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答案是 (師生pa)

约5k的炒饼,是因为哔老师的条漫得到的灵感-->超厲害的漫

谢谢老师的同意,是老师的师生pa设定,金和格瑞是教师,嘉是学生,嘉金only,请不要留言格瑞绿了,十分感谢!

顫抖艾特老斯 @呱唧呱唧   打擾了!

 祝食用愉快!

【答案是】

 

学校真是一群虫子的聚集地。

 

嘉德罗斯双脚抬起靠在书桌上翘着腿一付大爷样,围着黄色围巾的少年坐着两脚椅,他把背部的重心靠在椅背摇晃身体,凝视着油漆斑驳的水泥天花板,打钟的音乐声从黑板上方的音箱响起,周遭的喧哗声从吵嚷变得安静但少年充耳不闻。

 

有少许的心烦在少年心中盘旋,就像是那奶油色的雪白天花板硬生生剥落了一小块,看的到水泥的灰色,乌云的阴霾色。

 

这对以王者自居的嘉德罗斯可是奇耻大辱。

 

自己的心情不能决定什么的。

 

脑海中自动浮现那个渣渣和格瑞并肩欢笑聊天的情景,那两个人实在挨的太近,笑容又太过愚蠢,特别是那个渣渣笑的那样傻,傻到令他挥之不去,再多的乌云紧密地把那回忆的笑靥牢牢裹住,它却还是会像可乐中的气泡,无法控制的二氧化碳接连不断的、浮现、占据嘉德罗斯的脑海。

 

「嘉德罗斯!」讲台上的生物教师,一位刚转来不到一周的新手教师,也是嘉德罗斯脑海中的

作乱的罪魁祸首,受不了学生胡闹的金老师走下讲台,大步流星地朝少年走去,是的,也许少年只是在等待这一刻。

 

「上课就是要坐好啊!」

 

金板着一张生气的脸插着腰,竖起的眉毛、鼓胀的双颊还有睁大的蓝色眼眸,是嘉德罗斯见惯的那张脸,嘉德罗斯满脸写着不在乎仰起头来看金。

 

「谁要听你这渣渣的话。」少年很是嫌恶。

 

「你说什么!」金满脸通红地破口大骂,他提高了音量,他不懂为什么嘉德罗斯总针对他,就像嘉德罗斯不懂金总是不对自己绽放笑容。

 

那张令自己魂不守舍的傻笑总是在格瑞身旁绽放。

 

是的,焦虑的心情就如同可乐中的二氧化碳,含在嘴里,那细小的气泡折磨口腔壁,携带着匕首阴魂不散地反覆戳着,一阵酥麻牵动着些许刺痛,令人心烦却无法处理。

 

嘉德罗斯把头别过去,达成目的的他坐好身子,而金显然松了一口气,老师在少年的桌上放了一张生物考卷。

 

「四十分钟后收卷,这次考试不及格的人要留下来和我补习喔。」

 

金回到讲桌坐着监考,刚开始的他认真环顾四周,约莫过了十分钟,金开始打起小盹,脑袋瓜一晃一晃地打着奇怪的节律点点头,眼皮像坏了的窗帘,一下阖上、一下半开,嘴巴张开了小洞,口水沿着嘴角缓缓流下。

 

因此金老师没注意到,总是与他作对的那个学生根本没写考卷,嘉德罗斯只是盯着金老师,锐利的眼神乍看像刀却又像是一双温柔、捣蛋的手,他有点想要摸摸金老师头上那根翘起的金色小毛,或是捏一捏金老师那还显得稚气的白脸颊,但嘉德罗斯更想两手往金的两颊往外拉扯,让那个渣渣老师在自己的眼前流露笑容。

 

凭什么只是个渣渣,居然能左右我的心情?

 

居然还总是待在格瑞身边转悠,真是该死的心烦!

