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粽子節(古風)

是自己去年八月很早的嘉金【霸道大王与小小金】番外,正篇:1 2 3 (未完结),没看过也可阅读w

不老不死的人造神x天外飞来的小孩儿

:在一成不变、无趣的当王日子,嘉德罗斯被那小孩濒死不屈服的眼神吸引,无情的王一时兴起救了因飞船失事跌落圣空星的五岁金并养在宫里,一个古风养成、温暖彼此的故事。


【粽子节】


嘉德罗斯总天还没亮就要醒来准备早朝,平常自己捡来的黄色小团子总会像是树懒黏在自己怀里睡得很甜,虽然有帮金准备房间,但小家伙每到深夜总会偷偷摸摸来到房间爬上自己的床。


他看不透那个小渣渣,不懂他是至今依然被事故的噩梦缠身还是只是想来找自己撒娇。


有的时候嘉德罗斯会回忆起第一天救回金的那个夜晚,他哭的涕泪纵横抓着自己的腿哭,不知不觉就放任金时常跑来自己的房间了。


不过今早却有些不同,嘉德罗斯的怀里空空如也,过冷的温度让嘉德罗斯坐了起来震惊地左顾右盼。


「渣渣?」嘉德罗斯穿着开襟的里衣急的满头大汗。


难不成遇见金只是一场梦吗?


然而约莫数秒,门外就传来答答答细碎的脚步声,木门被小家伙粗暴推开,金的个头很小,他必须手往上举才能推动比他还要高的木制推车。


导致嘉德罗斯只看的见载着早膳的推车而看不见金,不过依然能听见那小团子的大嗓门。


「嘉德罗斯!吃早饭啦!」


就算看不见,嘉德罗斯也知道金又摆动那双胖胖腿顶着那张傻透的笑容朝他奔来,推车的木轮嘎嘎作响被金推到嘉德罗斯华丽的床边,嘉德罗斯已经坐在床沿,他盯着推车上和往常不同的食物,那是用月桃叶包裹的糯米,或许应该称它们为「粽子」,但是它们没有一个是三角形,全是长方形或椭圆形,棉线绑的松松散散,糯米都露了出来。


「这早膳是怎么回事?」注视着不规则形状的粽子,刚起床的嘉德罗斯有点犯起床气,跟在金后面的侍女们个个都低着头不敢与大王对视。


因为她们国家的大王,可是出了名的人造神,冷血而非人。


「是偶做给嘉德罗斯吃的!」金帮侍女们回答,他从推车后面先露出上翘的金色小呆毛再整个人跳出来,金住在宫里已经有一小段时日,已经能清楚读好嘉德罗斯的名字,小孩儿想要拿粽子递给嘉德罗斯,小爪子却被刚蒸好发热的棕叶烫着了急速收回,金皱着八字眉吃手手。


嘉德罗斯俯视着金。


「这些都是你做的?」


金睁着水蓝的大眼睛大力点头。


嘉德罗斯没有二话,一手就抓起一个粽子扯掉棉线完全不怕烫,金像看英雄似的仰望着嘉德罗斯,蓝色的天空里都是崇拜的星星。


「好次吗?」


粽子的备料是御膳房备的,这个小渣渣只是负责包而已,自然味道和往年都差不多。


「有没有特别好次?」金不放弃,小手握成拳状在胸前摇晃。


「大概......不难吃吧。」嘉德罗斯说的勉勉强强,不过金却开心地双手高举大喊万岁,转身去和后面的侍女们击掌。


「看到没!他缩好吃了!」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好吃了?」嘉德罗斯吞下一个粽子拿起第二个一边怒骂。


「不好吃吗?」小团子身子一僵,小脸皱成一团,眼睛都水汪汪的,嘉德罗斯脸色随即变黑。


他可没想惹这个渣渣哭,烦人。


「也没说不好吃。」


果然着了小渣渣的道,金笑颜逐开嘿嘿地冲着男人笑,嘉德罗斯想到了什么,他问着金。 「渣渣,你用早膳了吗?」


金摇了摇小脑袋瓜说着没,嘉德罗斯一脸高傲,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金马上眼神放光朝嘉德罗斯奔去,小屁股坐在嘉德罗斯大腿上,嘉德罗斯剥开手中的粽子想要喂金,金流着口水抬头和嘉德罗斯说。


「才蒸好,可烫!」


「你这个渣渣太没骨气。」嘉德罗斯数落金,但还是帮金吹了吹粽子把它吹凉,并拿到金的小嘴给他吃,并一手抱住他的小肚子免得他滑落,金吃得很欢喜,吃得满脸都是饭粒,嘉德罗斯会一边责备金一边用拇指把孩子唇边的饭粒一一拿掉。


