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嘉金】泳装是杀人兵器

【泳装是杀人兵器】

是关于泳装的四个小段子喔! (现代pa,小学到社会人)

给悠悠 @跳坑溺斃悠 的交换粮食

粮食地点:超可愛嘉金點這裡

艾特群作業 @嘉總與他的小嬌金 


【小学的青涩:对屁股心动并不是罪】


凹凸小学,嘉德罗斯和金是一对欢喜冤家。


嘉德罗斯说他看这个碍眼的渣渣不爽,金说他讨厌这个自大的打架神经病。


不过两个黄毛团子却像头上装了雷达老是彼此吸引。


这天,是他们上游泳课的日子。


嘉德罗斯笑金因为是渣渣游的一定很慢,金气不过去当场直接扑通跳下水要比试。


哎呀!他倒栽葱落入水中才想起自己是旱鸭子,从来没学过游泳阿!


金在水里吐着泡泡,朦胧之际看到嘉德罗斯谈得露出慌了神的表情,而且游得很好。


阿,果然是富家子弟,就是不一样,一定有上过游泳课。


金在内心嘟囊。


在失去意识前,他还默默抱怨。


不要露出不像你的表情啦!呆子!


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嘉德罗斯救了起来,人就躺在岸边。


刚好在嘉德罗斯要给自己进行人工呼吸的前一秒钟,金睁开了眼睛,两人的脸贴得很近,嘉德罗斯如触电般谈起来装酷,转身就走,脸上有两团不明的红晕。


「渣渣就是渣渣,还要我保护!」


「嘉德罗斯!等一下!」金想要和嘉德罗斯道谢,却因为脚上的水滑了一大跤,他一扑街,手向前伸直,泳裤就硬生生被拉了下来,小王者的小屁屁救整个露出来。


嘉德罗斯秒速蹲下、起立把泳裤穿好。


「我......我不是故意的!」金慌慌张张蹲在地上想解释。


「渣!渣!!!」嘉德罗斯小霸王的自尊受损,怒火马上轰地炸开,火山爆发,他抓狂地在泳池边追着金跑。


「你看到我的屁股!我也要看你的!」他伸直双手想要拉金的泳裤。


「不要!你是小孩子吗?这么没度量!」


两个小孩你追我跑,最后金看在人家刚刚救他的份上也给嘉德罗斯看了。


金哀怨叹了一口气,转过身脱下秀给他看,然后迅速穿好。


「也没什么好看......的吧?无聊!」金羞红着脸走掉。


然而嘉德罗斯将在那里,不知怎地心跳加速。


他的脸冒烟冒到连游泳池外的雷德都看的见,雷德进来查看,大惊失色地关心嘉德罗斯。


「惨了,雷德。」嘉德罗斯语气沉重。 「我看到男生的屁股开心的不得了,是不是病了?」


雷德不知该不该回答自家老大。


老大你没有病,只是被掰弯了。


【初中的兴奋:致命的菠萝泳衣】


凹凸初中的一次校外教学,他们一伙人去了海边。


正值青春期骚动的他们玩了打赌游戏,其中一个打赌就是输了要穿三点式的泳装!


这对初中生来说可是莫大的刺激,那件泳装是凯莉筹来的,两颗小菠萝图案是罩杯,下面则是黄色波浪裙摆。


谁这么幸运能够享受这个刺激体验?


那当然是绝顶幸运的金输了打赌,他万分苦恼地乖乖捧着泳装前去更衣。


嘉德罗斯为了能第一个糗他,跟着跑倒更衣室前面。


「唉唷,这个好难用喔!这怎么绑阿?」


布帘微微透光,可以看到金的身姿已经乱了手脚。


「这个渣渣,你连穿泳装都不会吗?」嘉德罗斯环着手臂悠闲的嗤之以鼻。


「那你进来帮我啊!净会用一张嘴!」金生气地从布帘露出一张脸怒斥。


「我进去?」嘉德罗斯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都是男生怕什么?」金反而觉得奇怪。


嘉德罗斯拉开布帘走进去,有点像在做亏心事。


空间很狭小,金的泳裤扔在地上,两颗小菠萝贴在金的胸上,锁骨的线条恨美,白皙的皮肤、有适量肌肉的体格,还有那纤细的腰..... .


