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瑞金】觅光之旅03 (情侣档打怪动作戏)

白白 @海鲜白 的废土世界冒险。一、二章连结,白白图片连结:  

本章是瑞金情侣档的打怪动作戏。

綱要:这个世界的北方发生了一场大地震,星球元力失控,在光芒下,除了植物之外的人类和动物都变成了发光的奇幻生物,这里是被世界遗弃的『光域』,而金捡到一只发光小鸟,为了把鸟送回光域,金和格瑞踏上旅途,是一个生死冒险、拯救世界的爱情故事


第三章:偷猎者与猴子The Poacher and monkeys


格瑞研判枪声应是人类使用的铅弹,金匆忙跟着小啾指引的方向跑,他们跑上一个山坡地,这里沿途都是过去城邦里的人留下的美丽街景,虽然破碎,但歪斜的梁柱与掉在地板碎裂的雕花,都还残留人们恬静而柔和的温度,眼前是一个峭壁,幸好人们留下的螺旋楼梯只坏去一半,金毫无犹豫踩上了楼梯跑上简陋的瞭望台,小啾在瞭望台上盘旋鸣叫好像在催促着金。


有些木制台阶早已腐朽,一个不小心,金的靴子陷进木板里,少年晃了一晃身子差点摔下去。


「小心。」跟在身后的格瑞抓紧金的上手臂。


「谢谢你啦!格瑞!」金踩稳了身子对着格瑞笑,格瑞转过了头回避金的笑容,银发少年走在金的前面,斗篷飞扬。


「好好跟在我身后。」格瑞拿起了大刀。


「格瑞......」金的瞳孔印着格瑞的背影,少年说不出话,他低头想起了格瑞是多么的厌恶野兽,因为他的村庄就是被野狼肆虐催毁殆尽,格瑞他失去了他的家人。


金的脑里浮现自己最爱的姐姐。


但是即便如此,格瑞他还是陪自己来到这里。


内心开始酸楚又撩起蜂蜜般的香甜,金搞不懂在胸口不断生长的心情是什么,只能先搁置在一边继续向前走。


「看到了,北45方向。」格瑞率先来到高处,他一眼就发现枪声的所在,在峭壁上的倒塌大楼,有一个人影正在被一群猛兽袭击,他眯起眼眸凝视,疑似是猎人的男子身旁有着断裂的猎枪。


「是猴子!」金屈身向前按着格瑞右边的肩膀,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就绪,这是他们的默契,他们是在登格鲁村采矿的好搭档,早已擅长和猛兽们打野外游击战。


金说的没错,有一名受伤的猎人背着猎抢正跪坐在地向眼前的三只猛兽求饶,那是一种发光的长臂猴,猴子的身高有两个成人高,它们张开血盆大口,里面有满满尖牙。


「它们是想吃掉他吗?」金压低音量,用气音和格瑞对话,那名猎人的脸流满鲜血,额头上有个巨大的伤口不是咬痕,像是被某种硬物撞击,满脸落腮胡的男子腹部的衣服有几道血痕,衣服的表面被抓破,男子激动地在地上哭嚎,情况岌岌可危。


对比起来,少年们实在过于冷静。


「看起来不像。」在格瑞回答金的时候,金从后背包里拿出了常用的十字弓,他正眯着一边的眼睛单眼进行瞄准。


「攻击目测是投掷与爪击。」格瑞继续分析。


「瞄的到,三只最中间那头。」


「等等往山坡地上跳。」


「收到。」


金的十字弓是姐姐秋为弟弟所精心改良,一次可以放出三支箭,而金的每一支箭都是他亲手用树枝与藤蔓细削而成,不仅行驶于气流中快如疾风,它甚至能插入铁制盔甲的表面,金把弓弦拉满,放手。


