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雷安】射门得分(世界杯足球)

庆祝世界杯结束,写了雷安。 @芒果卡卡卡 

雷王队最强的守门人雷x拯救玳瑁队的骑士攻手安

闪电和疾风,他们多适合足球。


【射门得分】


一百三十米长的足球场使人眼睛绿的发痛。


球场五万人、全球超过数亿人正透过实况转播紧盯球门,那长方形的小小禁区。


距离比赛结束不到三十秒,主播进行本届世界杯最后的转播。


「爆冷进入决赛的玳瑁队对上实力坚强的雷王队,目前的比分是零比一,现在由玳瑁队进攻,究竟他们能不能再得到一分取得平手进入延长赛呢?」


「现在由玳瑁队主将安迷修持球,喔!迅如疾风的他接连闪过佩利和帕洛斯的防守,顺利地将球传给了埃米,阿!卡米尔扑了上去抢球,不过埃米警戒躲过并没有成功,哇!卡米尔脚技十分了得,眼看埃米的球就要被抢走......喔喔!埃米情急下往禁区踢了一个高远球,但是似乎还没有球员进行补位......」


所有人屏息以待、无不一个个睁大眼眶注视那个男人,那颗足球高高飞起,神不知鬼不觉补位的却是!


方才在队伍最末端掌控球队的安迷修!他是么办到的?


棕发的男人胸口起伏、大汗淋漓,湖水绿条纹队服的衣角随风飘扬,他知道球在上空的位置,眼前雷王队无人回防。


最后的阻碍是穿着淡紫色球衣,张开双臂戴着手套的高大男人,他正眯起威吓的眼瞳紧盯着安迷修的一举一动,如同抓到猎物而不让对方逃走的猎鹰,眼光紧攫住安迷修,弯起的上扬嘴角,是他冲着安迷修燃起的喜悦。


防守率高的吓人的雷狮,他是雷王队的队长,最强的城门与武器,不过安迷修也不甘示弱,他湖水绿的眼睛撩起阵阵波浪狠狠瞪了回去,在球门前的禁区两人之间火花迸发,世界很安静,静的像只有雷狮和安迷修以及上空那颗不断高速旋转的足球。


「安迷修!」埃米的声音在空中响彻划破了寂静,足球已经来到安迷修头顶正上方。


没事的,埃米,在下一定会帮埃米和艾比小姐带世界杯回去,我们会打进延长赛,欣慰又负责的微笑一瞬在青年的脸庞荡漾,那千分之一秒也被雷狮收入眼底、收入心里,雷狮殷红的舌头从右边嘴角探出,他舔舐干燥的上嘴唇,看着自己中意的男子又变了眼色,神情凛冽而专注地腾空跃起。


此时距离比赛结束已经剩下五秒钟。


很可惜,安迷修没有听到埃米接下来说的呐喊。


「不可以用头槌......」


安迷修的头的确顶到足球,不论是角度还是方向都无懈可击,他头上天生的呆毛和高速转动的足球表面剧烈摩擦产生火花,因为男人惊人的跳跃力,呆毛竟刺入足球表面泄了气,真的就如泄了气的气球,足球咻地消了气乱飞,竟飞高了好几米喷射越过球门飞过观众席,就连雷狮也震惊地在球门里转身往后看,对着飞走的足球尸体行注目礼。


「哔------」裁判吹响笛哨举起黄牌。


「队员五号安迷修因为意外破坏足球,黄牌一张。」


下一秒,裁判又吹了一声哨。


是的,比赛结束了。


支持雷王队的球迷欢声雷动,而安迷修无法相信这样的结果,他的双眼和嘴巴都变成圆形,男人无力跪在草地上,双手握拳捶打地面,汗水从浏海落了下来一滴滴溅到碧草如茵的草上。


以骑士自居奋斗的男人吞着难以下咽的巨大失败,他不在乎这次失误使MVP付诸东流,而是自责自己没有让所属的玳瑁队得到冠军,安迷修咬牙痛苦,这时从他眼前出现一双熟悉的钉鞋,雷狮的鞋子,安迷修轻轻抬起头。


「够了,安迷修,站起来吧。」


有一瞬,他觉得雷狮的嗓音难得有些温柔,他见到对方善意的手。


是吗......雷狮还是有点运动家精神嘛。


「雷狮......」


安迷修欣然握住对方的手,雷狮拉安迷修起身,终于眼神平高。


但是安迷修却看见雷狮一张通红憋笑的脸,他的眼睛瞄向旁边,空出来的手遮着嘴巴,肩膀也是抖动个不停。


「我忍不住了,安迷修,你实在太蠢!」雷狮放掉遮掩嘴巴的手让笑声引爆,男人大喇喇放声大笑,他那对杀意的眼眸褪了下去,眯成两条细缝的眼睛流淌出一点狂喜的眼泪,一个大男人的笑姿却那样夸张,嘴巴张这么大也不怕虫子飞进去吗?