侍女们面面相觑,她们看到眼前的情景不敢置信。


等金和自己用完早膳,嘉德罗斯就更衣穿上大王华美又壮丽的袍子。


小家伙坐在床上望着自己,隐隐有寂寞的味道。


「嘉德罗斯今天是粽子节,偶可以去找你玩吗?」


粽子节?这个不正式的稚气称呼令嘉德罗斯有点想笑,可不能对这个渣渣过分的好,这小子很容易得寸进尺。


「不行,没门儿!」嘉德罗斯否定两次蹲下看床上的小渣渣,金不开心了,他小脑袋瓜下压三十度,扁着嘴生闷气,看金生气的模样嘉德罗斯反倒心情更好。


「你等等要是来上朝的地方烦我,我就会把你拎起来往门外丢。」嘉德罗斯很得意流露出一丝孩子气,他戳着金的脑门逗他,金的脸颊鼓胀,整张脸发红。


「嘉德罗斯!讨厌鬼!」金会这么说,那是因为他之前打扰嘉德罗斯工作,真的有被此人一手抓起来丢到门外。


抓着小孩像丢球一样丢到门外你相信吗?


简直没良心!


嘉德罗斯被骂也没回嘴,他把他生气的小番茄留在床上,哼着小曲儿上朝去。


宫里的工作繁多,圣空国是一个强盛的国家,一国之主的担子自然沉重,嘉德罗斯一办起公事就忙了一上午,他一离开自己工作的大殿就看见门外有个金毛的小渣渣捧着一篮蛋痴痴地在等他。


「啧!」嘉德罗斯额角冒出青筋。


「偶......偶先缩喔!」金捧着蛋反射性疾速往后退,但嘴巴依然不认输。 「偶没进去里面!是在外面等喔!」


嘉德罗斯身后的文武百官都在想这个小鬼头会不会被大王当场给宰了。


「你来干嘛?」没想到嘉德罗斯只是询问他。


「我来找嘉德罗斯立蛋呀!」就像得到了批准,金开心极了,他把篮子放在地上蹲下来抓了一颗蛋就开始玩,不过金把蛋放在地上,这颗蛋却始终不听话,圆滚滚的肚子不是往左倾就是右倾,小家伙玩得很是呕气从地上跳起来,右手拿着鸡蛋举高递给嘉德罗斯。


「但是偶怎么试都失败,如果是嘉德罗斯一定可以,对不对!」


嘉德罗斯盯着金,他的那张小脸老是闪亮亮的,他一手夺过金的鸡蛋弯起嘴角。


「这点芝麻破事也要我帮忙,渣渣你睁大眼睛看好了。」跌破众人的想像,他们的大王兴致很高,把长长的袖子撸起就蹲下来和鸡蛋战斗,但鸡蛋可没长心眼,它不会因为嘉德罗斯的杀气就轻易受他掌控。


一下左歪一下右歪,很遗憾这个鸡蛋就是没有乖乖立正这个技能,嘉德罗斯在金期待的视线下继续摆弄鸡蛋,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嘉德罗斯生气与羞愧交织在一块儿,一个气急攻心,大王直接一个用力把蛋按往地上,蛋这次果然乖乖立好。


在旁边注视的金又更加崇拜嘉德罗斯了,他的小爪子不间断的拍手一面高呼嘉德罗斯好厉害啊,嘉德罗斯虽然嘴上不说但一看到他不自然的神情,就知道他洋洋得意暗爽在心底。


「可是。」金有些疑惑地指着蛋,蛋的底部龟裂而破洞,蛋液全缓缓流出。 「蛋先生的屁股破了个洞这样是对的吗?」金歪着头。


「当然是正确的!」嘉德罗斯不知为何脸开始胀红,他把篮子里所有的鸡蛋都如法炮制一个个按在地上立好。 「不信,你问问他们。」嘉德罗斯指着身后的文武百官,金回过头看像那些大人,他们一个个点头如捣蒜,金也因此深信不疑。


「果然嘉德罗斯最厉害惹!」金挨近嘉德罗斯揪着他衣服的下摆。 「呐,等等工作完可以和偶一起去划龙舟吗?」


面对金的撒娇攻势,嘉德罗斯就像听到了麻烦事,眼神嫌弃说的斩钉截铁。


「不要,我绝对不干。」


然而到了下午,嘉德罗斯坐在龙舟上参与龙舟赛,眼神生无可恋,大王按了按太阳穴。


居然又被这个小渣渣牵着鼻子走。


金就坐在嘉德罗斯前面的位子上,龙舟的桨很长很重,金划得很吃力根本推不动桨,嘉德罗斯懒得帮他,男人撑着下巴休息看着小家伙卖命的背影,那纤细的手腕竟妄想推动龙舟简直就是笑话。


