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那天小情敌的出生

祝嘉德罗斯生日快乐!近7k的炒饼,可配合温柔的bgm食用。

大赛后结婚,嘉德罗斯要当爸爸了! ?他行不行呢?

金是男的,是可怀孕生子设定,不喜请避雷,请不要在评论下吐槽是怎么生或捉虫唷(我很尴尬的><),谢谢配合。

主角是嘉德罗斯。

 

【那天小情敌的出生】

 

对于出生这件事没有美好的记忆。

 

或许,那本身就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培养皿的气泡随着呼吸上浮,肌肉被插满各式各样的管子,在我有意识之前,心脏已经在跳动。

 

一切都冷冰冰的,最标准的心跳节律、还有科学仪器的运作声都是死寂的苍白色。

 

第一次睁开眼,隔着玻璃看这世界,那些穿白袍的人类都在喜悦地疯狂尖叫,听不见声音,但他们的眼眸里尽是欲望丑陋的贪婪,让我第一天诞生于世就头痛犯恶心。

 

后来,我才弄清楚原因,因为我是王,他们是虫子,因此我会看他们不顺眼也是理所当然,被他们披上王袍、戴上王冠,我的存在就是最强。

 

必须是最强,曾经我连神明都想杀。

 

曾经,我以为世界可以任我摆布。

 

可是......

 

从没想过,我竟会离开那条成为最强的道路,因为被一个渣渣给强行拽走,当我们从血淋淋的战场逃出来,他边哭边牵着我的手,然后用流着鼻涕很丑的脸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很烦人。

 

然而,我因为受伤太重而无力推开他。

 

一定是这样。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他断断续续叫着我的名字,仿佛是要确认我还活着。

 

比我瘦小一圈的身体、比我还浅一些的湛黄发色,他的眼睛是蓝色,像是我最喜欢的,有太阳照耀的天空,我体力不支快倒了下来,虽然百般不情愿,还是只能依靠在他身上、依靠在他的怀里。

 

「渣渣,吵死了。」

 

没力气的我最后只能用双手拥抱住他,一手抚摸他的后脑勺柔软的发丝,一手轻拍他因啜泣而起伏的背部。

 

那时,我竟觉得什么也不重要了。

 

只要双手能抱住他,他的温暖就会渗到我冷冰冰的灵魂里。

 

很神奇,就算靠近岩浆口,也怎样也暖和不起来的内心,却只因为他的存在,就把我那标准的心跳节律弄得一团糟,光是抱着他,就使我的全世界被阳光包裹。

 

我曾以为太阳是那么遥远,永远到无法触手可及才值得我向往。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我想要的太阳就在我身边,看似纤弱又强大的我的太阳。

 

我的金。

 

他曾说过我任性、自我中心,所以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变成他口里最讨厌的神经病,我把他拐走,我没回去圣空星,而是带着他走向宇宙。

 

是的,我占有了他。

 

和他有了一生的承诺。

 

而金也接受了,我们坠入爱河,天天说着无数遍的讨厌你、说更多遍的我喜欢你,然后偷偷小声地说我爱你,我们都罹患严重的肌肤饥渴症,总是索求彼此、享受结合带给我们的愉悦。

 

享受着我们总近在咫尺不分离。

 

一睁开眼睛,你就在。

 

然后去描绘,我未来的每一刻都有你的身影。

 

光是想像,就有种莫名的情愫在胸口鼓胀发热,你笑着说,那大概是幸福。

 

阿,他必须是我的。

 

他的笑容和眼泪、身体和灵魂,全部都是我嘉德罗斯的东西。

 

刚开始,我们遨游宇宙,一起在这广大的世界探险,但是后来却不得不定下来,我找了个宜居的小行星住下,买了间最好的房子。

 

因为金说。

 

他说。

 

「嘉德罗斯,我有了。」

 

当时,我完全懵了,完全受到了惊吓。

 

我从来不懂所谓的父母和亲情是怎么一回事,一出生身体就成熟的我,每当看着那些烦人的小团子牵着父母的手撒娇就觉得烦躁。

 

什么叫长大?

