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瑞金】亲昵过头所以试着假装讨厌(上班族)

是给猫猫 @瑞金重症猫 配图的回礼,祝猫猫和大家端午节快乐!

5.5k的甜饼,很喜欢电梯这个题材,上班族瑞金GO!


【亲昵过头所以试着假装讨厌】

 

金和格瑞都在凹凸集团总公司上班,这里是凹凸星球最高耸的大楼,足足有一百五十层,大楼呈角锥型,尖的非常牛逼。

 

为了帮助凹凸世界顺利运转,创世神和七神使大佬雇用了许多使用元力技能的菁英,而金就是其中之一,他身穿白衬衫此刻正捧着三个档案夹待在电梯里,电梯内的坪数很大,但这可是一百五十層的大公司,才到六十楼就几乎挤满人,而金站的位子是在电梯内部,电梯门的前面。

 

停在第六十层,电梯门打开,想要搭电梯的人是一名身穿西装的银发男子,和不喜欢穿西装的金不同,在同届之中业绩第二的男人总穿着帅气又笔挺的全套西装,包括外套和领带,他是金再熟悉也不过的人物,他的发小、感情最要好的同事,好朋友。

 

还有最近又荣升的新关系。

 

『男朋友』

 

「格瑞!」分属在不同部门的金,能见到格瑞自然欢喜,这可是一起上班进公司以来三小时后的第一次见面。

 

能在午休时间前就能见到格瑞真是太LUCKY啦!

 

要不是手上还捧着档案夹,金大概就会顶着笑颜给格瑞来个爱的熊抱。

 

相比金的热情,格瑞只是点个头打招呼准备步入电梯,然而当皮鞋该踩进电梯的地板,最尴尬的声响却刺耳地出现了。

 

『哔哔哔哔哔------』

 

超重的提示音。

 

格瑞秒速把腿伸了回去看来是想等下一班电梯。

 

「格瑞!」同样叫着格瑞的名字但这次呼喊却充满委屈与不舍,金的眼睛水汪汪的扁着嘴巴,而格瑞把头别过去,他不是不理金是舍不得看金。

 

格瑞和金交往是公司近来最大的八卦,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大奇迹!小俩口在眼前上演离情依依的别离自然有人看不过去。

 

「那个,我想起来我在这层楼有事要办!」一个个头比较娇小的女员工出声,和旁边另一个戴黑眼镜的长发女生对看一眼。

 

「阿对对对!我们得去找总务处的银爵。」

 

两名女子一前一后出了电梯,格瑞向她们低声道谢走进电梯站在金的身侧,金的表情转换的非常快速,刚刚乌云密布的脸现在已经放晴绽放出春天的小花。

 

「格瑞!你要去几楼啊!」金元气地问着格瑞,小眼神瞥着站在身旁的恋人。

 

「一百楼找鬼狐。」格瑞边按电梯边回答。

 

「欸!!我要去一百二十楼找罗德烈,呜呜,那格瑞你会比我先离开。」金惋惜地闹别扭,格瑞则昂起头直视楼层变化,红色的电子数字正慢慢增加。

 

「别闹,中午还会见面。」

 

「对对对!我们要吃什么好啊?天热了,我们去吃大碗凉面好不好!」

 

金想到大碗的冰凉面条上面淋上开胃的酱汁配上清脆的小黄瓜就流口水,更重要的是还有格瑞在身边,他早上在公司可发生了好多事想分享给格瑞听。

 

「随你。」

 

电子萤幕显示楼层已经来到九十,格瑞不自觉朝金接近了几公分,肩膀之间的距离缩短,就在来到第九十五楼的时候,格瑞转过身来到金的跟前,面对着面。

 

「格瑞?」金没在说个不停,他讶异这个突然的举动歪着头好奇地望着格瑞,而格瑞低下头恰好弥补他们之间的身高差,格瑞凑近金的脸庞,鼻尖快要贴着鼻尖,近到睫毛都能数出来的距离,此时金的脸已经不自觉地红了。

 

「嘴边,有早上吃的面包屑。」

 

「咦!哪里?怎么早上都没人提醒我?」金觉得自己很逊想赶忙擦拭嘴巴,但无奈两只手都被档案夹占满了。

 

「我帮你。」

 

格瑞语毕就把嘴贴上金的唇边,炙热的舌尖打着旋转按压,他舔舐金唇边白皙的肌肤,像是要卷走什么,与其说是要卷走面包屑,不如更像是一个情不自禁轻柔的吻,金把眼睛睁的老大,他对上格瑞的眼眸,有什么在格瑞的眼睛里闪着光,不知道格瑞是不是也有这样心动不已的感觉。

 

满足、被占有的喜悦把心填得太满太满,导致整个心脏都不对劲。

 

「好了,我中午在凉面店门口等你。」

 

一百楼到了,格瑞放开金,手不自觉滑过金耳侧的鬓发,宠溺从指间流泻而出,明明没有起伏的嘴角,在金的眼里却的确微微上扬。

 

这样下去,心脏受不了啊!