近乎无声,悄然无息。


随着少年手中的利箭放出,


下一秒,三只猴子中间的那只,果如金所言,它的脑袋被刺破了三个洞,三支箭穿透过去插在地上,但眼前此景与金和格瑞的生活经历不同,猴子并未流血,而是从破洞之处飘散出点点光粒,猴子似乎缩小了一些却并未倒下,受到惊扰的猴群全都转向金和格瑞所在的方向,金放箭结束即刻翻越瞭望台,依格瑞所指是跳跃在一旁的山坡地上,并用瓦砾堆掩藏自己的踪迹。


转瞬,被攻击的猴子就跳了起来,它的大腿发达而有力,才跳几步,就跳得好几尺高跳到瞭望台上正上方,猴子挥动它的长臂,尖长的爪子往格瑞抓去,银发少年挥动他的大刀烈斩,宽阔的刀面稳当挡住这一击,格瑞蹲着马步平稳重心,靴子向后滑行了几公分停下,男人的紫色眼眸闪现流光,调整手腕的角度开始移动大刀,猴子的爪子和烈斩擦出剧烈火花,但令人瞠目的是,比起这怪物的蛮力竟是格瑞使剑的技巧更占上风。


『匡当! 』


格瑞向右挥击向上,光猴吃痛缩回了爪子,就在这个瞬间巨猴露出了破绽。


在这个世界,只要露出破绽就足以致命。


而少年已经经历太多。


一个箭步屈身向前,烈斩劈头就往光猴的躯干砍去,猴子的上半身被砍掉化作诸多光点飞散,在光点后面腾空跳起的是是另外两只巨猴,它们抬高手臂,爪子都抓着一颗大石奋力向格瑞投掷,眼看就要往格瑞头上砸过去。


是的,要说破绽,就是现在还来不及回防的格瑞。


但是格瑞不同,他有金。


『咻---啪! 』


两支箭矢自山坡上废墟飞出,不偏不倚射碎往格瑞头上击落的大石,化作碎块。


格瑞即刻跳出瞭望台,金已经站在瓦砾的顶端,他的左手架着十字弓瞄准好两只光猴,准备火力全开。


『咻咻咻! 』无数箭矢朝光猴射去,把它们的身体打穿了数个洞,光猴们坠落倒在瞭望台上产生巨大的撞击声响,最终整个瞭望台都因承受不了撞击而支离破碎、化作平地。


格瑞和金会合,两人一面往猎人的方向跑,一面注意后方的情况,瞭望台的烟尘散去,金的双眼睁的老大,嘴巴都无法阖上。


「真棘手。」格瑞没停下脚步,同时感到头痛。


一只光猴用嘴吸收两只光猴剩下的光,变成了更大只的巨猴。


「同类相残么......我还以为它们是一伙的。」金最讨厌这种背弃同伴的行为。


「不需要去揣测怪物的想法。」格瑞不以为意。


他们来到猎人的身旁,金关心猎人还站不站的起来,大叔摇了摇头,原先是金想要背起大叔,但格瑞却早一步把大叔驼在背上。


「快走,时间紧迫。」


巨猴果然发现他们的踪迹往这边移动,格瑞和金决定先拔腿狂奔,他们选择躲进建筑物,在废墟之中逃窜做庇护。


金把食指和拇指塞进嘴巴吹起口哨,让小啾从空中飞回,小啾乖巧地停在金的肩膀上,金惊讶的发现小啾好像比刚刚小了一圈。


「大叔,那些怪物是什么来头哇?那只猴子吸收了光,过一段时间会变回来吗?」金用小啾的状况做推论,边跑边说。


「咳,那些混蛋除非受到外力影响是不会缩小的......」大叔咳了一口血,他将视线看向少年背上站立的鸟。


「喂!男孩你这鸟有点奇特阿,是哪来的?」


格瑞对大叔一直注视金这件事感到不愉快。


「是他捡到的。」


「哇,你可真幸运,那你把它卖给大富豪可就发了大财。」大叔的笑容显露欲望的丑恶,金察觉不对劲,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大叔与找寻着自己踪迹的光猴。


「你一直在做这种事吗?」金的语气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你说把这发光动物卖给那些上流社会?是阿,那群蠢蛋认为吃这些怪物的肉能长生不老呢!」大叔没有领会到金的怒意。


