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兒

我是佳佳,关注我先看这里唷!

我是一個小寫手,你好呀!

沉迷凹凸(主吃嘉金和瑞金/all金/雷安/无cp 向)

在我心中有一個故事,他們正笑著哭著,我只是一面拙劣的鏡子,努力又笨拙的說著故事。

吶,願意停下聽我說個故事
和我一起愛他們嗎?

寫文使我快樂,謝謝陪我瘋的每一個人(比心

【安金】好上千万倍

祝 @考试可 可可生日快乐!你的安金送到啦!

我把我最喜欢的安金脑洞送给妳了!警察安x幼师金。

甜甜的安金生日蛋糕请查收:)

 
 

【好上千万倍】

 

1

 

繁琐的杂务、小孩的玩闹声,阳光大片大片地从落地窗落下来。

 

金逐渐习惯这样的景色,他围裙的一角被小孩扯着,金从神游回神蹲下来和孩子说话,小孩原本是哭着来告状的,金把他抱起来,让他骑在自己肩上。

 

「来!开飞机哦!」金开始小跑起来,小孩破涕为笑,这个举动也引起了其他小包子的兴趣,孩子们跟在金后面排成了小人龙。

 

「金老师!我也要!我也要!」

 

他喜欢别人的笑容又有用不完的精力,加上对于学科的知识真的是一窍不通,所以他选择了照顾孩子的幼儿园教师。

 

逐渐喜欢上着个职业,然后逐渐习惯不请自来又温柔过头的你。

 

你穿着白蓝配色的警察制服,棕色的头发总是如风车一样往外翘,我都不好意思提醒你这个杀马特的造型很像不良。

 

你彬彬有礼地前来,踏到我和孩子们中间,你把孩子从我肩膀移到自己肩上,肩膀的重量变轻了。

 

「你们这样金老师会太累的,让在下来和你们玩吧!」

 

「是安迷修叔叔!」

 

「安迷修叔叔来当我们的马啦!」

 

我站在一旁,看你困扰地抓抓头发。

 

「要叫安迷修哥哥啦!」

 

接着他向我眨眨一边的眼睛,幼稚园的小女生说他好恶心,但我能明白安迷修的意思。

 

我的恋人正在约我下班一起回家。

 

2

 

和安迷修相遇的时候,金还只是个大学毕业刚搬来幼儿园附近的新手老师。

 

当时金带八个小萝卜头一起去附近的公园玩耍,公园很大,所有的孩童在游乐设施上跑来转去,还包括其他人家和幼稚园的小朋友。

 

溜滑梯、摇摇马、荡秋千,金的眼神跟紧每一个小孩,无时无刻都在数着人头确认人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他今天第一天当班,老实说小孩的名字和容貌都还对不住,让他一个人带这么多孩子出来玩实在吃力。

 

昨天才刚忙完打包行李,金睁大倦怠的眼睛开始数人头,一、二、三、四、五、六、七......七!金掰着手指再度数了一遍,有一个圆脸绑着辫子的小女孩不见了,金赶忙让孩子列队站好,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老师!小婷在那里喔!」一个男孩指着一棵老榕树,小小孩不知何时正在爬树,因为树梢上停着一对唱歌的小鸟,小女孩爬到三米高的地方,小鸟察觉动静拍拍翅膀飞走,小女孩很沮丧地大喊。

 

「啾啾!别走!」小包子的小爪子没抓稳,小孩就向后跌了下去,金在那个瞬间起跑,他判断来不及立刻脸朝地用滑垒的姿势想要抱住女孩。

 

可恶,好像还是来不及。

 

金奋力伸长手臂,却要眼睁睁地看着女孩要摔落地面。

 

一双大手代替金接住了女孩,那个穿浅蓝色警察制服的男人冲的太急无法刹车,因此他转过了身让后背碰着大树缓冲,碰的一声,榕树叶翩翩落下,男人的眼睛含笑,他勾起温柔的嘴角抱紧毫发无伤的小女孩。

 

「可爱的小小姐姐,你没有受伤吧?」

 

然而小女孩却不领那位警察的情,她哇地放声大哭挣脱警察的怀抱,跑向金的臂膀里撒娇。

 

