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瑞金】觅光之旅04~06 (end)

是四~六章,我的部分就先到这里告个段落,战斗完甜甜的!

白白生賀 @海鲜白 的废土世界冒险。一、二章连结三章连结,图片连结  

世界的北方发生了一场大地震,星球元力失控,在光芒下,除了植物之外的人类和动物都变成了发光的奇幻生物,这里是被世界遗弃的『光域』,而金捡到一只发光小鸟,为了把鸟送回光域,金和格瑞踏上旅途,是一个生死冒险、拯救世界的爱情故事。


【The Journey of Light觅光之旅】


第四章:蚌与小不点The Mussel and the Little Guy


少年们拿起武器,眼前是不能输的敌人。


然而他们却屈居劣势,因为金和格瑞不了解眼前的光猴,也不了解这片「光域」。


「啾!啾!啾!」金肩膀上的小鸟飞扬扯着喉咙大叫,光猴用爪子挥击小鸟,小鸟灵活地闪避,金抬头仰望小啾,不知怎么的,能够领会它的意思。


「格瑞,它让我们往后跑。」


格瑞实在不想再让金更深入光域,不过眼前的态势实在无法选择。


「走!」


少年们转头疾奔,此时却从破碎的建筑物体中冒出无数个手掌大小的小圆光球,定神一看,它们有短短的小脚掌,和两只小小的手,还有长长的耳朵,圆滚滚的。


「哇,好可爱!这是什么?」金面对新的生物群展现满满的好奇心。「兔子?小兔球?」


不过格瑞的脸色可就非常难看,生物群中群居的小型动物非常棘手,特别是如果它们反应敏捷又团队合作,纵使一只的杀伤力很小,一整群的杀伤力也会十分可观。


后面有猴子,前方又有奇怪的生物群。


该死,被包围了。


此时,兔球中间跳出一只最小的小兔球,只有金的掌心大,小兔球在金的面前蹦蹦跳跳,格瑞很担心这个小家伙会不会是炸弹,如果是炸弹看他不把一刀给金挥走。


不过小兔球跳了几下就转身向前跳。


「瑞,它叫我们和它们一起逃,它们真是个好人,阿不,是好球!」金像是放松了神经,他被这群小家伙给逗的和颜悦色。


「金,你为什么听得懂它们说的话?」格瑞既诧异又紧张。


「欸!」被格瑞这么一说,金也无比惊讶。「不知道,自然而然?」金搔搔脸蛋,自己也弄不明白。


此时小啾飞了回来,它和光猴周旋受了点伤,躯体又变得更小。


「小啾!」金很是心疼把小鸟捧在手掌心,后面传来了巨猴的脚步声还有它一路踩碎废墟的声响。


由小兔球们领路,金他们继续往森林的深处跑,格瑞和金轮流攻击巨猴拖延时间。


离开昔日人群居住之地,他们跑到了郊外,在一片绿意之中有一个小小的山洞,小兔球们一个一个蹦蹦地跳下去,小啾也振振翅膀飞了进去,格瑞要金先趴着进去,他跟在队伍的最后面,里面的空间很大,是钟乳岩洞,看来也是昔人们使用的地下水道。


就当格瑞成功落地于水道旁的岩地上,猴子的巨爪只有一部分能深入小小的洞中,它懊恼地大声吼叫,爪子刮着山洞口却毫无办法,大家仰头看头上的洞,直到猴子终于离开没有动静才终于大大松了口气。


金谢谢兔球们,其中体型最小的那只还跳到金的手掌上蹭手指撒娇,似乎是很喜欢金,金将它取名为小不点,不过金身旁的大只和小只可就吃味了,格瑞说不要浪费时间赶紧想办法回到地面上,而小啾则是默默生闷气,一面啄着河中发光的小蝌蚪回复身体。


小不点跳到地上继续为金和格瑞领路,一个转弯,一个大大发光的蚌壳停在水边,发光的小家伙们一个个跳到蚌壳顶上,蚌打开壳,金坐了进去也拉着格瑞的手臂,拉固执又谨慎的少年进来。


坐在柔软而不黏湿的蚌肉上,金和格瑞背对着背一起察看后面与前面的情势,安静的蚌默默游动帮助他们渡河,现在少年们贴着彼此的背,他们凝听着对方的心跳和呼吸,终于有机会好好欣赏这个地下的水世界。


