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裘玛】脸皮之下

依然 @跳坑溺斃悠 的生贺!

是悠悠喜欢的cp,为悠悠卷袖子产粮。

D5的小丑裘克x空军玛尔塔,有研究游戏的背景设定。

两个十二点、两个礼物,悠悠惊不惊喜呀?

【脸皮之下】

裘克先生和往常一样擦亮他的火箭筒顶着一张笑脸,执行让求生者升天的任务。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一位小姐姐注视着,记得她的名字好像是玛尔塔吧?总是穿着空军制服,虽是一位女性却战斗力惊人,手上总握着一把信号枪虎视眈眈地想射爆我们监管着的头,翻窗的能力很快,总是跑来窜去、一付乐不可支享受刺激的模样。

真是让人无法理解、又伤透脑筋的大小姐。

裘克只觉得自己的脸好像要被她看穿一个洞,是什么样的机缘使自己成为玛尔塔小姐想溜的目标?

现下求生者只剩下一个人,其他的人都从大门逃之夭夭了,裘克先生表示他今天只想做一个佛系小丑,但这位玛尔塔小姐却昂着头直挺挺站在板板的面前,甩着她的金棕色马尾在自己面前绕圈圈,真是一位想找人玩鬼抓人的淘气小女孩。

裘克扭了扭脖子回忆,好像是从自己玩起杀三放一,以前曾把她放在地窖一次之后,事情才开始变的大条。

那么,是时候只好让这小女孩吃点苦头了。

他得让她明白她找错对象。

我小丑可是这庄园的元老,把人丢上椅飞天的人数可比大小姐吃过的米粒还多!

不出所料,一阵追逐,裘克成功抓着她绑上气球,他们走在红教堂的地毯上,大门和刷新的地窖都离得很近,裘克先生在犹豫要不要放她走。

玛尔塔被绑着气球浮在半空中拼命游泳挣扎,大剌剌的模样也不怕内裤曝光。

「我说,我放妳下来妳不会开枪射我吧?」

裘克知道这个幸运的玛尔塔小姐自刚刚救人射过自己的脸后,她在箱子里又摸到了一把枪拿在手上。

开枪打小丑的脸,似乎是玛尔塔小姐近日的新兴趣。

「你可以别放我下来,我想要在气球上多待一会儿。」

「我知道这庄园的求生者都有毛病,但没想到玛尔塔小姐你的毛病还挺大的。」

「为什么?能绑上气球在空中飞、能被鬼追、还可以开枪射鬼!这些好玩的在外面可玩不到啊!」玛尔塔大声为自己辩白。 「像是小时候的奇幻世界一样呀!」

小时候的奇幻世界。

玛尔塔的奇幻世界只存在在脑海中,她出身在军人世家,世世代代都是军人,不过军职最初和玛尔塔无缘,女性在那个时代的价值就是嫁做人妇,小时候玛尔塔如掌上明珠被锁在森严的家里,她曾穿着一般小女孩的蓬蓬裙、金黄的卷发及腰,手抱娃娃,住在轻飘飘粉色气息的房间里。

在那里,她当个知礼数的好女孩只能幻想着外面的世界,包括没能去成的游乐园与马戏团,她只知道这世上存在着一种职业叫做小丑,他们发送气球、发送快乐。

听说脸是画上去的。

永远的笑脸。

当她听到的时候,小小的玛尔塔和小丑产生共鸣。

因为和自己真的像。

---永远只能当笑容得体的女孩。

但是这些都无法抑制住女孩天生在血液里流淌的疯狂,少女的玛尔塔开始不听家训、成为口耳相传叛逆又任性的女孩,她是那世代女性主义兴起的先锋,拿走束腰、脱掉蓬蓬裙,换上笔挺军服,手拿手枪,以一身精湛的体术和枪法走上战场。

刺激的战场是玛尔塔向往的游乐场,至少在享受心惊胆战时,玛尔塔才有活着的真实感,不过玛尔塔并不能笑容迎人,她不被允许笑,她必须板起军人肃穆的脸孔,立正、稍息、敬礼,威严才是必需的,这才能让一个女人踩在一堆男人的头上指挥整个空军部队。

每个人都需要面具、每个人都需要画脸。

在这个荒诞的世界,脸是人的防护罩,但同时也是牢笼,锁住了最真实的心。

玛尔塔身在空中、身在最喜欢的战场。

心却不曾展翅高飞。

反而是这里,这个庄园给了玛尔塔想要的。

然而她却在此地遇到了一位善良的小丑先生,小丑先生就如同过去的自己,依然戴着笑容的面皮,这也勾起玛尔塔浓厚的兴趣。

而裘克先生此时果不其然心软地放她下来,玛尔塔不假思索给了小丑先生脸上一枪。

终究,现在还是没能看到裘克先生真实的脸。

玛尔塔开始跑,她以前总追击别人,她喜欢像现在这样享受被人追击的风。

当她又被裘克先生绑起来,第二次被放在地窖口的时候,裘克先生被她折腾的不耐烦。

「妳为什么总要打我的脸,还一直针对我。」

玛尔塔只是笑笑,那顽皮的笑容差点没让裘克先生脑充血使用一刀斩。

「因为我好奇裘克先生那脸皮底下是什么嘛!」

裘克默不作声,脸上的笑容是他毕生的向往也是毕生的罪孽。

因为忌妒,没办法笑、受尽欺侮的裘克羡慕受欢迎爱笑的小丑,将他杀了,脸剥下来缝在自己脸上......

终于,他成了合格的小丑,能笑。

回忆起颠沛流离的日子,他觉得这个大小姐真是什么也不懂。

「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张很丑的哭脸,妳会失望的。」裘克先生的语气下沉,他朝自己的手心吹了一口气,吹了一颗气球送给玛尔塔。

「算我求妳了,别再捉弄我了。」

他知道玛尔塔喜欢气球。

玛尔塔接过气球,想着从前儿时的幻想。

「就算是哭脸也无所谓吧。」玛尔塔接过绑着气球的绳子耸耸肩。 「你不是希望我开心吗?作为小丑那样就足够了。」

玛尔塔面向地窖,回头给了裘克一个笑容。

不知天高地厚又开朗的大小姐,眯起眼笑着和他道谢。

「谢谢你!我很开心!」玛尔塔手持红色气球纵身往地窖一跳,还隐隐能从地窖洞里传来玛尔塔的声音,伴随着风的回音。

『下次我还会拿枪射你的脸喔! 』

裘克先生不知道是不是被大小姐的笑容传染了,他的肩膀微微抖动。

他有些后悔脸上缝的面皮无法拆下来,他有感觉。

久违、久违地......

在脸皮之下。

自己应该是笑了。

-end-

爱悠悠喔!生日快乐呀!天使悠悠:)

能遇見妳真是太好了!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