「好了,小婷现在没事了喔,妳有没有和警察哥哥说谢谢呢?」

 

女孩鼓着脸颊回头。

 

「叔叔,谢谢!」

 

警官被叫叔叔似乎有点受到打击。

 

「不客气,下次记得不要一个人爬树,妳还太小了,很危险。」

 

这时金看清这位好心警察制服上绣的名字。

 

『安迷修』

 

「安警官,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金羞愧地红着脸鞠躬道谢。

 

「哦哦,这点小事你不用道谢的!」安迷修的微笑令金紧绷已久的身心都放松下来,安迷修走进金的跟前,他揉了揉金的头发。

 

「金老师真是辛苦了,下次不要勉强做自己办不到的工作喔。」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阿,对了围裙上的星星名牌上有写。

 

「阿,你的鼻尖擦破皮了!」安迷修慌慌张张地从胸前的口袋拿出ok蹦,细心地贴在金的鼻头上。 「祝你尽快康复喔!」

 

金感觉自己被当成小孩子耳尖都红了,平日都担当照顾人的角色,这次被人照顾还真不习惯。

 

「安警官。」金抬着头,直率无瑕的眼神令安迷修心跳了一拍。

 

「头上,有树叶。」金凑近安迷修的鼻尖,眼神注视这安迷修的头顶帮他拿掉了树叶。

 

「阿,谢谢。」安迷修不知为何有点结巴。

 

「真逊。」小婷在旁边嘲笑安迷修。

 

「不能这样对安警官说话。」金小声斥责。

 

「哈哈,那我就先继续去巡逻了。」安迷修有些尴尬地往自己的警用机车走,是重量型的白色机车非常帅气。

 

安迷修把手放在额间向金道别。

 

「工作辛苦了!」

 

金赶忙也立正站好用手势向安迷修敬礼。

 

「工作辛苦了!」

 

男人戴上安全帽,发动机车离去。

 

「真帅气阿。」金对着离去的机车喃喃。

 

「老师你是认真的吗?」而小婷似乎不以为然。

 

3

 

金回去后老实秉告了这件事,没想到幼儿园的老师们都认识安警官,安警官是幼儿园斜对角派出所的驻守警官,常会帮忙幼儿园修缮屋顶或更换灯泡。

 

但是女老师们都不是用帅气来称安迷修,他们都是说「老好人」。

 

金也表达自己的不足还无法承担庞大的工作量会影响小朋友安全,园长也为此作了相应的调整,同时也很赞赏金的坦承。

 

第一天的工作结束了,金背着后背包,打着呵欠伸伸懒腰,现在他要第一次返回自己的新租屋处,相信行李应该已经送达公寓,他拿着手机查地址并按下地图的app,但是才刚打开手机萤幕就黑屏了。

 

没电,没充电器。

 

果然手机用久了,耗电都越来越快。

 

金在内心抱怨,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巷弄内发呆,要不走到大马路上去招计程车回家吧,不知道自己的钱够不够用,金开始翻找他背包的每一个角落期盼能够再生出点钱来,因为视野实在是太暗,他只好移到路灯下继续翻找。

 

「那边的,你在做什么?」

 

后面有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白天那位安警官正骑着一辆老旧的灰色电瓶车,车头的大灯把金打的很亮。

 

「阿,你是公园的......!」两人异口同声,接着因为这个奇妙的巧合面对着面笑起来。

 

「原来金老师找不到新家的路阿,要不你上来,我载你。」安迷修没有多的安全帽,他只好拿下头上戴的,将它戴到金的头上。

 

「安警官,这怎么行。」

 

在金皱着眉头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帮金把安全帽系好了。

 

「在下没法忍受金老师犯法,放心,要真遇到警察,在下会好好负起责任的。」

 

要是警察被开单这事很大条吧?