白色带着些泛黄的钟乳岩洞,石笋和石柱交叠好不壮丽,禁不住诱惑的金摸了摸离蚌很近的岩石表面,那触感细致而滑顺,偶尔能听见水滴从头顶往下落,潺潺流水清澈见底,这里有些发光的小动物,水面下有贝类和蝌蚪,水面上有萤火虫,那点点流光把流水和岩洞映照成柔和的颜色。


「好美阿。」金把头仰在格瑞的背上,无意识蹭了蹭。


「别睡着了。」


格瑞想着,金从进来光域就越来越奇怪,最先遇到的大蛇,还有这些发光生物们都与金亲近,就像是特地安排好了一样。


为什么是金?


为什么是金捡到那只鸟?


方才猎人变成青蛙的情景依然如拔不去的针贴在格瑞脑海里。


少年不禁回忆起自己的村落被群狼所灭,他撑着受伤的身子来到登格鲁村而昏厥,等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在金的床上被全身缠满绷带,不知为什么有种绝望和无力的感受蚕食心壁,活下去还没活下去根本没什么差别,但那个小男孩,金,却因为自己睁开眼睛而喜极而泣,边笑边哭,感动的一蹋糊涂。


耀眼的一蹋糊涂。


刚复原的时候他还是个使刀、闭口不语的男孩,一日出外采矿有大犬袭击自己和金,格瑞把大犬杀死了,手法过于激烈,死状甚惨,而格瑞也满身是血。


但小男孩却不怕脏污地环抱住格瑞。


像是在分担格瑞的惊愕与无助,他察觉到格瑞的自我厌恶。


『没问题的喔! 』小小的金暖呼呼的,笑的如同暖阳。


『无论格瑞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格瑞! 』


金此刻阖着眼睛正清唱登格鲁族的歌谣,欢乐又动人的曲调,小鸟因歌起舞、小兔球在蚌顶上蹦跳,歌声衬着美景,被遗弃的世界染上少年充满活力的金黄。


曾经遗弃自己的格瑞闭上眼,默默下定决心。


不论金变成什么样子。


他都要保护金。


因为他一辈子都喜欢金。


-tbc-


第五章请求与杀意The Request and Kill Intention



出了地底是小兔球的栖息地,他们与蚌道谢用另外一个出口爬到地面上,来到一个红土盆地,这里有一些草丛和许许多多的洞是小兔球的家,不过也散落着一些一到两层楼人类居住的小房子,金揪住格瑞斗篷的一角。


银发少年明白金想到了什么。


也许这些小兔球原本是这边郊区的住民。


大概是生前的热心肠,许多小兔球跳出小洞欢迎着金和格瑞,成群的小光球们把金扑倒在地,堆在金的头顶、肩膀、小腹,堆成了小兔球之山和金撒娇,而小不点跳上金的胸膛,虽然它没有眼睛,但是金明白小不点正在看他。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帽子有耳朵就以为我是同类啦?」金无奈地笑笑,他转头看向一只也没有的格瑞尴尬地笑。


「要不,我分给格瑞几只?」


而格瑞黑着脸。


「不需要。」


金以为格瑞吃自己的醋。


「我也不知道它们总过来我这里嘛!」金鼓着脸颊,湛蓝的眼睛水汪汪的。


「才不是,你少乱想。」格瑞转头回避,金的眼瞳溜溜转了一圈,越来越喜悦,金一时之间忘了身体上的小兔球爬了起来,小兔子呀呀地唧唧叫,掉了几只,而金正往格瑞的胸膛扑过去。