 

格瑞已经走出电梯门,而金整个人呆在电梯门前,手上的档案夹哗啦啦落到地上。

 

而同样在电梯里和金同部门的紫堂和凯莉面面相觑。

 

紫堂的表情是疑惑,而凯莉的表情则是傻眼和嫌恶。

 

「奇怪?金的嘴边有沾什么......」

 

「他的脸当然一大早就干干净净的,那个业绩第二真是让我倒胃口。」

 

到了下午,金在部门里的茶水间休息,并和自己的伙伴凯莉和紫堂聊天,他很沮丧地趴在圆桌上瘫着一面抓着自己的头发很是烦恼。

 

「原来朋友和恋人的相处会差距这么大啊......」

 

凯莉啜饮着红茶选择缄默,在一旁的紫堂幻则是热切地关心。

 

「发生什么事了?你和格瑞相处有什么不愉快吗?」

 

「也没有什么不愉快,就是......」金软趴趴地坐直身体一面拍拍自己的胸膛。 「就是这里!心脏受不了啊!」

 

凯莉白了个眼,她拿起桌上零食区的草莓棒棒糖,气定神闲地剥掉可爱的包装纸,把粉色的小球放入口中试图使自己冷静。

 

「怎么个受不了?」

 

「就是...就是以前格瑞都不会突然对我这样那样。」金耳根子通红,他低下了头不知是在害羞还是在窃喜。

 

「咳咳,这样那样?」紫堂清了清喉咙问金。

 

「像今天早上做一些很突然的事,突然帮我系领带、突然帮我整理头发或是怕冷气太强,把自己的外套披到我身上之类的......」

 

凯莉的额头冒出青筋,这个格瑞外表冷淡还真是内心热情如火啊,之前还是发小就不得了了,现在成了名正言顺的恋人,这个冷冰冰的酷哥人设终于要崩坏了是吧?

 

「他只是借机想吃你豆腐,你明白吗?」凯莉忍不住大吼,一瞬失去淑女形象。

 

「哈?什么意思?」金呆愣。

 

「没事,凯莉的意思是格瑞只是忍不住而已,哈哈!」紫堂幻赶忙帮忙原场并推动话题。 「所以,金你是受不了突然的亲密举动啰?」

 

「嗯嗯!」金点头如捣蒜。 「那种心怦怦跳的感觉好怪。」金揪着衬衫的领口,想着自己放在办公桌上,刚才穿在身上的黑西装外套,格瑞的外套,现在衬衫还染上些许他的气息,稚气未脱的金发男子难得烦恼地低下了头。

 

「我时常在想,是不是只有我这样,格瑞他是不是还和平常一样。」

 

「金......」紫堂很讶异金也会有如此纤细的一面。

 

「要是只有我一个人心动不已的话,成为恋人还是朋友对格瑞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吧。」金抬起头,澄澈的蓝色眼眸夹杂一丝苦涩。

 

凯莉和紫堂一瞬沉默不语,不愧是为别人着想的金,他是希望能给格瑞和自己一样的怦然心动吧,不甘心只能一个人享受,这两个人都是爱逞强的类型,根本天生一对。

 

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凯莉和紫堂交换一个眼神。

 

『他的担心根本多余,我看格瑞最近走路都自带bgm早就乐歪了。 』凯莉表示。

 

『不能再同意更多。 』紫堂推推眼镜表示覆议。

 

「金你也是个男人吧?」凯莉把棒棒糖从嘴里掏出来,用粉色的小球指着金挑衅。 「那就换你主动出击让他心动啊!」

 

一语戳破金的迷惘。

 

「说的也是!那我该怎么做呢!」金果然被鼓励,男子激动地站起来,双眼又有了神采。

 

「比如说突然的牵手、突然的勾肩搭背、突然的抱抱之类的?」紫堂在一旁给金出主意,不过金一听完即刻又沉下脸色,刚刚头顶翘起的小呆毛又垂下去,他再度坐下来把脸埋进双臂,语调闷闷的。

 