 

我完全不能理解。

 

也完全的体认到自己不是真正的正常人。

 

但是我得守护渣渣,守护着我的太阳,我必须做好准备,金肚子里的东西就要诞生在这世上。

 

是金的孩子。

 

我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

 

金开始孕吐,他吃的多也吐的多,让我懊恼的不得了,看到金如此憔悴使我十分心疼,我常嘴溜说一句。

 

「把那烦人的东西拿掉好了。」

 

然后就会迎来渣渣的一顿暴打,平常我们总会扭打在一起,但就算我这方面常识再怎么糟,也知道现在不能打渣渣,只好忍气吞声吃渣渣的拳头。

 

最后我都会抱住他,为他的张牙舞爪画下句点,像是抱大只的娃娃,把他紧紧抓在怀里无法动弹,我喜欢把下巴靠在他一边的肩膀蹭着他的味道,在他耳畔吐气低声说话。

 

我知道这小子逮住机会就想要和我恶作剧,过轻的拳头总是出卖了他,被我抱住的他会变的安分而脸红,全身软趴趴的非常可爱。

 

我们常会一起摸他拢起的腹部,那弧度微小的丘陵,他总摸着肚子瞪着小眼睛威胁我。

 

「这可都是你的责任喔!谁叫你没戴套套!」

 

「我说过我都有戴,大概是有弄破吧。」

 

「我不管!都是你那根东东的责任!」

 

他常这样胀红着脸翻旧帐,我喜欢逗他生气,喜欢他因为我而闹脾气,偶尔他会骂这样的我很幼稚,但是我知道他明明也很快乐。

 

日子一久,他肚里的东西在长大,山丘越长越高,我们没办法像平常那样亲热,只能用手和大腿来尝试温存,虽然是不同的情趣,但我们彼此还是有些寂寞,所以,我更加痛恨他肚子里的那东西,老阻碍我的好事。

 

有天,我们在床上光着身体休息,金躺在我的臂弯里睡觉,他翻来翻去睡不着有点不安。

 

我问他怎么了。

 

他却怎么也不肯说,无法用暴力逼他就范,我只好搔他的痒,搔他的腋下和腰侧,金笑的飙泪蹬着腿挣扎,笑到无力才终于招供。

 

「你不可以偷吃喔。」他有点快哭出来,小鼻子都红了,阿,真是迷死人了。

 

不愧是我的渣渣。

 

「你脑子有问题吗?我说过我只要你。」

 

「可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你当我是谁?要是你会不安的话,那我就不去工作,我请假。」

 

我凝望着他,他的眼里闪闪发光,他果然乐开了花。

 

我霸道地抱住金,但是稍微留意了力道,轻柔地揽住他,我们的双腿叠在了一起,而我吻了吻他的眉间。

 

「我二十四小时都陪在你身边。」

 

他的体温忽然飙高,金全身发烫,他问我是不是头壳坏掉变温柔了,因为他实在太啰嗦,所以我选择用唇堵住他的嘴。

 

由于日子实在太过安稳而惬意,更因为常被渣渣笑说没有当爸爸的样子,我一时火大,把附近书店里所有的亲子丛书全买了下来,我看书和我家的渣渣不一样,一目十行,理解满分,我立即围上围裙开始步入厨房,给金一手准备营养周全的三餐。

 

考量到他会喜欢吃酸的食物,我每道菜都加了上好的柠檬汁。

 

也细心观察他吃饭,留心他用餐的每一个细节,一定是因为我爱的视线太热烈,金每次都吃得很干净。

 

看来我的手艺还不错。

 

原本日子过得很平顺,对于金小东西的事,我自以为我已经做足了准备,没想到一日,金的腹部忽然剧烈疼痛,他痛到在床上打滚呜咽而且脸色煞白,我也是吓傻了,飞速打了救护车的电话,在车上看到渣渣十分痛苦,我却什么也无法为他分担,只能握紧他变的凉飕飕的手。

 

「嘉德罗斯,哈阿!你......你是要救孩子还是救我?」金连呼吸都不顺畅。

 

「你傻子是太闲连续剧看太多,当然会没事的,乱说话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当然是救你,你肚子里的东西我完全不在意,但我怕他会生气所以忍了下来。

 

是头一次,头一次感受到危险,我一直以为金的身子很强健,生产危机这种事根本和他扯不上边,现在我们在大赛过后第一次感受到会分开的危机,只想紧紧握好彼此的手。

 

我们去照超音波,发现腹里的孩子完全没事还特别健康,医生下了结论。

 

「你要挂的是肠胃科,你应该是吃坏肚子了。」

 

我听到此言随即大怒。

 

「你这庸医,他天天都只吃我做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事!」

 