 

金还是不放心,但安迷修已经拍拍身后的空位。

 

「城市的夜晚很危险,请不要客气,让在下载你一程吧!」

 

金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头,发现鼻子还贴着对方送给他的ok蹦,今天真的受到这位警官很大的帮助呢,他跨上电瓶车,安警官将他的手牢牢放在自己腰际。

 

大概因为对方都是男人,所以安迷修做这个动作很是自然,金的脸贴在安迷修的后背上,男人厚实的背暖暖的,机车行驶带的吵杂声充斥耳畔。

 

「早上那辆车不是你的吗?」金要稍微喊出声,安迷修才听得见。

 

「那是派出所的,这才是我的车。」安迷修大概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意思。 「二手的!」

 

「这样啊!」

 

「金老师!你把你家地址报给我吧?」

 

「阿,好啊!」

 

安迷修听完金报的地址覆读了一遍,接着又覆读了一遍,这次语气激动起来。

 

「怎么了,安警官?」

 

「那里就是我住的公寓阿!原来你就是今天会来的新房客阿!」

 

「什么!」

 

「而且你还住我隔壁!我知道!行李送来我有帮忙房东搬进去!」

 

「什么!」金又再度惊叫出声。

 

这次他们被这个巧合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既然都是邻居了,你就别叫我安警官了,叫我名字吧!」

 

「也是,那安迷修也叫我金吧!」

 

这只能说,缘妙不可言!

 

4

 

公寓里开着简单的欢迎会,是有小客厅公共空间的公寓,金和安迷修并肩而坐,他们向其他房客畅谈今天的种种巧合。

 

金并不习惯饮酒,大家又起哄主角多喝一些,最后是安迷修叫大家不要闹了。

 

「金,你是做老师的吧?你有没有女朋友阿?」

 

公寓最美丽的姑娘,有着玲珑有致的身材和一张漂亮脸蛋,她对金很有兴趣,她凑了过去,女人身上的香水味令金脸红,他只能红着耳根低着头说没有,爱看热闹的人们炸成了锅,直说要把他们送作堆。

 

「时候已经不早了,金明天还要上班呢。」安迷修一脸不悦捉着金的手腕站起来。 「他今天也很累了,让他早点休息吧。」

 

金被捉着手腕往外走,不知是不是因为没找到放开手腕的时机,安迷修没有放手,金盯着男人的侧颜端详。

 

端正的五官、纯粹闪闪发光的青色眼眸。

 

「抱歉,他们都是好人,只是难得有新房客太兴奋了。」

 

安迷修不知为何总顾虑自己的心情。

 

过分的温柔。

 

「我知道,我很喜欢大家。」金眯着眼睛笑,他们相互对视一秒钟。

 

这时安迷修才慌慌张张地松开牵着金的手。

 

我怎么握人家的手握这么久?

 

我居然觉得让他继续牵也没关系?

 

两人站在自己的房门前。

 

「那么,安迷修晚安。」

 

「你也是,金,晚安好梦。」

 

金走进还没整理好的房间开始继续打理,他发现姊姊有给他寄来一些家乡的腌渍小菜,他想今天受了人家很多照顾就包了一小袋想要转送给隔壁的安迷修。

 

「安迷修,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睡了吗?」金敲了一敲门。

 

门被打开,一股酒气扑鼻而来,金看见桌上倒着好几瓶喝光的罐装啤酒,而站在眼前的安迷修喝得醉醺醺,眼角闪着泪光。

 

安迷修一看到金就扑了上去,把金紧紧抱在怀里,比对方娇小的金一半的脸埋进安迷修的胸口,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

 

怎么了?怎么了?

 

金被对方的体温包覆只能僵住不动。

 

「教教我,受小姐姐欢迎的方法吧!金老师!」

 

安迷修一改沉稳的形象,嘤嘤嘤地嚎哭起来。

 

5

 

「我来给安迷修......不,安警官来送便当了!」金提着便当袋兴高采烈地闯进派出所,派出所离派出所很近,再加上安迷修有恩于幼稚园。

 

因此金每天都会在小朋友的午休时间给安迷修送便当。

 

「谢谢你,金。」

 

安迷修对那个夜晚自己的没出息后悔万分,不过金却是万分认真想要帮安迷修的忙,不仅安慰抱着枕头哭泣的自己、听自己发牢骚,还搜集了很多资料帮助安迷修。

 

金表示,他不觉得自己有受欢迎,但他可以找资料来研究一下男人受欢迎的方法,其中做便当就是其中一个窍门,但不知怎地,反而是金沉迷进去,天天给安迷修做便当,还是有卡通图案的那种。