「不行啊!这招行不通。」金抱头咬牙,面前的两位朋友很是愕然。

 

「因为......」金回忆起和格瑞相处过的点点滴滴。 「因为我从八岁起就对格瑞这样做了!他都没什么反应啊!」

 

凯莉咬碎棒棒糖,而紫堂则是护住眼镜怕镜片碎裂。

 

「随便你们了,反正格瑞那家伙只是『看起来』没有反应而已。」凯莉表示顾及心理健康,这场游戏她可不奉陪了,女子起身踩着高跟鞋准备回去工作。

 

「也许还有个办法......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紫堂推推眼镜,折射出聪明的反光。

 

「不过,顾及到格瑞我想还是算了......」紫堂想了一下有点退缩,他觉得这方案对格瑞不太友善急忙摆手。

 

「不,这个好!」凯莉回过头,她捉住紫堂一边的肩膀笑得甜美。 「驳回取消,这个有意思,紫堂你还挺聪明的嘛!」

 

「什么意思?」在一旁听不懂的金很是著急。 「你们倒是赶快说清楚啊!」

 

「就是换你要对格瑞冷淡,我们要你假装讨厌他一段时间吊他胃口,『小别胜新婚』,之后你再对他热情,我保证格瑞一定会对你心动不已!」

 

「咦!要我讨厌格瑞我办不到啦!」金撇着八字眉疯狂摇头。

 

「只是叫你假装而已,你别婆婆妈妈了,要是你不照做,我和紫堂就再也不听你讲格瑞的事啰!」凯莉大拍桌子使出友情牌要胁。

 

开什么玩笑总是闪老娘的眼,当老娘去看眼科不用钱啊!

 

金望向紫堂求救,而紫堂只是无奈的笑。

 

「欸!怎么这样!」金只好屈服了,他们原先计画对格瑞冷淡三天的时间,在金极力地恳求下,改成今天下午的时间就好。

 

其实金也没有不理格瑞,只是照凯莉说的,不主动去格瑞的部门找他,偶然遇到也只点头示意不能有太多热情的举动,严禁肢体接触,在和格瑞有交流之前就必须夹着尾巴回自己的部门。

 

格瑞也觉得奇怪,不过门口有凯莉挡着。

 

女子表示金刚接了个大案子要格瑞不要打扰他,格瑞瞥了一眼办公室的金,他正疲倦地用电脑打字,格瑞只好悻悻然离开并用通讯软体传给金『加油』两个字,凯莉告诉金,不能像往常一样连传五个爱心飞扑抱抱之类的图,回个『谢谢我会加油』之类的就好。

 

凯莉和紫堂没料到这个计画惨到的不是格瑞而是自己的好朋友,金要克制自己的欲望不去烦格瑞简直比登天还难,他根本无心工作,整整一页的文案只打了三行字就停摆直接灵魂放空。

 

「凯莉,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太超过,影响到他们的感情啊?」紫堂看不下去和凯莉咬耳朵。

 

「你当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是纸糊的吗?放心吧。」凯莉看着金如一缕幽魂出去办公室要上厕所也不多说话。

 

女子勾唇一笑,她飞速打开手机通知她倒胃口的大赛第二。

 

『金不太对劲,他摇摇晃晃跑去我们这层楼的厕所了。 』

 

凯莉掩嘴吃吃地抖动肩膀小声欢呼。

 

「保护好你的眼镜吧!紫堂幻,效果要显现了。」

 

金到现在仍然搞不清楚为什么想去个厕所洗把脸会被格瑞追赶,格瑞一脸黑气地朝自己奔来,为了遵守和凯莉的约定,金卯足全力想跑回部门,无奈格瑞的压迫感太强他实在无法逃脱,两人就在公司长廊手刀式拔腿狂奔。

 

机智的金想到一个应急之计,他选了一台电梯逃窜进去,急急忙忙戳着关门键按了四、五下,电梯的门听话阖上,一个手掌却硬生生出现堵在门缝,不仅如此银发的男人直接强硬地用「手动」把门扳开,格瑞眼神闪着凛光伸展双臂,轻松把电梯门左右拉开,金吓得往后退,直到背抵到后面的玻璃才发现密闭空间无路可逃。

 

格瑞也没打算让金逃离自己的视线,他向前走了几步伸出右手臂抵住玻璃,金被困在电梯的其中一个角落,自知理亏的金缩成一团,他吓的冷汗直流,话都无法说得流利。

 

「格......瑞,嗨!」首先,金决定尴尬地朝他的恋人挥挥手。

 