金在一旁躺着没说话,把头转了过去面向墙面。

 

我和医生看到金的反应好像都明白了什么。

 

「先生,你做菜有尝过味道吗?」

 

「阿。」

 

确实从来都没有。

 

而金他可是我看上的男人,他自然两三下就健康的活蹦乱跳,而我返家马上随意做了一道菜,尝了一口,味道的确非常前卫。

 

我问金,我做菜的味道到底如何。

 

他依然笑着说好吃。

 

我逼问他实话。

 

他还是说好吃。

 

这个渣渣真是傻的可以,所以我把围裙收起,雇了几个专业营养师专门负责金的三餐。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俩闲得发慌平常都待在家里,偶尔去附近的公园散散步,说到比较重要的事,就是我定期会陪他去医院更新婴儿手册,每当在候诊室,我们并排坐在一起,金总特别乐呵,我后来问雷德才知道,有丈夫一起陪去产检是非常幸福的事。

 

金的肚子一天天鼓胀,我们开始会采购些必需品,因为那东西是男孩子,所以我买了很多男婴的相关产品,全都懒的挑选,只要是金看上的就全部买下来,结果送到家里被渣渣臭骂一顿。

 

婴儿手册上说,怀孕期间会导致怀孕者特别暴躁,我就当是金肚子里东西的锅不跟他计较,等他生产休息完,再来好好惩罚他。

 

预产期是在夏天,有次晚上我淋浴穿着裤子、赤裸上半身挂着毛巾回到房间,闷热的晚上金还没开冷气,他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盖着薄棉被吹电风扇,偶尔会裸睡的他,在这个不能出手的期间使我煎熬,我联想到晚间连续剧霸道总裁的一句话。

 

磨人的小妖精。

 

「怎么不开冷气。」

 

「你刚洗完澡又不擦头发,小心感冒。」他翻了翻我买的亲子丛书,似乎一个字也无法看下去,他看到我来了就把书扔到旁边去,整张脸都喜悦地发亮,那个模样实在太过诱人,让我的心又痒痒的。

 

「我这辈子从来没得感冒过。」我爬上床,坏心眼地把金的棉被掀开,看他一丝不挂赤裸地呈现在我眼前,他的肚子已经像座山一样高高拢起,那一刻,我忽然觉得金的身体很美,我摸着他的身体曲线,感受他皮肤表面的触感和温度,金微笑地任我摸他,在我摸到肚子的时候,他伸出了手掌按住我的手示意我停下。

 

「感受看看,小家伙正在踢我肚子耶。」

 

「还真是个活力过剩的东西。」

 

「是不是像你一样,七早八早就里面练习耍棍阿。」金笑呵呵地说着玩笑话。

 

「我怎么觉得,是因为我摸你,他在抗议?」我还是对这个东西没好感。

 

「你真的很夸张,醋坛子打翻居然翻到孩子身上的吗?」他不予置评。 「你要听听看声音吗,我听不到。」

 

没办法,既然渣渣都开口求我,我就勉强帮忙好了。

 

我把耳朵贴在金的肚皮上,真是一个奇异的感受,有一个生命正在渣渣的身体里,我听见咕噜咕噜的羊水声还有很小声的,心脏鼓动的声音,像是那东西在大声和我说话,大声说着“我在这里”。

 

金的手掌覆上我的头,摸着我垂下来的微湿头发,这是热恋期就有的习惯保留到现在。

 

「我们的小孩健康到能直接听见心跳声不用机器耶。」

 

「当然,这可是我们的小孩。」

 

「怎么样?嘉德罗斯?」我瞥了一眼金的眼角,笑的很温柔。

 

「有没有稍稍喜欢上『它』呢?」

 

金问着,我冷哼一声。

 

「普普通通。」

 

咕噜噜的,有些闷闷的水流声,小小的心音像是波涛,依着潮汐打上来,打在我的耳畔上,留下了许多闪亮的水珠像是宝石似的光辉灿烂,而金则像是天空温柔地包覆住这小小的生命,还撒下暖暖阳光。

 

美好的、暖色的音符,这渲染力太过强大的旋律,逐渐淹没我的脑神经,淹没我那许久之前的苍白色记忆,身在培养皿的管子里、那想要逃脱的我,却始终只能聆听讨厌的声音。

 

也许,生命的出生也不全然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

 

我躺在金身边,我们相对无言,后天我们就要搬到医院,准备生产。

 

「嘉德罗斯,你在害怕吗?」金问。

 

难得我没有回嘴,只是把他抱在怀里。

 

「放心啦!你把我照顾的这么好,我没问题的。」

 

「先说,要是你发生了什么,我可能会杀了你生下来的东西,所以......」该死,我在颤抖什么......

