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瑞金】觅光之旅

祝白白 @海鲜白 生日快乐,是白白点的瑞金废土世界冒险,很荣幸和白白一起描绘这个瑞金故事。

第一、二章的内容,是白白的,请点击欣赏。

剩下的三章将会在下周一或二放出,祝亲爱的白白生日快乐!

 

【觅光之旅】

 

The Journey of Light

 
 

第一章:光域和小鸟 The Light Area and the Bird

 

原本的世界和平而安逸,过着惬意生活的人们总相信明天也会和今天一样美妙。

 

突如其来的灾难颠覆人类的想像。

 

在大陆空气稀薄而冷冽的北方,有着美丽的蓊郁森林和先进的城邦,那里却发生了一场天崩地裂的大地震,从断层碎裂之处,星球内核的元力失控迸发而出,那原该是一个宁静的深夜,但道道柱状的金光却从土地涌出直奔天穹,森林在光芒之下照耀得比白昼更为动人。

 

是的,在无比的静谧之中,那里的人们与动物连尖叫出声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无声沐浴在光芒之下,只能徒然接受命运的安排,失去原本的容貌与记忆,全都变成发光而透明的奇幻生物。

 

从此那块发生变异的区域被人们封锁,并将废弃的城市称为『光域』,那里唯有植物依然生机蓬勃,而其他的生命成了神秘的发光生物漫步在那块被人遗弃的废土世界之中。

 

谣传,各国都投入研究小组试图恢复光域造成的影响,但在人们眼中那只是政府在敷衍了事,只为维持住人类的自尊,毫无价值的颜面。

 

光域是世界的一个洞,所有人心上的洞,一个人们惧怕的未知存在,关于光域的传说众说纷纭。

 

原本这是与住在南方的登格鲁族人关联度较小的事。

 

然而,有一名金发的少年却捡到了一只会发光的小鸟,鸟儿虚弱而无力,善良的少年照看着他,少年单名为金。

 

金的姐姐秋告诉金,这只小鸟留不得的,这铁定是一只从光域飞出来的鸟,就让它依着它的天命离开世界吧。

 

但金看着小鸟一天比一天虚弱于心不忍,他给会发金光的小雀取名为「小啾」,一天深夜金默默整理行李并带上关着小啾的笼子决定趁姐姐不注意独自前往光域,找寻小啾恢复精神的方法。

 

但有一个人却在村子的门口堵住他的去路,银发的少年披着披风扛着一把大剑等着金。

 

那是和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格瑞,少年面色凝重厉声阻止金,但金捧着笼子双眼水汪汪地央求格瑞。

 

「要是不去这一趟,眼睁睁看着『小啾』死掉,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然而格瑞不为所动,他的眼里没有小鸟,他关心的始终只有金的安危。

 

「去光域,你可能会死。」

 

金眼里的坚定没有动摇半分,他抱着他发光命危的小小朋友,金说的斩钉截铁。

 

「那我不会死,不就行了吗?」

 

两人眼神对视,在月光的垄罩下,少年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最终,格瑞的影子朝金接近了一步,银发男子叹气,他始终敌不过金的硬脾气。

 

他屈服了,不过带上一个附带条件。

 

「那我也去。」

 

金眯眼笑了起来,他早就知道格瑞原来就有这个打算,因为他一开始就背着剑在这里等待着自己,金发少年喜悦地和他的好友格瑞并肩同行。

 

那是一个晴朗的月夜,皎洁的圆月泛着柔和光晕,万里无云的墨色画布撒上漫天璀璨的星星,和平的小镇宁静而祥和。

 

两名少年和一只鸟正离开村子踏上旅途。

 

他们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世界的心跳正逐渐微弱,天上的星星像眼睛注视、银白的月光是由衷祝福。

 

世界的命运、生命的希冀,就掌握在少年们的手中,逐渐毁坏的大洞,在少年们启程的足迹下出现了一丝......