「放心!我最喜欢的人是格瑞!」


然而少年还是扑了个空,格瑞一个后退巧妙闪避。


「为什么又要躲开啦!」金很生气地闹脾气,灿烂如阳的氛围飘起了毛毛雨,小兔球们也鼓起肚子和金一起生气。


怕被你抱住,会放不开手,这种事怎么能告诉你。


格瑞叹了口气。


「别闹,我们赶快出光域......」


简直就像被某人要操弄一般,就在这个节骨眼,有其他洞里的小兔球朝他们奔来似乎在求救。


「格瑞不好了!有动物正在弄坏它们的家,我们去帮它们!」金慌慌张张地正要出发,但自知理亏的少年眼神闪烁,不敢看格瑞的眼睛。


「干扰这里的弱肉强食很不好吧?」


金看着地上。


「它们说是很强的动物吗?」


金眼神一亮觉得出现希望,赶忙问着小不点。


「他们说不是!而且只有一只!」


「那你赶快去去就回,我和......」格瑞抓住在金身边的金色小鸟。 「我和小啾在这里等你,等一下一定要和我回去。」


金似乎有些惊讶格瑞不和自己一起前往,胸口竟出现异样的刺痛。


「我还要处理一下烈斩刀锋的裂口,你不行的话就用包里的信号弹,我会立刻赶过去。」格瑞说明原委,给予金一个信任的目光。


「你行吧?」


被信任的兴奋感无疑给金大大的鼓励,这是少年一直渴求的。


和格瑞一样强,和格瑞一起解决困难。


「交给我吧!」少年眼神发光拍拍胸脯就跟着兔球跑走,少年边跑边觉得有一股不协调感。


对了,这是格瑞第一次叫小啾的名字,也是,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格瑞和小啾的感情可能变好了吧?


当金还在喜孜孜的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格瑞正拿着刀锋无损的烈斩指着他心爱的小小朋友。


「终于有机会和你独处了,怪物。」格瑞完全散发出威吓的杀气,恨不得现在立刻抹去这只小鸟的存在,是的,一切的不对劲都是从金捡到这只小鸟开始的,就像是指引者一样,把金带来了光域。


「为什么是金?」格瑞咬牙。


他的语气里有着坚定,银发少年和地上的金色小雀对峙。


「我要你消失在金的身边。」


杀了你。


-tbc-


第六章飞天之狼、驯鹿与吻The Fly Wolf 、the Deer and a Kiss


最小的兔球小不点坐在金的肩膀上,而其他只兔球则在地上用跳的,金暾在大石头后面观看兔球们小手手所指的地方。


有一只小光猴正在把爪子伸进洞里抓起小兔球吸光来吃,金看到了大惊失色,急忙射了几支箭在小光猴四周,小光猴吓了一跳蹦地跳起来跑掉。


小兔球们见到此情此景都冲上前去网金身上跳欢呼,金原本很害羞地接受小兔球的吹捧,却忽然变了脸色,他把食指放在唇前。


「嘘。」


大地不断震动,有猛兽疾跑的声音。


「你们待在这不要动。」金一个人走出去,他取出绑在腰上皮革套的短佩刀在右手,左手架着十字弓,熟悉的身影从盆地的高处陆续出现了。


是那只巨猴和其他猴子。


猴子之王与猴群,小猴子被其中一只猴子抱在怀里似乎洋洋得意。


真是个臭小鬼,居然敢通风报信。


这下麻烦大了。


金先把刀咬在嘴里,从包里扔出了手制烟雾弹,瞬间白烟弥漫,金躲在视线死角使出箭雨,在依靠敏捷的动作借着烟幕挤进猴群,他先砍断两只猴子的腿让他们丧失行动能力,金被其中一只猴子抓到了帽子,金一脚踢在猴子脸上,给它的身体吃了两箭,无奈烟幕散去,对金怀恨许久的猴子王早就锁定金,一爪子击向金的腹部,金用手臂缩起防御,无奈还是被打飞出去,幸好金骨骼清奇毫发未损,不过看起来战势还是很不妙,此时小不点冒着生命危险抱着信号弹跑在金旁边。


看来是它擅作主张从包里翻出了信号弹,小不点短短的手光拿着长长的信号弹很吃力,它晃着它的长耳朵不断摇晃,似乎是在告诉金。


叫那个银色头发、面无表情的人来帮忙吧!