安迷修有些看呆了,但他的身体还记得要对雷狮反抗,他气冲冲甩开雷狮把自己握着很紧的手,对那笑到失态的宿敌大喊。


「可恶!恶党你果然很混蛋!」


最糟糕的句点。


『因为玳瑁队主攻安迷修的头槌失误,雷王队顺利把冠军收入囊中,队长雷狮得到MVP的殊荣,网友更是把安迷修的经典头槌kuso…...』


女主播的播报声更是结束后的拷问,一字一句都像是鞭子落在男人伤口未愈的心上鞭笞,他早就脱下队服换上最常穿的白衬衫,连亚军的庆功宴都没参加溜了出来,一个人跑到酒吧喝闷酒。


他狼狈地趴在高高的吧台坐在高脚椅上,醉意已经七分,脸也是红的和苹果一样,湖绿色的双眼以酒醉为借口混浊,滑铁卢的骑士依然手握着玻璃杯,里面有着澄黄色的威士忌漂浮着大大的一颗浑圆冰块,像是太阳下的海洋漂浮着冰山,安迷修吞了吞口水,不知为何除了失误的懊悔,还常常想起那家伙令人不快的脸。


男子从桌上爬起来又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匡当! 』


杯子落在桌上的声响很大声,冰块碰着玻璃杯发出清脆的音色。


阿,挥之不去。


「酒保小姐,不好意思,我还要再来一杯。」


陪伴孤身一人的安迷修,是在工作中的酒保小姐,身材姣好的酒保小姐穿着男性酒保的衣服有些微的帅气却遮掩不住身体的玲珑有致,她把金葱色的发丝绑成马尾,眼睛是苍蓝色,身高很是高挑,擅长倾听的她正用布擦着杯子听安迷修说话,她明白男子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就算落魄但对于女士还是保留绅士的礼貌风度。


原本,安迷修来到这个国家比赛就很常来这间酒吧,那时是著名球员的他是风云人物,有多少小姐姐围上来和他搭话,现在,失败的安迷修十分尴尬,处处都是庆祝雷王队胜利的球迷,自然也没人搭理自己,方圆十里更是没人敢坐在自己附近。


几家欢乐几家愁,赤裸裸而残酷的两个世界。


「可不要喝多了。」小姐姐又为安迷修倒了一杯酒推到男子脸旁,男子用感谢的眼神看她,女子听到酒吧又有人推开门,风铃响起,酒保小姐旋即吟吟一笑。


安迷修真正需要的人来了。


「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而已。」小姐姐残酷回应安迷修对自己的感谢,急急忙忙转身走到酒吧另一边调酒,毕竟那个男人威胁的视线甚是可怕。


「唉,连小姐姐都走了,呜呜呜。」安迷修流着宽带泪,右边脸颊贴在木制桌面伤心。


此时,眼前出现一个男子穿着皮制西式外套从门口迎面朝自己走来,一身黑的装束介于时尚与摇滚之间,很符合对方狂野的气质,就算这名男人戴着墨镜进行乔装,安迷修也认得他鸦羽般的发色,他没用发蜡,也难得没戴头巾,在昏暗的光芒下墨镜在发光。


好刺眼。


他走过欢乐的人群、踏过乏人问津的座位,径自坐在安迷修左手边的位子。


「我来一杯和这家伙一样的。」


安迷修的脸还在桌上,他的眼瞳微微向上吊,由下至上仰望雷狮的侧颜,他能看到雷狮脖颈的线条,突起的喉结随着男人说话上下移动。


「你来干嘛。」


毫不客气的语气,差点让背过身去拿酒的酒保小姐笑岔了气,她把酒递给了雷狮就速速离开。


「来看一个骑士哭鼻子?」雷狮劈头就是嘲讽,他用五指按住杯缘四周把杯子拿了起来,男子随意地啜饮一口,嗯,还不够烈,这样无法浇熄喉咙的干渴。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安迷修大拍一下桌子,身子坐的直挺挺往雷狮那凑了过去,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脸突然在眼前放大,酒味的炽热吐息喷的自己脸颊发热,平常总爱保持镇定耍帅的安迷修,现在烂醉如泥,一张脸红的使人垂涎欲滴,含水的眼眸发光似地撩人。