 

最后十分钟,金醒了过来,这次的考卷出题简单,他发现许多学生都已经停下了笔,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做自己的事,而在整班学生之中最显眼的莫不嘉德罗斯,他还在提笔振笔疾书。

 

咦?没想到他还挺认真的嘛~~

 

金笑的有些欣慰,眼神流露出老师对学生的宠溺,但是嘉德罗斯没有看见,因为他正在执行他的伟大计画。

 

少年一目十行,刷刷刷快速地写题,身为学校一等一的天才资优生,他题目都还没看完就知道答案,但他可不是每题都写标准答案,在少年的脑中展开一场缜密的计算。

 

两天过后,嘉德罗斯挺着胸膛去拿他的生物考卷。

 

完美的五十八分。

 

全班就他一个人不及格。

 

「嘉德罗斯,放学过后在教室等我,我帮你补习。」金递考卷时的眼神满是对嘉德罗斯的安慰,他原本还想拍一下嘉德罗斯的肩膀聊表鼓励,无奈嘉德罗斯一脸高傲将考卷迅速从金手中走,他一手插着制服裤口袋转过身冷笑一声。

 

「呵。」

 

有点嘲讽的轻蔑。

 

碰了钉子的金没有计较,他想说是学生的自尊心高太高,所以就转而准备上课。

 

背过身的嘉德罗斯他的眼里开始有火在燃烧,这份火舌准备朝着目标席卷肆虐,一直被动地被渣渣影响实在太不像他的作风,所以他要自己主动去查明。

 

少年捏紧手中卷起的试卷抓皱。

 

他要去查明胸口的左边,这莫名骚动的刺痛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段不可思议的时光如同傍晚还没落下的夕暮,像是蒸笼里白胖白胖的奶皇包,一咬下去从嘴里流淌而出的金黄,甜而不腻,温热的回忆在舌尖上融化,在只有两个人的教室,在这个被微风吹拂、夕阳充盈的教室缓缓流转。

 

嘉德罗斯放学后会留在座位上等金,金和往常不一样,他不站在离自己很远的讲台,而是借坐嘉德罗斯前面同学的位子,老师把椅子转了过来和嘉德罗斯面对着面坐好,他和嘉德罗斯一起摊开课本,金是一位有耐心的老师,他自己的求学路也很是艰辛,所以更能同理学生成绩不佳的心情。

 

金比嘉德罗斯想像中还要温柔,他不厌其烦重讲一次上课的重点并在课本上做记号,嘉德罗斯发现他喜欢看金微低着头,这样他就能看清楚金的睫毛,扑扇扑扇的眨着眼睛,像是蝴蝶拍动薄薄蝶翼在夏日的花丛里飞舞,嘉德罗斯更喜欢看金白衬衫领的脖颈,那喉结削皮地上下摆动还有绵延到颈子下那锁骨纤细的线条都令嘉德罗斯看的目不转睛。

 

发热的异样感在心中膨胀。

 

「你有在听吗?」金偶尔会提醒嘉德罗斯,他有些生气,他会向嘉德罗斯抱怨他心不在焉,金嘴巴张开的时候会露出他尖尖的小犬齿,嘉德罗斯老早就注意到这个小细节,金炸毛的时候会有些动人的可爱,那是一种心痒,你下意识地去追寻,然后得到了还想要再得到更多。

 

讲解完嘉德罗斯会补考,金会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写试卷,嘉德罗斯考了个八十分,他觉得这样的分数恰恰好,金批改完试卷挺是满意,他自然夸奖了嘉德罗斯。

 

那是老师对学生的奖赏,教室里由于只有两个人所以并没有开灯,他们把窗户与窗帘打开让风和太阳光灌进来,而嘉德罗斯的金老师正在夕阳里微笑。

 

「对嘛~嘉德罗斯你做的到的。」

 

坐在嘉德罗斯面前的金,嘉德罗斯大概一次都没有把他当作是老师,夕阳西下,少年把通红的脸归咎于橘黄色的夕光,补习过后,嘉德罗斯扭头就走,心头的喧嚣太过突然,少年孤身一人走在校门口,影子被拉着长长的,那时在三樓办公室的金探出窗扉,叫着嘉德罗斯的名字向他挥挥手,看着那抹金黄,少年的心猛然一跳,低着头跑掉了。

 

他面红赤地奔跑,跑到上气不接下气,但心脏还是跳得不像是自己的。

 

后来,嘉德罗斯每次考试都会考不及格,课后补习生物成了家常便饭,时间一久,两人也就自然而然熟悉起来。

 

「嘉德罗斯你这么聪明,为什么每次生物都考不及格呢?」金还是怀疑的。

 

「人总是会有一、两科不擅长的科目,怎么,金老师嫌烦了?」嘉德罗斯挑挑眉质疑。

 

「才不会,完全不麻烦。」金轻轻摇了摇头,老实说他刚开始认为嘉德罗斯是故意找自己麻烦,但日子一久,这补习的下午成了金生活的一部分,他的嘴角浅笑翻开生物课本。

 

忽然从金的口袋传出了铃声。

 