 

派出所的人都认识金,偶尔还会有人掠夺安迷修便当里的食材,因此大家都知道金的手艺很好。

 

「话说安迷修的手艺也不差呢。」一个女警忽然出声。

 

「真的吗?」金很感兴趣。

 

「以前偶然吃过一次,好吃的不得了呢!」女警点了点头,而金眼看机不可失连忙再补一句。

 

「那大姊姊,你对安迷修......」

 

但是漂亮女警不假思索地回答。

 

「他是个好人,不过在『范围』外喔。」女警给了旁边的安迷修札实的一刀。 「如果是金老师倒可以考虑一下。」

 

再一刀。

 

而金每次下班,安迷修都会骑着他的旧机车来载他,并帮金多买了一顶安全帽,每次金都会抱紧安迷修,把脸贴在他背上。

 

这能令金一天的疲惫烟消云散,一个念头忽然浮出脑海。

 

「安迷修!要是你交了女朋友,我是不是就不能这样抱紧你了呢?」

 

不过安迷修显然没听清。

 

「你说什么?」

 

而金庆幸这台是老旧机车,噪音很多。

 

而金赶忙把心中莫名其妙的杂音压下去。

 

6

 

那天回家,安迷修告诉金今天不参加开伙,并邀请金在自己房里吃饭。

 

两人都是一身松垮的休闲服,安迷修煮了青酱义大利面等着金,他们围在安迷修房里的小桌子用餐。

 

口味浓淡适中、面条弹性而可口、稍微煎焦的培根非常美味,川烫的花椰菜用简单的香油调味竟如此顺口。

 

看到金咻咻咻地吸着面条没有间断,安迷修笑的喜悦又给金端来了浓汤和热腾腾的面包。

 

「你不吃吗?」金好奇地看着安迷修,因为安迷修正单手撑着一边的脸颊盯着他瞧。

 

「我等等吃啊。」安迷修抽了桌上的纸巾擦了擦金的嘴角。

 

金眯起眼睛不动。

 

「义大利面里还有罗勒叶欸!」

 

「是啊,我有在阳台种一些喔。」

 

金把小圆面包撕碎浸在汤汁里一小口一小口吃,也许是潜意识希望这场晚餐的时间能拉的长一些,他喜欢安迷修的声线,喜欢听他说着最喜欢的花卉。

 

其实金听不太懂。

 

但大概他说什么他都喜欢听吧。

 

「对了,金!明天放假,我们去植物园走走吧!」

 

金的眼神一亮。

 

「好哇!」

 

金说这是约会的练习。

 

隔天一早安迷修提早五分钟在他门前等他,纵使自己睡过了头、头发乱七八糟也不生气,他竟说我的头发翘的很可爱。

 

他们依然骑着那老机车去,去植物园的大马路上,安迷修走在靠车流的那一边。

 

一路上安迷修细心地为金讲解花卉,并带领金去触摸、认识植物。

 

中午他预订了一家不错的餐厅,他领着金进去。

 

空调开的有些冷,而金穿的是短袖,安迷修把自己外套披在金身上。

 

「穿上吧。」

 

金穿上过大的外套,安迷修蹲下来帮金卷着袖子,安迷修边卷边紧张的问。

 

这次的约会表现我表现得怎样呢?

 

金回答。

 

超级棒啊!

 

但我每次都会被甩掉欸......

安迷修有点懊恼,头上的呆毛都垂了下去。

 

「我是不知道小姐姐们是怎么想的......」安迷修抬头看像金的脸,金正逐渐绽放笑颜。

 

「但是,如果是我的话。」金说的笃定。

 

「我一定会爱死安迷修吧!」

 

砰咚。

 

安迷修睁大眼眸,心跳不知为何变的好大声,他重振起精神,呆毛也再度立了起来。

 

他回去坐到金的对面,摸着自己的胸口沉思。

 

他好像并不是因为金的鼓励而恢复自信。

 

那张笑脸、金说的话......不断驻留在脑海里最显眼的地方来回拨放。

 

这份喜悦,究竟是么回事呢?