雷狮手肘放在桌上,手掌托腮看着火大的安迷修。


「安迷修,你的脾气真差,大姨妈来了?」


「雷......!!」安迷修张大嘴巴正想怒斥却嘎然而止,如果被人知道雷王队的MVP兼队长来到这里,整间店不暴动才奇怪,棕发男子扶额深深叹一口气,他两只手掌贴着桌面,似乎正打算起身,而雷狮左手晃着酒杯看向前方,右手却不偏不倚捉住安迷修的手腕。


紧握。


「你打算去哪里?我酒可还没喝一半呢。」


满满的火药味,安迷修确实半个屁股都从椅子上起身,他被雷狮突然抓住整个人僵了一僵,阿,一定是喝多了,总觉得从手腕处感受到雷狮掌心有一股炙热的电流正传导到自己皮肤,正把自己由外至内烤焦,但又不太抗拒。


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安迷修看着雷狮,想不出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不过对于雷狮这个恶党,安迷修曾经发誓绝不妥协。


「我不要,上次和你在一起被拍到还闹上新闻,准没好事!」


安迷修很是困扰地皱起眉间义正严词,他试图甩开雷狮的手移动到其他座位,就是这种态度把雷狮惹毛,雷狮冷哼了一声,就那么一声,安迷修的心就凉了一大半,紧张的战栗感爬上背脊,骨架、肌肉和心脏都一瞬被他俘虏,又是这种感觉。


男人忆起球场,那场和他对峙的球赛,他无数次卖力射门,在踢球的前一刻,他总会和雷狮四目相接,仿佛凝结的空气、扑面而来的凌厉的风、踢出去的球如果是比那风还快,那雷狮的速度就是闪电,每当回神,自己的足球......

灵魂已经被他紧紧抱在胸膛里,在他厚实的手套里旋转冒烟。


这次不能让他抓住。


这个念头跃上心头,占据脑海,安迷修站了起来想要依靠转身的力量摆脱雷狮的束缚,怎么也没想到,雷狮也同一时间起身,用更大的力量把安迷修往自己身边拉,原本向右转腰的安迷修硬生生向着反方向被拽了回来,雷狮空出来的手拿下墨镜,所以安迷修才刚转过身,就跌进了雷狮深不可测的紫色漩涡里,那里是疯狂的海,自由、占有还有情欲的闪电,连风都可以卷进去。


失了神的安迷修定了格,雷狮抓着了空隙出手,他双手捧着安迷修的双颊霸道地往自己唇上撞,他想要吻安迷修,他一直很想要这样做,安迷修的双唇柔软而滚烫有着烈酒的味道,嫌酒还不够烈的海盗把舌头伸了进去,男人想在对方的口腔留下自己的味道,雷狮把右手的大拇指伸进安迷修嘴角撑大对方的嘴巴按压,安迷修瞪大眼睛看着雷狮如此深情地阖上眼眸吻着一个人。


他挺喜欢雷狮眼角的形状,喜欢他的发色,喜欢他鼻梁的高度,现在近到能够数出他睫毛的数量,所以此刻他又情不自禁喜欢上雷狮睫毛的弯度,他这么深情而专注,在吻的是谁?


是我?