「阿,抱歉,我接个手机。」金背过身去滑开手机,他用手挡在嘴巴旁小声说话,但还是从指缝中传出了一些只字片语。

 

「格瑞......我今天也不行......对,是补习......」

 

等待的嘉德罗斯,少年手持原子笔在拇指和食指尖旋转,他听到格瑞的名字眼神即刻尖锐起来,他把原子笔停下,用盖好的笔盖敲打桌面,轻轻发出『咚咚咚』地不耐烦的声响。

 

初时昙花一现的心情是优越感,但后来听到金在和格瑞道歉时心中就涌出一把无名火,那把火不只是针对眼前的金,好像还在谴责着谁,那股巨大的焦躁是漫天的乌烟瘴气,把原该美好的一切垄罩的密不透风无法呼吸。

 

「咚!咚!咚咚咚!」嘉德罗斯越敲越大声、越敲越急促,那紧密连接的节拍是对金的警告。

 

最后嘉德罗斯直接一脚就往金的椅脚踢去,金全身颤抖了一下,不过他恰好关掉手机转了回来。

 

「渣渣,上课不准用手机。」

 

嘉德罗斯面露凶光狠狠一瞪。

 

搞清楚,现在是我的时间。

 

而金也明白是自己不对,他把手机关机,老师带着歉意的笑容和嘉德罗斯赔不是。

 

「那个......我们刚刚讲到哪里了?」

 

「光合作用。」嘉德罗斯直视课本没有抬起头,『光合作用』这四个字他每一个字都说得咬牙切齿,摆明就还在闹脾气,金伤脑筋地叹气,他抓抓头发想着怎么哄哄对方。

 

「对了!嘉德罗斯!」突然提高的音调,金的蓝色的双眼有着闪亮亮的星星,令嘉德罗斯不自觉抬起头,即使嘉德罗斯依然不开心地啧舌。

 

「要是哪天!你不再需要补考,那我就给你奖励吧!」他灵机一动,老师笑的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似乎对这个提案有着满满的自信。

 

「什么奖励。」嘉德罗斯的确来兴致了。

 

「呃......」金环臂歪头开始沉思,看来他还没想好。 「请你吃麦当当怎么样?」

 

「哼,我的钱都可以买下麦当当了,无聊。」

 

但是嘉德罗斯不屑一顾,金碰了一鼻子灰有些懊恼。

 

有钱的孩子可真难讨好阿......

 

「那奖励干脆由我决定好了。」嘉德罗斯凑近金的脸庞说道,当时少年只是反射性地想要抢夺主导权,他知道,这场补习游戏他可没打算要结束。

 

而那个愚蠢的渣渣,一定是脑袋空空的什么也没想,他湛蓝色的眼眸眯成月牙,弯起的嘴角张开露出两排白齿,白皙的脸庞染上黄昏的红,额前金黄色的碎发很是刺眼,依然笑的傻呼呼的。

 

「好啊!」

 

约定好了,情不自禁的怦然心动,嘉德罗斯依然找不到答案,但是他整个人已经全都栽了进去,栽进那與暮色相融的笑容里。

 

温柔微热的太阳光,一直一直是少年从小到大的最爱。

 

游戏无预警停止的那一天,也是在这个教室。

 

金没有带着浅笑等待少年的到来,他铁青着脸、抿着嘴巴,眉毛颓成八字眉很是委屈与气愤。

 

「格瑞都和我说了,在我转来这所学校之前,你的生物成绩一直都很好。」老师的话说的结巴,那具少年一直在意的身躯正开始颤抖。

 

阿,又是格瑞。

 

渣渣他,总是在格瑞身边打转、总是总是在格瑞身边笑。

 

「所以你果然是在耍我吗!」金站直身子、用力拍桌,整张脸都因为盛怒而通红。

 

和我在一起,却总是露出这副表情。

 

「你为什么不说话,不说话是承认了吗?」金吼的有些声嘶力竭了,他喘着气低下头小声说话,他低下头的眼眸里盛满了受伤和无奈,而嘉德罗斯不会懂自己左心房的莫名刺痛,他的学生依然沉默。

 

「算了!补习就到这里结束。」当金抬起头的瞬间,教室外传来了脚步声,金认得这是谁的脚步声,因为对方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金?你在这里吗?」走廊外传来了格瑞的清冷的嗓音,金正要张嘴回应,却被一个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

 