 

绝望之外的声响。


第二章:大蛇和青蛙 Big Snake and Frogs


跋山涉水,金和格瑞更换了数种交通工具才抵达邻近光域的北方。

 

由于金的故乡是在南方的高原,一个晶矿富饶、日夜温差大的岩地,因此少年们不畏寒冷,金穿着登格鲁的传统服饰,一件有兜帽御寒的风衣,在脖子后方的帽子有长长垂下的两条带子像耳朵,而不是登格鲁族人的格瑞则是穿着厚重的铁灰蓝斗篷,末端垂着一长排的流苏。

 

最后一项交通工具是牛车,金捧着鸟笼从堆满稻草的车上跳下来,当然格瑞也守候在金的身侧,他们必须徒步走向森林,格瑞走在金的前面,面对人烟罕至的森林皱紧眉头。

 

他们越过封锁线、爬过铁丝网终于落地于光域的范围之中。

 

这里透漏着不寻常的气息,树木长的异常高大而茂盛,曾经繁荣的建筑早已化作断垣残壁看不清昔日的容貌,绿意肆意侵犯人类生活过的足迹,小草长在水泥地板缝隙,藤蔓缠上墙壁开满了一整面的小花。

 

生机勃勃却又如此荒凉。

 

「这里就是『光域』了吗?」金兴奋地向前走了几步,好奇的少年左顾右盼,接着超越格瑞,他双臂举高把鸟笼放在比自己头顶还要高的一面墙上,一面倾倒的水泥墙。

 

「金!」格瑞很是慌张跟了过去,而金已经四肢并用爬上那墙壁,他转过身双膝跪在墙沿向格瑞伸出手,手掌张开。

 

「格瑞!来!」

 

太阳光束自云层倾斜落下,金的身影逆着光却还是如此耀眼,格瑞仰望着金,少年蔚蓝的眼眸有格瑞喜欢的星星在闪烁,格瑞纵使能自己爬上去却没有说不,他伸出手握住少年朝他伸出的手掌,当手指接触的那一刻,金咧开嘴笑露出小虎牙露出两个小酒窝,银发少年顺利跃上墙壁,格瑞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怎样都无所谓。

 

不管身在何方。

 

只要有金在。

 

这个世界永远都光彩夺目。

 

「『小啾』这里是你的故乡,你开不开心呀?」金把笼子又抱在胸前,和里面跳跃的金色小雀说话,金犹豫要不要放小啾出来,但他听说光域很危险,决定先察看情势,他可不希望小啾因为自己的放生而枉死。

 

「格瑞,我们难得都来了,就往更里面走一些嘛!」金手指着森林深处,格瑞已经开始不太赞同。

 

「不能太深入,一发现情势不对要赶快回返。」

 

面对格瑞的警告,金用力点头答应,少年们在废墟里穿梭,这里的城市比想像中先进,四处都是高耸的大厦的残骸,金和格瑞在那上面行走,犹如走在一座都市的巨大尸体上,它们支离破碎、身首分离、四肢断裂,更永远失去城市的心脏,建立起都市的主人,曾经的住民。

 

金踩在水泥块上前行,地上有着人们碎裂的相框,就像自己家的柜子所摆放的一样,相框里的小女孩尚且年幼绑着两根双马尾笑着灿烂,泥土之中还埋着粉红色的玩具熊,露出半个头,一只耳朵断裂而蹦出棉花。

 

就连喜爱说话的金也不自觉沉默。

 

这里简直不像自己生活的世界,像是另一个国度,历经世界末日的浩劫,徒留骸骨。

 

忽然,有一道淡淡金光自破碎的瓦砾堆中冉冉升起引起金的注意。

 

「格瑞你看!」金发少年的言语,他语调上扬表示诧异与新奇。

 

失落的世界,绿意覆盖在钢筋废墟上仿佛在嘲弄生命的脆弱,在那废铁与瓦砾之中却升起一条巨大的蛇,他昂头耸立比一座建筑物还要高,弯曲的身体有着流畅优美的曲线如同谁也无法抓住的流水,它微微散发暖黄的金光,神圣而美丽,在它的头颈之处有一道金色光环,像是项链、像是皇冠,像是某种象征,淡淡的白色触手从它的身体处飘出,蛇缓缓低下头,发光的动物没有眼睛,但是......