「金,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格瑞紫眸一眯,神情极度不悦。

 

由于距离太近,格瑞的吐息喷在金的鼻子上,那股奇怪的心悸又来了,金吞了吞口水小眼神飘移。

 

果然格瑞就是格瑞,什么也瞒不住他,金想起和朋友们的约定,他把手放下来有些紧张地捏紧拳头试图冒险一试。

 

「没......米有!」

 

原本打算冷静得一如往常,但是金却漂亮地说了一个響亮的大舌头,格瑞的神情又更凝重了。

 

「你是不是又被鬼狐挖角了?还是凯莉那家伙又刁难你了?或是你被指派到什么工作使你心烦?」

 

格瑞难得多话而且语速很快。

 

「不是啦,格瑞。」金眼睛瞪得很圆,没想到格瑞对自己如此操心,他咬牙自责否认。

 

「还是那麻烦的大赛第五找你麻烦,是谁?嘉德罗斯?雷狮?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黑洞公司的人?」

 

格瑞的猜测越来越离谱,终于惹得金噗哧一声,他捧着肚子仰着腰哈哈大笑起来。

 

「才不是!格瑞没想到你想像力这么好耶!」

 

「那你有什么原因要躲我?」格瑞直接单刀直入,他以为金这家伙的麻烦体质,又招惹了谁或捅了什么篓子不让自己知道在逞强,一想到如此,格瑞简直一个下午坐立难安。

 

「我是在假装讨厌你啦,凯莉说这样能让我们感情更好!」金老实招供,他擦了擦眼角方才笑出来的泪水。 「我躲你,你都不会想到可能是我讨厌你吗?」

 

面对金的反问,这次换格瑞别开眼神,他的脸庞确实浮出淡淡的红色,格瑞他..... .他在不好意思!

 

「你不是不可能讨厌我吗?」格瑞的头压得很低,贴在玻璃上的手掌缩成了拳状,银发男人的耳尖好红。

 

你不是不可能讨厌我。

 

你不是会永远喜欢我吗?

 

这回金听懂了,他的心仿佛被邱比特的箭『吧唧』札札实实射穿了,何止跳得奇怪,那一瞬间心脏根本停止跳动,金把和朋友们的约定抛到九霄云外,现在他的理智没在运作全凭本能,金笑颜逐开张开双臂把格瑞抱的满怀,脸庞在格瑞怀里左右磨蹭,蹭着格瑞的体温和味道。

 

「我啊!最最最最最喜欢格瑞!我超爱格瑞!」金用力抱紧格瑞呐喊,格瑞满足地抱着金拍了拍他的背。

 

「为什么要假装讨厌我?」

 

「因为,最近格瑞时常做出让我心跳的事,我也想让你心跳啊!」金慌张地解释,而格瑞大大叹了一口气。

 

「笨蛋。」

 

格瑞压着恋人的后脑勺,让金的耳朵贴着自己的胸膛,随着聆听,金的脸变得比苹果还要红,熟透冒烟。

 

「懂了?」格瑞放开金,而金沉默的乖巧点头。

 

「所以只要先跟你说,我就能做那些心跳的事吗?」格瑞前进半步贴近金的脸庞,金抿着嘴摇摇头。

 

「如果是格瑞的话,不用说随时都可以......」

 

亲我。

 

金的话还没说完,格瑞就抱紧恋人的腰,给金一个深情而缠绵的吻。

 

至于,一栋一百五十层楼高的办公大楼么可能一部电梯那么久都没人打扰呢?

 

那是因为当天是创世神视察凹凸集团的日子,祂选中了金和格瑞所待的电梯,结果门一打开就撞见两个男的抱在一起甜甜蜜蜜毫无发觉自己的存在,创世神选择默默地关上门。

 

在一旁负责接待的丹尼尔十分慌张。

 

「大人,要不,我赶他们俩出来?」

 

「不必,我们集团提倡自由恋爱,等他们自己走出来吧。」

 

「遵旨。」

 

「丹尼尔,我打造的公司真是闪亮啊。」创世神无限感慨并拿黄色手帕遮住眼睛,果然还是这个造型好。

 

「大人?」

 

-end-

『查觉到恋爱是因为心动,希望你也能心动,希望你也和我一样那么喜欢你! 』

这样的瑞金,希望猫猫和大家喜欢。 (一起戴上墨镜)端午快乐!

写文使我快乐,给我点感想我会很开心:)

 瑞金的创作小目录(甘巴爹更新中~)


评论(26)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