最讨厌就是最喜欢!

没有时间阐述细节很抱歉,和另外一个师生pa品质差很多(但我想赶在教师节发),所以这个设定还会有续集。


嘉:21岁(跳级数次的高中老师、做数学研究)

金:16岁(原本最讨厌嘉德罗斯老师,后来...)


相差五岁的师生恋~~和原作逆向的嘉年上系列,写文使我快乐,给我点感想我会更幸福,比心!

嘉金的文目錄小窩:)

评论(2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