那人是那样的有力,令金无法挣脱,他只能双手抓住对方覆在自己唇上的手试图抵抗。

 

比金稍微高一点的嘉德罗斯,把金牢牢按住,使他靠在自己身上无法脱逃,嘉德罗斯垂下头垂在对方的肩头上,嘉德罗斯的碎发蹭着金脖颈的肌肤,谜样的刺感混着吐息的温热使金愣住了。

 

「别去。」

 

那是第一次。

 

听到嘉德罗斯如此深沉又悲伤的嗓音,像是一头受伤的狮子低声嘶吼、又像是屡次抢玩具失败的孩子那占有的胡闹。

 

不知道为什么,金挣扎的手缓缓松开。

 

格瑞的身影已经近在教室的门外,从教室木门的小窗可以看见那银发的男子,他手伸向门把,打开教室的门。

 

男人有些疑惑地皱起眉头,因为他的直觉失了准,他没找到想找的人。

 

格瑞很快就悻悻然地离去。

 

他没有注意到,在教室后方靠窗的角落,嘉德罗斯正把金牢牢抱在怀里、靠着打开的窗户、裹在窗帘里,融化在夕阳的光。

 

不可思议,只要紧紧抱住金,与他贴近,胸膛贴着胸膛,近到能感受他衬衫下的体温、近到能够感受他心跳的鼓动,近到不能在近,那左心房骚动的刺痛开始变得不一样,那可乐气泡的二氧化碳依然充斥在他的血液,拿着匕首戳着他的从头到脚,但那种痛感却使嘉德罗斯为之振奋,欣喜万分。

 

心中那失控的火逐渐被浇熄,烟雾散去开始能够呼吸。

 

正当门被关上,还能听见格瑞的脚步声逐渐远离,嘉德罗斯阖眼捧起金的双颊就是一个吻,嘴唇相碰的瞬间,恰好风吹了进来,染上橘黄的白色窗帘飞舞起来,金睁大眼睛接受这个出乎意料的吻。

 

左心房好痛。

 

但是金并不知道痛的答案,他只能仓皇推开嘉德罗斯,满脸通红地夺门而出。

 

不过嘉德罗斯找到答案了,他双唇微张,回忆着方才的余韵用舌尖舔拭了上嘴唇。

 

少年融在夕暮里勾起嘴角。

 

他看着渣渣夺门而出的背影伸出手掌,任斜阳在张开的手掌上流淌。

 

然后握紧成拳。

 

生物课依然进行,不过金始终不敢面对嘉德罗斯的视线。

 

所以嘉德罗斯只好主动去找金,他手插着一边的口袋走向金的教师办公室。

 

是的,他再也无法只满足于那个放学后的教室。

 

一打开门,金好像在桌前等他,只是他依然不敢和嘉德罗斯对视,金垂着头怯怯地说。

 

「嘉德罗斯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而嘉德罗斯拿着一张试卷大力拍在金的办公桌上发出拍的巨响,上面的红笔写着满分,一百分。

 

少年凑近老师。

 

嘉德罗斯凑近将属于他的渣渣,轻声说道。

 

「我来索要奖励了,既然是满分,应该能得到特别点的奖励吧?」

 

更加贴近,嘉德罗斯咬着金的耳朵,霸道的笑意在肆虐、滚烫的吐息从金的耳廓送入,明明没有夕阳光却把金整张脸都吹红了。

 
 

「比如把你自己送给我。」

 

-end-

自从看了哔老师的漫整个人就被电到,还第一次写了大纲,这个师生pa其实有十章(捂脸),但意识到自己繁忙的三次元只能先产这一点出来,这是大纲里第二章的剧情喔~還有很長的路(倒

再次表白哔老师,呜呜呜呜呜,我真的整整五天都沉迷嘉金师生pa的妄想,老师的嘉金好帅好带感,写不出那种帅,呜呜,谢谢老师挖(嚎哭,语无伦次

最近还会产个变奏版师生小糖饼,嘉是老师、金是学生喔!

下半年的嘉金计画,要写给两个人的文,有三个人的生贺(车车时间?),还有不定时小文掉落,因为我现在在兼职读书还要养我的身子,所以到明年三月前可能暂时不会有长篇,这篇也是我花好几天用零碎时间写完的,不能像平常开一个下午或晚上的嘉金了(哭)

最后......哔老师的师生pa赛高!明年有空就寫長篇!!

 
写文使我快乐,给我点想我会很开心:) 

嘉金的文目錄小窩:)

评论(36)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