「那不就是你的错了。」金突地站直不动,他垂着头、握紧拳头,浏海挡住明亮的双眸。


「我的错?」大叔反问,而格瑞也跟着停下脚步,他知道金为什么生气。


「这些动物什么错都没有,你却伤害他们,他们才攻击你啊!」金指着大叔,怒意沸腾,大叔那满是胡子的脸愣住,紧接着哈哈大笑,因为笑得太大声牵动腹部的伤口才停下。


「有什么不可以,它们可是危害我们世界的怪物,莫名其妙在咱人类的地盘上撒野,死了不是正......」猎人原本说话平稳的脸忽然变得肌肉僵硬。 「等等......不要!不要阿!」大叔一阵慌乱用手抱住自己的身体,他从格瑞的身子上跌落在地上打滚。


接着,大叔浑身发出金光,中年男子张大嘴巴连求饶的声音也来不及发出,身体就化作点点光粒然后缩小,此时小啾从金的肩膀上飞起,废墟上正在发光的男子变成了一只拇指大的小动物,一只娇小脆弱的青蛙,也是小啾最爱的食物,青蛙似乎正想要往旁边跳,却还是无奈成为鸟喙底下的盘中飧。


人变成发光生物,然后活生生地被吃掉。


如此残忍。


「格瑞......」金躲在格瑞身后,下意识握住格瑞的手。 「是因为他伤害这里的生物遭报应了吗?」


一股战栗的恐惧从两人的脚底窜升直上,金想到方才自己攻击猴子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全身发抖。


像是在嘲笑猎人所说的话。


在地盘上撒野的人从来不是这些发光的怪物,而是我们,无知又弱小的人类。


「现在还说不准。」格瑞的额角流汗,虽然冷静但脸色煞白,金的小啾飞回金的肩膀,歪着头,用它头上翘起的鸟冠搔金的脸颊,似乎是在同意格瑞说的话。


「小啾......」金感谢于鸟儿的安慰,但格瑞却面色铁青地看着小鸟,少年却眯起紫色的眼,握紧了剑柄。


此时废墟的水泥墙却霹啪作响而碎裂,长长的爪子捏破墙壁、一脚踩破天花板余下的钢筋,撕破人类的尊严灌入无力的恐惧。


「它」探出脑袋找到了金和格瑞,怪物的俯视像是在嗤笑,它浑身散发着强力的元力气场,身高有五个成人般高,放出强大的压迫感。


是的,光猴因为猎人方才放出的光找到了他们。


「金,你往后面跑,我拖住它。」格瑞放开金的手把刀对着猴子。


「我......」金痛苦地吐出一个我字。


身经百战的少年们明白,他们的性命已经在刀子尖口上,随时有可能丧命。


不过,为什么呢?


比起自己丧命这种事,还有其他事使自己更为恐惧。


害怕不能再与你一起。


然后,比起这件事又更害怕。


你会死。


出发前的话语还萦绕在耳边。


『那我不会死,不就行了吗? 』


金向前踏出了一大步与格瑞肩并着肩,胸膛里的恐惧并未消散,但少年已不再发抖,他架好手上的十字弓,说的大声而宏亮。


「我不要!」


格瑞闻言淡淡地勾起嘴角。


「那就不要扯后腿。」


少年们坚定地面对光猴,眼神有着不灭的战意,在那战意背后是少年间紧紧相系的羁绊。


人会恐惧,但却不代表人类注定败北。


因为他们还有勇敢。


-TBC-


下一章:蚌与小不点The Mussel and the Little Guy

他们在我的脑中很帅的打怪,我尽力描写得很帅了,也努力阐述他们深爱对方的感受,不过还没察觉到这份爱恋,就是双主线,感情线和冒险线的感觉,猴子是白白打了草稿,所以写了猴子,希望大家和白白喜欢。

PS:我完蛋了,没存稿了(快乐)

我的愿望是明天更完剩下两章。 (流着宽带泪

喜歡本故事請關注白白和她的直播:)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