金活动一下筋骨拿起了信号弹很是犹豫。


如果,不点燃的话,格瑞一定以后更放不下我了。


这里,不是逞强的时候。


我和格瑞,谁也不应该逞强。


因为我们拥有彼此


金果断引燃信号弹。


「咻---碰」一抹炸药由低而上窜升,炸成了一抹黄色烟火。


猴群惧怕金突然的举动向后退了几步,金拿着刀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用手背抹去嘴角旁的脏污。


少年的眼神自信而明亮,金自信一笑。


「那我就撑到格瑞来为止。」


格瑞正在和小啾对峙,小啾为了躲避格瑞凌厉的攻击,它又吃了几只青蛙,小啾从小雀变成鹦鹉,又变成如小狗一样大有翅膀的马型独角兽,面对格瑞穷追不舍致命性的刀法,小啾也使用凌厉的角还击,每一次冲撞都刺向格瑞的太阳穴、喉咙和心脏。


在激烈的对决之中,格瑞和小啾都同时出现了破绽,但他们谁也没因为这个破绽就攻击对方。


因为,金的信号弹在空中施放,格瑞和小啾同时停下动作,放下烈斩、低下头上的角。


格瑞难得失去冷静慌张地扶额,让金独自一个人去果然是错误的决定吗?


面对发光的生物,格瑞觉得仍然束手无策,它们会相互吸食光芒再生,怎么杀也杀不死。


除非......


「喂!」格瑞的烈斩插进土里猛力一挥,成堆的发光小青蛙飞了起来。 「怪物,你还能变大吧,那就吃吧。」


然后格瑞仰头看着变大的小啾。


「真不愧是你,我刚开始就看你不顺眼。」


金有些艰难地逃窜一面又放倒了两只猴子,他的策略是用小刀攻击猴子的腿部,让其行动力受限,又不足以致死让其他同伴吸食光芒变大。


一个人对付猴群实在负担太大,有些猴子把目标放在小兔球上,金大声令下,要求小兔球都回到洞里,但还是有些猴子试图挖掘小洞,拽出小兔球而吃掉,而金却无力拯救它们,这令善良的少年心乱如麻,此时猴子王再度向金攻击,这次它投掷石块,金轻巧在扬起的尘烟中闪避,却听到小不点在后面「唧唧」的叫声,金抬头一瞧,所有的猴子都站上了高处,金没有任何躲避物,猴子们的手中都拿起了石块,包括小猴子。


这下,惨了。


金挂着黑线,一时之间脑袋一片空白。


此时却狂风大作,有什么庞然巨物在空中遮住了太阳。


「金!」


金永远也忘不了那冲击性的画面,格瑞手抓着一个动物的脚悬挂在空中,那是一只会发光的、仿佛和一颗太阳一样大的光狼,它的头上有一支锐利的长角,背上有金色的羽翼,金记得它翅膀的形状,那是小啾的翅膀。


更令金不可思议的是,格瑞居然正在搭乘他此生最厌恶无比的狼。


「金!抓住我的手!」


逆着光芒,格瑞正在向自己伸出手。


仿佛是作梦一样的光景。


能够不用呼吸、不用氧气的传送,心脏就能够维持跳动。


大力的鼓动。


耳膜都快冲破,这是活着的真实感。


胸中的心情就在那一刻急速长大而茁壮,结成了即将绽放的花蕾,少年是反射性地向格瑞伸出手,就在指尖接触的那一瞬间,金才忽然犹豫。


「等等,要是我现在逃了,小不点它们怎么办?」


小不点为自己岭路逃离追击、带着他们乘坐蚌壳遨游地下的水世界,方才又给自己带来了信号弹。


那个小不点,浑圆可爱,总晃着耳朵会蹭着它的手指撒娇,善良的生物。


不管它是什么,是怪物,还是死去人类的灵魂。


金都不在意,少年希望它们活下来。


但此时小不点却大力跃起,它重击金的腰部示意金快离开,在金往前倾倒的瞬间,格瑞抓住了金的手不再放开。


「小不点!」金眼角泛泪大喊,此时金已经在空中。


而小不点正在往前跳跃,娇小的体型闪过猴子群的石块,猴子似乎因为直觉反射性不想攻击比自己强大的巨狼都锁定兔球攻击,不过小不点不再害怕,它勇往直前朝着猴子王冲去,它跳了起来急速旋转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炸弹,贯穿巨猴的胸膛,光芒从猴子胸前的大洞喷涌而出,而身在其中的小不点把这些光芒吸食殆尽。