 

7

 

安迷修被小姐姐追求了。

 

这件大事轰动了派出所,也轰动了幼稚园与宿舍,当然也轰动金的心。

 

对方是一个在路上迷路,被安迷修所救的女孩,她每天都会送些小点心到派出所给安迷修。

 

「太好了!终于有人懂安迷修的好了!」金好像打从心底祝贺安迷修,他不再做便当,然后他学会了搭公车回家。

 

不管安迷修怎么说。

 

公车很晃,而且每次这个时间点都没有座位,白天工作的劳累越加沉重,身子随车身摇晃而没有安全感。

 

他很想念安迷修的后背。

 

无比思念那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也无比讨厌无法打从心底祝贺安迷修的自己。

 

公车一个转弯,车身大力晃了一下,有一滴眼泪跌出金的眼眶。

 

明明就和自己一样,是迷路被他救了......

 

明明是我先的......

但是只有她才能永远留在他身边。

 

要问为什么?

 

因为她是小姐姐,而我不是。

 

我只是个和安迷修要好的男孩子,离他工作场所很近的幼儿园老师。

 

好邻居,这样而已。

 

那天,金发现自己原来喜欢安迷修,同时也发现自己已经失恋了。

 

也许回家会把鼻子哭红。

 

阿,大概鼻子也在怀念,那最初罪魁祸首,那枚ok蹦。

 

8

 

金和安迷修依然保持良好的互动,只不过是没有先前那么频繁,就那样匆匆过去一个月,今天是五月十三日,安迷修的生日。

 

下午小姐姐约安迷修去喝咖啡,安迷修虽然和金说没和小姐姐交往,但金看来,他们已经发展的和交往没两样。

 

所以,金鼓励安迷修今天告白,并约好早上帮他做告白练习并帮他庆生。

 

告白练习,他要对我告白吗?

 

这是什么酷刑?

 

也许是身体远离危险的机制自然启动,身体健康的金居然前一天晚上发起了高烧,大概是被小朋友传染了流感。

 

他琢磨了一整夜,发了条简讯给安迷修。

 

说自己有急事回老家去一趟,很抱歉无法履行约定。

 

祝他生日快乐,然后......

 

告白成功。

 

这四个字花了金一个小时半才敲出来,金把自己捆进棉被里,他把门锁好、灯全部关上,装作没人在家,身体烧得发烫,金选择把手机关机,接着全身融进冰冷的宁静之中。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果然早上传来频繁的敲门声,金翻过了身,他发现快中午了,但自己什么也吃不下。

 

安迷修应该已经和小姐姐碰面了吧?

 

他很庆幸自己生病,没有精力忌妒想东想西。

 

「碰!」

 

忽然阳台发生了巨响,金警觉是有猫闯入,他想起安迷修送他的那一盆小罗勒要是被猫咪碰坏可就糟糕了。

 

讽刺的是,全身乏力的金居然在此时涌出了能够起身跑步的力量,他冲去房门,跑向阳台。

 

眼前的并不是猫咪。

 

而是安迷修。

 

本人,朝思暮想的安迷修本人。

 

他打开落地窗朝自己奔来,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接着被金被搂的好紧,金的脚尖踮着木头地板,这个人怎么了?

 

是什么让他如此六神无主?

 

他不可能在这里。

 

「我接到你的短讯原本没有怀疑,但是越想越怪。」

 

金觉得头晕目眩,脑中嗡嗡作响。

 

「出门后想到打电话问管理员,他说昨晚根本没人出去!」

 

嗡嗡作响,杂音好多。

 

「我就想你是不是出事了,你烧的好厉害,走!我带你去医院!」

 

梦,这一定是梦。

 

「小姐姐呢?告白呢?」金无法思考,只能断断续续说着单词。

 

「那边我之后会去道歉的!」安迷修按着金的肩膀,眼神无比认真。

 

「金,我喜欢你。」

 

「梦?告白练习?」金的嘴巴在颤抖。

 

「是真的,虽然我刚刚才想通,但金,我真的喜欢你。」安迷修轻吻金的额头,不只金,对方也在颤抖。 「对不起,同是男人很恶心吧?等你病好,你可以打我。」

 