 

曾经以为我是最强、曾经以为我什么都做得到。

 

但是现在,我没有他根本活不下去。

 

无法想像没有他的未来。

 

金却在此刻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你才是连续剧看太多!放心啦!一定没上次因为你食物中毒痛!」

 

「我是认真的!」我青筋暴起戳他的脑门,发现他的身体也是抖的。

 

小笨蛋脸都笑僵了。

 

「放心,我说过,会二十四小时呆在你身边。」

 

「嗯。」

 

他变的乖巧怯怯点头。

 

「可以再抱紧我一点吗?」

 

他说。

 

然后我开始亲吻他,小小的缠绵舒缓我们紧绷的神经。

 

行李都打包好了,医院那边我也办妥一切,最高级的单人待产房,而且离生产室最近!包准万无一失。

 

虽然金挺着大肚子却依然活动自如,还可以时常胡闹,我估计这次住进去还会等很久,就在出门前,金说他去上个厕所,还强调是大的,我只好在玄关等他,一边看着墙上挂着的行事历,上面圈着去宇宙站接金的家人与朋友的日期、还有预计的出产日期。

 

一切都太过顺遂。

 

心中突然浮出不好的预感。

 

是的!这个渣渣总是会给我惊喜。

 

「天啊!嘉德罗斯,便便出来了!婴儿的头怎么也出来了!」金在厕所里惨叫,他的羊水破了。

 

这家伙真的是健康过头了!怎么上个大的,孩子也要生啦?

 

之前连续剧阵痛到不停,老公在旁边握手鼓励的剧情怎么都给跳过去了?

 

我赶忙拿了被子,把渣渣卷成手卷,一个公主抱。

 

打车实在太慢。

 

我久违使用元力,直接抱着他在空中跳跃飞过马路以光速闯进医院,医院的医生看到这个情形立即准备接生,情况紧急,医护人员各各在金身边手忙脚乱。

 

「金!」我在医护人墙外面叫着渣渣的名字,金向我挥挥手,虽然流着冷汗但还有力气笑。

 

「帮我给姐姐他们打电话!」

 

「先生,您在这边会妨碍我们做事。」一名护士长把我推出门外,我会意过来,金让我去打电话应该代表他自己没什么问题。

 

我站在门外难掩想冲进去的冲动。

 

不过,我比世上的任何人都要相信金做的到。

 

额头抵着冰冷的铁门,我低声说道。

 

「金,加油,我在这里陪你。」

 

话语才刚落,婴儿爆哭的声音就从产房传出来,那分贝简直有如肆虐天地般嚣张,都快把我耳膜给捅破了,门从内部打开,护士抱着男婴走出来祝贺我。

 

那个小东西长的像红脸金毛猴,我瞥了一眼还是想急急回到金身边,但是护士说我情绪太激动,要我先去预定的房间等候,他们把金推过去。

 

「生产过程特别顺利,请您放心。」

 

回到预定的病房,金果然还是生龙活虎,他在床上和我笑着招手。

 

「嘉德罗斯!你的脸色怎么那么苍白,比我还惨。」

 

我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

 

「可以抱你吗?」

 

「居然还先问,真不像你。」金吃吃一笑,他张开双臂主动给了我一个大大拥抱。 「我做到啦,不夸奖我吗?」

 

「我喜欢你摸我的背。」

 

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好依着他轻轻抚摸他的背,他软绵绵地靠在我身上撒娇。

 

「这样就够了?」

 

「嗯。」

 

他在我怀里,这份温暖给了我活着的充实感。

 

「呜呜呜。」躺在旁边婴儿床的小婴孩发出了微小的抗议声,老实说我一个转头就瞪他,因为他又打断我的大好时光。

 

不过金很开心,他离开我怀里把那小东西抱在怀里给我瞧,方才没怎么在意,我现在才好好打量他,这个霸占着金这么多月的家伙。

 

他的发色像我,眼睛都还没睁开,检查瞳孔的时候说是金色的,头发一出生就很茂密还往上翘,小脸皱巴巴的红,腮帮子圆鼓鼓但脸上没有星星,总之,很像只金毛猴。

 