是我。


刚开始安迷修因为雷狮的唇很凉让他酒醒,现在嘴巴早就发麻失去知觉,兴许是雷狮的温度也上升到自己同步,莫名的激动,风吹向了闪电,男人的眼眸开始朦胧而半阖。


而雷狮在此刻安静地睁开眼眸,他的欲望伸出爪子像是要把安迷修整个灵魂全都卷走,看到对方过于疯狂的眼眸,安迷修这才回过神,他双手一推,推开了雷狮,雷狮在离开前咬了他下嘴唇一口,安迷修啧地抱怨,他用手背抹了抹刚从嘴唇冒出的血珠。


警界的红色。


「你疯了!」


「疯的不只有我吧?」雷狮很清楚,安迷修的本质是什么,就算坚持的事物不相同,但是雷狮直觉反应,安迷修是同类。


男人有些遗憾地戴上墨镜,两个大男人站着面对这面。


「你为何要这么做。」安迷修沉下嗓音。


雷狮无所谓地比了一个赞的手势,用大拇指指了指后面的座位区。


「因为那边有狗仔在拍,我想说赏给他们一个好镜头。」


听到这个不可思议的答案,安迷修整个人炸毛,醉意早就被方才的吻带走,此刻的脸红是恼羞成怒,他揪起雷狮的衣领,忍不住抬起右手,握拳。


「雷狮!」


不过拳头却停在雷狮的眼前,安迷修沉下头咬牙。


「我不会打你的,下次,我们用足球分胜负!」


棕发的男人松开了手,雷狮从头到尾都没动,他看着安迷修掏钱放在吧台愤而离去,雷狮跟了上去,尾随在安迷修后面出了酒店。


狭小阴暗的巷弄,只有街灯的亮度随着两人的脚步断断续续照耀两人的脸庞。


「安迷修,走这么急是要去哪?」


「恕我直言,在下去哪关你什么事!」


然而安迷修头也没回。


「比赛刚结束,你一个人乱晃很危险,你知道,这攸关很多人的赌注。」


这次安迷修停下脚步。


他在担心我?


「你快点回酒店吧。」


在阴暗处的安迷修回过了头,雷狮手插口袋站在昏黄的街灯下面看他,他知道雷狮已经收起了那使自己躁动的獠牙。


「谢谢你的劝告,巷子出口就是我住宿的地方,你可以回去了。」


语气也跟着软了下来。


「听说你要退出玳瑁队了?骑士还真是半途而废。」雷狮抬高了下巴忽然挑起不同的话题,尽是嘲弄的笑容。


「我有我自己的考量,埃米他们也变得足够强,在下犯了那种失误有什么脸再和他们在一起!」安迷修说得咬牙切齿,他低下了脸庞,额发遮住他的眼睛,视线只能注视到雷狮在光芒下被拉长的影子,男人紧握的拳头握到指节泛白,他竭力嘶吼过后,才诧异抬头。


为什么要和雷狮说这些。


「那么,要落荒而逃吗?骑士。」雷狮耸耸肩膀。 「还是说,你要来我们队?」


街灯跳电了一秒钟,雷狮的脸暗了一下又发光。


面对明知故问的邀请,安迷修大步流星地朝雷狮走去,他踏进街灯光芒的范围、踩进雷狮的地盘,安迷修和雷狮一起亮了起来,男人手指着雷狮的胸口宣告。


「我不和恶党为非作歹,雷狮你等着瞧。」


雷狮笑着看安迷修,似乎一直都在球门里等待他的球。


等他自投罗网。


「下次,我一定会从你手中拿下一分!」


安迷修转身离去,不知为何心跳的飞快,他快步离开巷子、离开扰乱的缘头,离开雷狮,他来到酒店坐上电梯,有些庆幸雷狮并没有追过来,不然自己可能会撑不住。


撑不住?


男人纳闷地摸摸胸口,不知道自己在放心什么。


电梯来到五楼,自己房间的楼层,他房间门口有一蓝一红等他。


「安迷修!你这个大混蛋去哪里了!还全身酒气!」


「艾......比小姐!」


安迷修遭到娇小女孩红色呆毛的凌厉攻势只能不停向后退。


「艾比小姐妳怎么哭了?」弄哭女孩可是滔天大罪,这下安迷修脸比白衬衫还要惨白。


「因为安迷修没参加庆功宴,又有传言说你要退出球队,老姐她担心个半死......」


「衰仔!没人叫你多嘴!」


「阿,好痛! 」


安迷修笑笑,他忙着调停姐弟的纷争,忽然有些念头闪过脑海。


雷狮......他是为了这个才叫自己回酒店的吗?


安迷修看着呆毛姐弟,被姐弟俩一人拉着一边的手催促准备前往庆功宴。


对了,那家伙,不是应该在雷王队的庆功宴,怎么有空来找自己呢?