这个队伍是金拜托熟识的宫女和老太监组成,根本老弱妇孺队,一下就成了最后一名,不过金依然扯喉咙喊着一二一二一面挥着他的小手臂。


那死不认输的个性令嘉德罗斯讨厌不起来。


金,在飞船失事的银色残骸里发现的小男孩,在恶劣的环境、身体破了个大洞全身是血,甚至没人愿意救他,但他的眼神却并未死去。


男人想起,那晚令嘉德罗斯怎样也忘不掉的对话。


「飞船从很高的地方就发出警告,可把偶吓死了,偶想从这么高的地方坠下去,绝对粉身碎骨,所以,偶想要不赌一把,等坠到一半的时候,跳下去搞不好还能活。」


「你就不怕,你跳下来不死也是个半残?痛快死掉搞不好比较轻松。」


「那就赌......」小孩的眼瞳溜溜打转,然后大声的说出下半句。


「就赌有人会来救偶!」金信誓旦旦地继续说。


「你看!偶这不就赌赢了吗?」


金的眼眸眯了起来,灿烂的笑了开怀,那小小的虎牙闪了闪白光。


「你来救偶啦!」


嘉德罗斯轻笑出了声,那声音发自喉间,太过细小导致嘉德罗斯本身都尚未察觉,他从龙舟起身,抓住金脖子后的衣领,像是在拎小猫把金整个人抓起来,金的四肢胡乱摆动像小动物般挣扎,小家伙又生气地鼓起脸颊龇牙咧嘴。


「偶就说偶不喜欢你这样抓偶了!你还抓!」


看来小渣渣正因为自己方才的无力而随意迁怒呢。


嘉德罗斯不理会金,金坐在队伍划桨的第一个,他把金放到龙舟的龙头上和上面的宫女交换。


「我就交给你这渣渣一个任务。」


金在龙头上坐稳听到嘉德罗斯说的话抬起了头,金发现嘉德罗斯的眼眸有着认真。


「你只要专注看着前面抢旗就好,记住不要摔下去。」嘉德罗斯说完就往回走。 「摔下去我可不会救你。」


金听完嘉德罗斯说的话点了点头,他的眼睛里也有和嘉德罗斯一样的东西,金年纪虽小也明白,现在自己和嘉德罗斯是一心同体,他趴在龙头上抓着龙角待命,只直视前方的旗子不再注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坐回位子抓紧左右两边的桨开始动起了格,龙舟就像多了一双翅膀,在嘉德罗斯的大力摆桨下,水花喷得有三尺高,龙舟如离开弓弦的箭急速向前驶去,小小的金双手用力抓稳龙角,他看着龙舟一一超过先前领先的队伍,看着龙舟驶过的水路,如刀一样将流水劈成两半泛起大波浪,小脸迎着利刃般的风,金黄的浏海往上飞露出了额头,也露出了一双享受刺激而兴奋的蓝眼睛。


心比摆动的衣袖更加激昂。


阿,这全都是因为嘉德罗斯。


金从趴下跪起了膝盖,他大胆地放开右手只用一只手支撑,他感受到后面的目光,嘉德罗斯的目光,金战战兢兢站稳身子伸出右手,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融入速度里的水花随时会被甩出去,但他可不行被甩出去,小孩眯起眼睛,炽热的目光黏在旗杆上,左手支撑的虎口发痛,金张开右手五指,龙舟还在向前冲,小孩儿一个机灵拔走了旗子。


欢呼声如雷贯耳。


金成功夺旗,在烈日当空的光芒下,金转过了身,双手紧抓着旗子对着嘉德罗斯摇啊摇,旗面飞扬,遮住金部分小小的身影,幸好没遮住金那比阳光还要美好的笑靥。


「嘉德罗斯,我们成功啦!」


金眸骤然紧缩,嘉德罗斯看着他的小渣渣,比起小渣渣哭,嘉德罗斯更喜欢他笑,男人放开划桨的手,龙舟停下,小孩没有适应惯性的防备,他一个踉跄,摇摇晃晃身子往后倾,眼看就要向后摔了下去,不过他的嘉德罗斯纵身一跃,腾空飞起立于龙头,伸出双臂拖着金的肩窝处把他抱了起来高举。