巨猴消失了,小不点的身体逐渐长大,它小小的手与短短的腿变成健壮的四只脚,而圆滚滚的身躯变成长形的流线躯体,它头上的两对耳朵,也许一开始就不是兔耳,它们伸长、分支,如同植物一般生长成一对壮丽而美丽的鹿角,就像蓊郁的大树般,闪闪发光、神圣而动人。


让人窒息的美。


浑身发光的鹿抬起了头像是在目送金。


金感受的到小不点在微笑。


它正在说。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我的家人这次由我自己守护。 』


眨了眨眼睛,金的睫毛抖掉泪珠,金绽放起笑容大喊。


「我们还要再见喔!」


小啾出乎格瑞的预料急速飞离光域,最后小啾变得越来越小,格瑞和金跌落在光域外的郊区,格瑞当金的肉盾环抱住金。


累坏的两人就地取材在郊外野营,搭起简易的帐篷。


金在准备伙食的时候,格瑞翻出自己的笔记本列点记录下今天种种的事迹,包括发光生物的进食方式,光蛇、小啾的型态变化、猴子、小兔球和河蚌,谨慎的少年还画了简易的地图记载了盗猎者的事。


格瑞也写下了内心还未解开的疑问。


+金进入光域逐渐能和发光生物沟通


+大蛇的头朝向北方


+盗猎者变成了发光生物,原因尚未明朗


+金捡到到的鸟怪吸食光芒无法维持形体,感觉若有所指引导金往北方走,但最后却把他们送回光域外面


格瑞阖上笔记本,围着篝火,少年们脱下外层的大衣,里面穿着的是无袖的背心,他们挨着肩膀吃着水煮的野菜和挖来的地瓜,而小啾已经回到笼子里正在沉睡。


吃饱饭后,金和格瑞两人把大衣和斗篷当作棉被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今天历经生死的奇幻冒险无疑让两人的心更加靠近。


「格瑞,小不点最后不知有没有赢呢。」


「它可以的。」格瑞想让金开心,而金想起了废墟中破碎的相框。


「搞不好它曾经是人类小孩呢。」


「是啊。」


「格瑞。」金转过身,侧着脸颊看着格瑞。 「虽然我觉得你会生气,但我觉得我好像有办法能解开光域的谜团。」


其实不用说,格瑞也隐隐察觉到。


金,终究是特别的,而他的冒险还没结束。


「我知道,你别一个人硬闯。」


所以,自己的冒险也是。


格瑞翻过身,把头背过金,不想让金看清自己的表情。


「格瑞想睡了吗?」金柔声的说。 「那我先来守夜,你先睡会儿,等等交换。」


格瑞默不作声,银发少年今天思考太多,已经太过疲累,在金的守望下他进入了梦乡,银发少年不知道,他一睡着,金就换了位子坐在能够凝视他睡脸的所在,在晴朗的月夜下,有星星和月光把格瑞的面容照耀得很是清晰。


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格瑞。


甚至不惜冒险或是碰触自己讨厌的事物。


这份心情究竟怎么回事,在金尚且年幼的时候他喜欢与最亲的姊姊亲吻,因此在儿时,他也会去亲吻格瑞,但却次次被格瑞拒绝或阻挡,然后金逐渐明白,长大之后,亲亲游戏在两个男孩之间是非常奇怪的。


也许是历经白天那打破价值观的大冒险,或是这份心动的情愫再也遏止不住。


金一直依靠直觉行事。


他弯下了腰,将双唇贴上格瑞微凉的唇瓣。


满足而甜蜜的感受,令情窦初开的少年红了脸庞。


格瑞正在作梦,梦见他和金还在登格鲁村,自己阻止他前来光域的那个夜晚,他恳求金不要去,并低头强吻了金。


对他们而言,一个是梦中的吻、一个是真实的吻。


月光正逐渐被乌云遮住。


就和冒险的谜团尚未知晓一般。


少年们也还未察觉,他们都深深爱上了彼此。


-end-

世界观很宏大,我就写到这里,把白白的设定变成一些伏笔融进去,增加了一些生物剧情和格瑞的设定,最后希望白白和大家喜欢!

瑞金真好,可以有机会写他们信赖彼此的战斗与美丽的爱恋让我很满足,如果白白看得开心,有机会会继续帮忙你的,祝你天天快乐:)

瑞金的创作小目录(甘巴爹更新中~)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