安迷修用公主抱抱起了金,他得去找个房客借车,十万火急。

 

「呜呜呜呜呜呜。」然而金却突然啜泣起来,小脸涕泪纵横,这可把安迷修吓呆了。

 

「对不起,是在下的错,我太恶心了......」

 

「不是,我也喜欢你,所以我也很恶心吗?」透明的鼻涕从金的小鼻孔流淌出来。

 

「不恶心,我们都不恶心。」安迷修差点以为自己的脚步可以飞起来,他抱着金走出去,金意识不清却滔滔不绝的说个不停。

 

「生日快乐,安迷修。」

 

「你都病成这样了,我怎么会快乐。」

 

「我可以再为你做便当吗?」

 

「乐意之至!」

 

「假日愿意和我出去走走吗? 」

 

「等你病好,在下就带你去约会。」

 

「我可以再坐你的机车吗?」

 

「当然,即使你说不,我也会去载你!」

 

「那我坐机车可以抱紧你吗?」

 

「自然,在下整个人都是你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说个不停,金突然像小孩子一样大哭,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

 

「呜阿阿阿阿阿阿,这段日子我好寂寞喔。」

 

「我也是。」安迷修也红了眼眶,他把金放在副驾驶座并帮他系上安全带。

 

安迷修轻握金的手,金昏睡过去,他轻柔地用另一只手的指腹抹掉金的眼泪和鼻水,并将他的手背抬高放在自己的唇边。

 

亲吻他的手指甲。

 

「在下保证,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让你不再寂寞。」

 

9

 

金的身体底子好,康复的很快,而安迷修照顾完金就立刻去和和对自己有意思的小姐姐翻牌。

 

他抱着负荆请罪、甘愿被扇巴掌的决心去和人家小姐姐说清楚讲明白。

 

不过小姐姐也不生气,因为她说她也骗了安迷修。

 

她当着安迷修的面拿下假发,原来小姐姐不是小姐姐,而是一个有意图吃了安迷修的女装大佬。

 

安迷修当场石化了,由于翻牌的地点就在警局附近,这件事情马上就轰动社区。

 

大家都说,果然安迷修就是没有小姐姐喜欢的命。

 

后来金去安迷修房间探望他,安迷修缩在被子里沮丧,他觉得太丢人变成一座棉被山不肯出来,而金坐在床沿不知如何是好。

 

「唉......」金大大叹一口气,嘟起嘴巴。

 

「小姐姐不喜欢你,有我喜欢你不好吗?」

 

刷拉!

 

安迷修下一秒马上将棉被掀开很是焦急。

 

「好好好,当然好!」

 

然而却不是看到金消沉的神情,而是俏皮的笑容。

 

阿,被他得逞了。

 

「金你能喜欢我,比我以前苦苦期盼的还......」安迷修抚上金的脸颊,两人的眼睛都迷蒙而深情,注入彼此的颜色,从相识到相恋,先混浊然后澄清见底的感情,是最美丽的颜色。

 

现在,两个人都准备好了。

 

「好上千万倍。」安迷修语毕,嘴唇印上了金的双唇。

 

一吻定终身。

 

10

 

金送小朋友们回家后,就下班坐上安迷修的那台老旧电瓶车。

 

我把他的腰搂的很紧,他的肌肉会因紧张而紧绷,我的恋人,帅气又可爱。

 

「安迷修!中午的便当好吃吗?」

 

「当然,金做的便当天下第一好吃!」

 

电瓶车的杂音很吵,但是我们吼得很大声。

 

声音大到全世界都听得见也没关系,因为我爱他!

 

-end-

希望可可喜欢,谢谢你帮我画贴纸,听說妳还跑了很多家印厂(泣),一直很喜欢妳的画,喜欢妳的水彩!还有喜欢妳善良又有点腹黑(划掉)的个性,愿妳在三次健康快乐、考试顺利,祝亲爱的天使生日快乐!

也愿阅读到这里的各位喜欢这样的安金,给我点回馈我会很开心:)

(很爱这个2月份脑洞的故事,因为可可终于下定决心写出来,搞不好会出番外,或许xd)

all金个人的温馨小屋目录

评论(27)

热度(260)

  1. 消失可消失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温柔乡