小孩又惊又喜,他难得俯视着眼前的男人,他喜欢叫唤他的名字。


他是小孩的英雄,在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是这个人来到自己身边,他就像暗无天日里的一道曙光,虽然刺眼逼人,却是那么的......温暖。


「嘉德罗斯!我们赢啦!」金在笑。


大王注视着小孩,他是人造的神,众人希冀一手打造的最强,他必须高高在上当好他最强的怪物,时刻沐浴在众人畏惧的目光下,他不是人,只要做好他的大王便是,但为什么那天会有火光划破天空,你像流星,一个看不顺眼的小渣渣从天而降,你什么也都不懂,却无数次用笑容朝我奔来。


「这是当然。」


嘉德罗斯无意识回应金的笑容,他以为自己依然笑的狂妄。


「渣渣,你记住,有我在,你就是最强。」


殊不知金发现嘉德罗斯笑里的温柔,他想宫里的大人一定都在撒谎,嘉德罗斯才不是冷酷无情又高高在上的王,他也不是不老的怪物,因为他也会有这样的表情阿!


宫里举办的小型龙舟赛,胜利的奖品是五彩绳,五种颜色编织而成的绳子是用异域贸易来的珍贵丝线编织而成,绑在身上有驱邪纳福的作用,嘉德罗斯拿了绳子随意帮金绑在手腕上,饶勇善战的嘉德罗斯意外对纤细的事情不在行,他绑了一个丑丑的蝴蝶结。


「好丑!」金老实以告,嘉德罗斯敲着他的脑袋咚咚响,小家伙哀哀喊疼,换嘉德罗斯给自己系上,笨拙的男人却怎么也绑不好。


「偶来帮你!」金自告奋勇拿走嘉德罗斯手中的五彩绳,他命令嘉德罗斯蹲下,并把绳子绑在他的手腕上,很漂亮的蝴蝶结。


没想到金竟然如此手巧。


嘉德罗斯说那你自己的,你再重绑。


金摇摇头,把长长的宽袖往上撸,硬是要露出嘉德罗斯绑的丑丑蝴蝶结。


「这个就好!」


小孩像得了宝物似喜孜孜的。


数年后的一个盛夏,又是一个早晨,嘉德罗斯醒来金又不在身边,不过床铺有那家伙待过的气味与压痕。


嘉德罗斯轻笑,那家伙又往自己被窝钻了。


房门推开,金的个头已经比从前高了许多,小渣渣的身高从嘉德罗斯的腿,一路长到腰间、超过胸膛,到现在金的个头只比嘉德罗斯稍微矮了些许,而嘉德罗斯的英朗年轻容貌与壮硕的体格依然和从前如出一辙没有丝毫变化。


「嘉德罗斯!今天是粽子节来吃粽子吧!」


金推着推车,上面摆着许多形状漂亮、三角形的月桃粽,那是今天还没亮就起来制作的。


「渣渣,你又给我绑上了?」嘉德罗斯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上面有少年在自己睡梦中偷绑上的五彩蝴蝶结。


「嘿嘿嘿。」虽然身形因为成长而变化,金的笑容没有丝毫改变。


「那你的呢?」嘉德罗斯问,金露出还光着的手腕,接着从衣襟里掏出五彩绳。


「那还用说!当然是等嘉德罗斯帮我绑上丑丑的蝴蝶结啦!」


嘉德罗斯听到丑丑二字握紧拳头,他决定等会儿还是要敲渣渣的脑袋,在此之前. .....


大王拍了拍大腿,金笑着朝嘉德罗斯奔过去整个人跌到他的怀里。


他们毫无疑问喜欢彼此,但这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呢?


未来茫茫。


我们依然都不知道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很模糊、不清楚,但我只知道......


我的身边一定要有你。


一切都还尚未明朗,不过天色已经微微亮起。


-end-

这个故事的架构还蛮大的,一直没机会写完整,但我非常非常喜欢。

大概是个讲述陪伴、找到活着的动力、变强,相爱养成吃掉的故事(笑),我还记得雷德在金十岁出场,祖玛在十二岁出场,还有很多各式各样的事件,我没写大纲(给自己上钩拳),第一篇文的时候金的腿是瘦巴巴的,这里已经被嘉养成胖胖腿了(欣慰),希望以後能寫完它。

艾特曾经喜欢此文的小伙伴 @长长长长戚 ,如果有人记得此系列文请记得跟我说,让我在评论区和妳大声表白。

祝大家都好,和重要的人相伴相惜,盛夏快乐,谢谢喜欢我的嘉金的你(比心)。

嘉金的文目錄小窩:)


评论(2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