「天啊,这小菠萝和你一模一样欸!」金抱了抱用毛巾裹好的婴孩,笑的好满足。

 

要是和金长的像就好了。

 

我在心中悄然叹息。

 

这只金毛猴真的有点丑,还是不要说出来。

 

「不就是一只金毛猴吗?」

 

阿,说出来了,渣渣不会要生气了吧?产后忧郁什么的也得好好留意才行。

 

「对呀!」没想到,金非但没有生气还很赞同。 「因为他是小号的嘉德罗斯嘛!」

 

还好他没生气,我松了一口气,不过左想想又想想,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脸忍不住一黑。

 

「那你的意思是,我是大号的金毛猴啰?」

 

金噘起嘴打马虎眼。

 

「没有阿,我没这么说。」他抱着小东西洋溢着微笑,抬起头,用那双很美的眼眸看我。

 

「怎么样,嘉德罗斯?出生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原来相处这么多年,有些事情早就被这个渣渣看穿。

 

阿,说到这个,我突然在脑海里浮现墙上的行事历,而金抓着我的衣领往他那边扯去,无预警一个吻贴了上来,四片唇瓣贴在一块,柔软又甜腻,温暖在心中融化流淌,全都是金的味道。

 

「生日快乐,嘉德罗斯。」

 

我的金,鬼灵精怪地转了转眼瞳,他把眼睛眯成月牙,依然是那张初遇就很傻的笑脸。

 

「阿,我已经收到最棒的礼物。」我捏了捏他的鼻尖。 「谢谢你平安。」

 

他看着我,从脖子到额头都红成一片,这让我摸摸自己的脸。

 

「怎么,我的表情那么奇怪吗?」

 

「没什么,只觉得嘉德罗斯变帅了。」他小小声咕哝。

 

「我一直都帅好吗?」我不满。

 

「应该是说变成熟、还是长大了?算了,我不知道啦!」渣渣自己一个劲的害羞。 「唉唷!你们同一天生日的父子档应该要好好增加感情。」

 

金把小东西塞到我怀里,我抱起他来打量,意外的沉。

 

「真的是早产?总觉得他好像巨婴。」

 

「是啊,医生说从没听过这么猛的哭声,和这么重的早产婴。」他一边说,一边用奇怪的眼神扫视我,好像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谁叫他是嘉德罗斯的儿子。」金叹了一口气,但嘴角都是欣慰的柔情。

 

儿子吗?

 

我看着眼前的婴儿还有金。

 

突然明白,这就是一个『家』。

 

看来要守护的宝物又多了一样,不过这对我嘉德罗斯来说,这点负担还是轻的可以。

 

「嗯,是我们的儿子。」

 

我望着金毛猴皱巴巴的脸说道。

 

在一旁的金笑出了声音。

 

「这是你第一次叫他儿子耶。」

 

对,我平常都是叫他那东西。

 

而我一手抱着婴儿,脸又忍不住朝金的脸凑近,他的笑容实在让我受不了,此时我却感受到手臂上的毛巾变的一片湿漉漉。

 

怀里的小东西呜咽两声,我惊觉不妙,他果然放声大哭,金急忙把他从我这里抱过去,只留下沾满尿液的毛巾摊开落在我怀里,还有些温热。

 

那团东西光着屁股趴在金怀里,大哭的凄厉嗓音瞬间变成撒娇的哭泣声,我清楚看见,他睁开了右眼瞥向我这里。

 

满满满的嘲讽。

 

确认过眼神。

 

这个混小子是一辈子的情敌。

 

-end-

 

这是一个嘉德罗斯领会生命的重量的故事(!!?)从他的自白里可以看见他逐渐变的成熟,也因为太爱金做了很多蠢事(划掉)

他虽然明白了出生的爱与温暖,但距离爱儿子这件事还有很长的一段马拉松要走! (会再生更多个的!www)

希望你能喜欢这样的嘉金,如果觉得ooc算我头上啰。

 

祝嘉德罗斯生日快乐,愿你的人生不只有强大,愿你不是众人造出的『嘉德罗斯』,而是活出自己,愿亲爱的吾王阿......

能够活出更多快乐,你并不孤独。

愿你得到真正的自由。

 
给我点感想我会很开心:) 

嘉金的文目錄小窩:)

评论(57)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