安迷修愣了一下,他用舌头舔舐下嘴唇正在结痂的伤。


好像有雷狮的味道。


疯狂却又不讨厌。


他无数次回想起球场,最后雷狮拉自己起身,那笑得露出虎牙的灿烂模样......

明明是最糟糕的结果,但却还不坏。


好像只要有雷狮在,眼睛就会发痛。


心脏也是。


雷狮在目送安迷修抵达酒店后便拨打了电话。


「卡米尔,谢谢你们帮我撑场,你可以脱身来接我吗?」


男人想着安迷修轻笑一声挂掉电话。


他倚在墙上回忆起刚抵达这里的第一天,赛季还没开始的时候。


「听说这次那个流浪的骑士会参战。」帕洛斯和佩利边走边闲谈。


「谁?他强吗?」


「据说他专门帮助弱小的队伍,这次终于搞到国籍进入玳瑁队呢,如果他们晋级的话会遇上呗,老大,你对那个安迷修怎么想?老大?」


「大哥对那些没有兴趣。」卡米尔看雷狮没反应就帮忙终止了这个对话。


雷狮正穿着雷王队的运动服走在队伍最前端,在机场受到众人瞩目,他拉着一个行李箱行走在偌大、高挑很高、洁白的国际机场,一个冷色调的世界,踢足球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手段,一个可以满足自己疯狂的舞台。


但却不能全然放手去做,他有雷王队的包袱,他有想守护的伙伴,现在的自己是雷狮又不是雷狮,他必须强大,否则只会被人踩扁。


男人自信又有些乏味地走在队伍前端,世界很安静,脚步声也好、欢呼声也好都离自己很远很远。


「大哥,你的参赛证什么时候掉了?」


弟弟卡米尔拍了他的肩膀,雷狮才回过神,发现自己挂在脖子上的证件夹破了一个口,参赛证不知从什么时候落下了,要找回来也是麻烦。


「不打紧,再补办就好。」


雷狮不在意,他不是会为这点小事就牵动情绪的人,他们的队伍继续走。


但却有个声音毫无征兆、打破障壁传进雷狮的耳里,穿透鼓膜直接打响在心里回荡,那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清澈如晴天海洋的嗓音,一瞬就吸引住了雷狮。


「先生......先生......」那个人似乎在找着谁,往这边越靠越近。


「雷狮!」


这声叫喊使雷狮整个人都醒了过来,包括被自己亲手关起来、埋在深处的,灵魂的一部分。


一个棕发的男人按住自己的右边肩膀,他的笑容很澄净,他弯起湖水绿的眼眸笑,那里送来了春风,微凉又微温的风,拂进雷狮的世界,吹过他身侧,接着滑过他的指间又消失不见。


「不好意思,忽然叫你的名字,我捡到了你的参赛证。」


男人把参赛证塞进了雷狮手掌心,雷狮下意识缩起手指,然后看向对方脖子挂的参赛证。


『安迷修』


这三个字使雷狮瞳孔骤然紧缩。


尝过风滋味的贪婪海盗,发誓会把那风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呵,雷狮自嘲勾起嘴角。


在你还没叫我恶党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你射门得分了。


卡米尔骑着重机赶到,雷狮接过全罩式安全帽戴上。


在别人无法看见的地方,雷狮叹了一口气,极为轻微。


安迷修,对于你,我守也守不住。


那天夜晚,加版印出、即时上线的爆炸性八卦新闻如旋风般席捲全球,秒速覆盖安迷修的头槌失误。


『雷狮和安迷修深夜酒店密会,激情热吻,据酒保小姐供称两人关系匪浅。 』


-end-

是互相有好感,但雷狮付出行动比较多的故事,标题的意思是,一开始雷狮就被安迷修所俘虏,早就被射门得分,而安迷修则是慢慢迷上雷狮。

雷狮做了什么呢?

他用激将法鼓励安迷修、默默保护安迷修的人身安全、拐着彎让安迷修回去他的同伴身边,还用一个奇妙的法子去覆盖令安迷修心烦的新闻,不过也许安迷修会更心烦(笑)。

关于头槌的事我对安迷修很抱歉,但是我想到那个画面就一直笑。

这是闪电守门员与疾风射手的恋爱故事,谢谢你的观看,給我點感想我會很開心。

其他雷安创作:【雷安】今天开始同居吧


评论(11)

热度(59)

  1. 佳佳兒佳佳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佳佳佳佳佳
    移到子博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