 

金却认为蛇是在看他,手中的小雀也在骚动着,金凝视着蛇,巨蛇散发的光芒跌落少年的眼眸,金似乎能听到巨蛇和自己说话却听不清是什么,心不自觉的被揪紧。

 

大蛇与金似乎在共鸣。

 

像眼泪滴入湖水,它悲苦的咸涩快使湖都溺成了汪洋。

 

「哇,这是什么!」金不自觉喃喃。

 

「金,退后。」格瑞挥起大刀挡在金的前面,然而金却没有丝毫惧色。

 

「格瑞,没事,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的。」金把鸟笼放在地上向前迈步,少年的双眼没有迟疑,始终澄澈地接受大蛇的金光,金向大蛇伸出双臂。

 

「你想向我说什么呢?」面对金的询问,蛇先挺起了身子将头转向北方似乎在示意金继续向前走,笼子里的小啾难得开始啼叫,蛇又缓缓垂下头,它弯下身体似乎要与金接触,而金也不自觉想更接近大蛇,透明的触手开始伸向金传递点点光辉,就在蛇和金快要接触的那个瞬间。

 

「金!」格瑞大声喊着金的名字,这次他什么也不想听,他直接抓着金的手带着鸟笼就拼命向前跑,金被格瑞拽着,似乎一点一滴找回了自我,大蛇依然头朝着金。

 

像是在和金道谢,又像是说还会再相见。

 

在金恢复神智的时候,格瑞已经带着金来到离蛇有段距离的地方,这里的土壤泥泞而湿润难已行走,是沼泽地。

 

「醒了就自己走。」格瑞放开与金相牵的手,他忐忑不安,害怕金被这奇怪的光域给惑。

 

金静静点头,他用手掌拍红自己的脸维持清醒,此时,小啾忽然疯狂拍动翅膀,看着原来奄奄一息的小啾恢复精神,金和格瑞交换一个眼神,金把笼门打开,小雀兴高采烈地飞出来在沼泽盘旋突然急速下坠,它衔了一只拇指大的發光青蛙,小啾没有吃下青蛙,它只是吸走青蛙上的光,青蛙慢慢变小而消失,相反的,小啾的身体却逐渐长大,纤细的脚变的粗壮,翅膀变的宏大,像是鹦鹉那般大小。

 

面对突如其然的弱肉强食与眼前的奇特情景,不只金,就连格瑞都瞠目结舌。

 

「好了,你的鸟恢复精神了,我们回去吧。」

 

十分清醒的格瑞毫无留恋即刻转身,但金却不为所动,少年想着方才的大蛇、望向没有离去的小啾,还有光域的深处。

 

那深处。

 

北方。

 

「回去。」

 

看破金的想法,这次格瑞拽住金的手腕。

 

绝对的强硬。

 

「砰!」

 

就在此时,前面废墟不远处了传来了枪声。

 

是人使用的枪声!

 

「格瑞!」金焦急地惊叫,善良的少年马上就联想到是不是有人遭到生物的袭击。

 

银发少年沉下了眼。

 

「啧,下不为例。」

 

不等少年起步,小啾已经振起变大的翅膀飞向藍天,仿佛在为他们领路。

 
 

朝向北方。

 

-tbc-

 

下一章:偷猎者与猴子The Poacher and Monkeys

 

希望白白喜欢喔!后面三章的内容会竭力地、丰富地呈现给大家,白白生日快乐呀呀呀!

超喜欢白白画的画,谢谢妳居然找我写这么棒的故事! (因为恨自己功力不足,疯狂剁手的我

 
如果喜欢本故事,请去关注白白的更新和直播,我们下次见:) 


评论(3)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