「嘉德罗斯你发什么呆,快帮我啦!」


金正在绑自己裙子两侧的绳子,他已经绑好右边的蝴蝶结还差左边的。


「真是......连绑个结都不会。」嘉德罗斯贴近金的大腿帮金打蝴蝶结,指节擦过他细致的肌肤,令嘉德罗斯分神。


「阿!」此时金忽然大叫出声,原来上半身的泳装绑在颈子的蝴蝶结不够紧,松脱的泳装直接掉在嘉德罗斯脸上,变成眼罩。


「真是的!你这个渣渣笨手笨脚!」嘉德罗斯气冲冲拿下在脸上的东西,接着红着耳朵骂着胸部一览无遗金。 「你......上半身遮也不遮一下,知不知耻阿!」


「哈阿?你在说什么?我是男的耶?」金只觉得莫名其妙,接着下半身右边的蝴蝶结也因为嘉德罗斯地大动作而松脱,左边又还没绑好。


所以小裙裙和地板接吻,而金就忽然裸体呈现在嘉德罗斯眼前。


「嘉德罗斯!」金惊声尖叫。


因为嘉德罗斯喷着鼻血,满脸通红的向后仰。


倒地不起。


因此金跑去照顾嘉德罗斯,这场打赌也就不了了之。


【高中的温柔:不觉得讨厌的独占欲】


下一次去海边,是在高中,是他们已经交往的时候。


两人不怕羞地穿着同款黄色泳裤,那是金买的,因为上面有像嘉德罗斯的菠萝。


而嘉德罗斯之所以愿意穿,是因为那是金送他的。


他们来到海边却没有游泳,两人在太阳伞下待在沙滩上,金被迫因为某人的任性穿上对方的运动服,拉上拉链,上半身密不透风。


「真的,除了你没人会喷那么多鼻血啦!」金调侃他。


「你少在那边胡说,我是怕你会晒伤!」


「我抹防晒就好啦!」金明明知道对方心思却故意回嘴。


「你......你是我的东西!我说要穿上就是要穿上!」


又来了,说话毫无道理,放纵任性!


「可是我很热耶!」金噘着嘴抗议,禁不住金撒娇的嘉德罗斯竟愿意当个跑腿,帮金买挫冰回来。


金喜孜孜地吃着冰,嘉德罗斯给他的运动服始终好端端地穿在身上,再也没有怨言。


会热也没办法啰?


谁叫我被爱着呢~~


【社会人的情(趣):从神经病变变/态】


一天,金忽然在嘉德罗斯的衣柜翻找到很多三点式泳装,竟还包括初中菠萝泳装那件。


金原本怀疑对方偷吃正要大闹。


但旋即一个转念,觉得绝对不可能。


嘉德罗斯爱我爱得要死,天塌下来也不可能偷吃。


因此金决定把那些物证摊在他们俩的大床上质问他。


「是啊,那是给你穿的。」嘉德罗斯回答得很冷静。


「我又不跟你去海边,你都不让我游泳,还买这么多泳装来干嘛?」金很纳闷。


「那不是在海边穿的。」


「不然泳装在哪里穿?」


「在这里阿。」嘉德罗斯把金推倒在床上,金栽在三点式的泳装堆里,柔软滑溜的布料令金全身抖了一下。


「什么?」金惊恐地张大嘴巴。


「在这里只准穿给我一个人看。」是颐指气使的任性。


「才不要!嘉德罗斯你什么时候从神经病变成变/态了?」金即刻拒绝外加抱怨。


「还不是因为爱上某个渣渣。」嘉德罗斯弯起嘴角含笑,他弯下身轻舔金的耳垂低语,金逐渐发红的的脸庞越发诱人,嘉德罗斯舌头舔着上嘴唇准备大快朵颐。


金的眼神也闪烁着喜悦的光回应着他。


「你可要好好负起责任,我的金。」


-end-

结束了!初中的那一段是主角,没想到其他段会跟着产出。

菠罗泳装是悠悠找的!

写文使我快乐,给我点回馈我会很开心:)

嘉金的文目錄小窩:)

评论(34)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